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放水


□ 王 往

  王往(江苏)

  放水最好是白天。才下去一锨,渠里的水就挤进了田埂,挤进了稻田,顺着交叉的裂缝跑去。等到水口子开大了,放水的人把水口子修得方方正正的了,水反而不急了,四平八稳地流向秧苗深处去了。这时候,放水的人也胸有成竹了,扶着铁锨柄,看着一大片秧田,一脸的知足。太阳烤着田野,烤着他赤裸的上身,烤得他冒油、冒汗,可是烤不干他的稻田了,他一点不在乎太阳的炽热。他顺着田埂走,把田埂上的杂草铲铲,把秧苗间的稗子拔拔,凡是妨碍秧苗生长的,他都容不得。

  水在秧苗间流着,“哗哗”的响着,像小鱼在打闹。有时,也真会有小鱼小虾溜进来的,慌里慌张地乱冲乱撞。放水的人听着这声音,感觉凉快,充实。要是刮来一阵风,他一定会一边搓着胸脯的灰,一边往稻田的尽头看去,想着秋天披金戴银的样子。

  这全是水带来的好心情。

  水,是流动的米。

  可是,白天的水紧张。上游总是有人拦起坝子,或者堵住桥洞。

  小永子家的田在下游,而且地势高,要放水,往往要选择在晚上。

  晚饭过后,地势高的几家人就扛了铁锨,往上游的肖庄方向去了。肖庄那一段渠道,有两个桥洞,都是直径七八十厘米的水泥筒子,十有八回是塞着杂草的,他们掏了杂草,再往上走,看看有没有人打泥坝子。有时,他们会遇到肖庄的人,他们看着桥洞看着泥坝子,不准掏不准挖。前几年,为了这事,上游和下游的打过,上游的一个人被打断了腿,成了残疾,下游的一个人被抓进了大牢。后来,下游的人就不跟上游的人争了,有人守着,就等,不说等他们放好了水,起码也要趁他们不在才下手。

  那个致人残疾的人就是小永子他爸。他爸一蹲牢,小永子书就读不成了,在家帮他妈做些杂事。他爸回家后,也出去打工了。

  这样等啊等的,要到上游的田里吃饱喝足了,水才能到下游。这时候往往是下半夜了。水在渠里奔涌着,他们在岸上急走着。水比他们走得快,可是到了自家田头,水也不是一下子能放进去的,他们先挖好水口子,等水位涨高了。这个过程是折磨人的,他们互相走动着,看别人家的水进去了没有。要是别人家的水进去了,就急着往自家田头跑。

  终于,水位涨高了,田野里响起了快活的声音:“我家田进水了,你家呢?”

  “进了!也进了!”

  于是,他们又聚到了一起,有人铺下塑料薄膜,大家坐到一起,烟头子就亮了起来。

  小永子家的田进水了,他还要去帮二婶子家的田挖好水口子。二婶子的两个女儿小玉子和小彩子都在昆山打工,二叔也在外打工,二婶子一个妇道人,忙了一天,哪里经得住深更半夜的熬?

  夜里的水声听着比白天响,流进田里,也流进入的心里。他们说着村里的事,不时地拍一下蚊子,笑着。小永子很少说话,他们的话都很粗,以男男女女的事为多,小永子插不上嘴:笑的也少,他常装着没听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短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短小说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