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听听那古指之端(外一篇)


□ 眉山紫桐

听听那古指之端(外一篇)
眉山紫桐

这一向开口闭口管平湖,自己都觉得做作。
古琴是一种中年文化。非得进入中年,至少是中年人的心境,才能弹出深广且平静,又深广又平静,平静下面尤有激流暗涌的气势。
我只有四曲管平湖。
《广陵散》先前在网上搜来听,不是管平湖演奏的。再听管平湖的《广陵散》,就有比较。眼前这个拂琴者,首先对自己是笃定的,不强调自信和自尊,自信自尊却在淡漠之间越来越厚。不露、不动声色里有着中年人的潇洒。有着中年心境的男人多么迷人啊,强硬、熟稔和不动声色里唱一曲复仇者之歌。战国聂政刺韩王,为报父仇,聂政入深山学琴十年,身成绝技,名扬韩国,入宫杀韩王后,毁容而死。古代中国人很奇怪,很多尖利仇恨几乎都成了梦想,这样黑色的梦想要一生去实践。
《广陵散》前半部分有一个旋律,突然高音,优雅回转两次,真是令我荡气回肠。这一向有意无意都在哼这么一句。一把剑—刺不中再刺一剑,剑客白衣飘飘。刺客在刺杀现场。有意无意卖弄一下身手,潇洒,有着舞蹈之美。《广陵散》是黑色的,一块巨大的黑色绸缎遮天蔽日,时时拂面而来,里面不晓得是否暗藏着毒针。
《高山流水》我听过,有一种高扬的欢乐。尤如春暖花开,我们坐车去郊游,山川树木一晃而过,春水涨上来。那般无忧,志得意满。自唐以后,《高山流水》分成两曲,《高山》和《流水》。《流水》是一幅具象画,就是汤汤流水,惊涛骇浪,汹涌前奔。我不明白古人“汤汤乎志在流水”是什么意思。逝者如斯夫,流水奔涌,花落水流红,志在哪里?可是管平湖的《流水》是流不尽的,你永远不知道水之源头在哪里。唐后,第六和第八两段中,增加了七十二滚拂指法,让浪花一朵一朵画成了白描。一朵浪,一朵小浪,一朵大浪,一朵巨浪,山洪崩裂……都是用一根弦描成的。一朵黑弦镶边的白色浪花涌进窗来,一朵一朵一朵一朵,数不过了来,一大堆不停地涌。《流水》是动态之美。
我心底烟火气、不平气太重。听《流水》,可以清心,可以平气。
浮华盛世,坐怀不乱,谈何容易。浮华的不只盛世,还有浮华年纪。女人一自恋就浮华。坐怀不乱。坐风霜雪雨手无寸铁也可以平心;视虎狼虫豕如同无物;珍宝泥沙俱下,混淆视听,何为贵,已无判断标准。尽管如此,也自顾垂了眉,聆听我的《流水》。
七十二滚拂是三滚三镶掐细牙,堆花浮绣十几斤!任是清淡之意,一堆砌就躁了。《流水》的七十二滚拂听得人心猿意马。猿在崖,马在嘶,也要坐怀不乱。如同小尼姑打禅。七十二滚拂虽然有点画蛇添足,画的足也很美。我喜欢听管平湖强健的手指不厌其烦地滚拂,哗啦啦大水奔腾、翻涌,很过瘾。明月没来,流水一地。
我的唯—之珍已碎,满地狼藉,不可收拾。我的珍宝其实是自己臆造。此事古难全。美之另一面必为丑与恶,当明白这一点我才有资格或心境听《流水》。也就是要以中年人的耳朵来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