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远方的诱惑


□ 平 川

我曾坚定地相信,我是三月的天空下一朵充满幻想的云,一定会在春风的帮助下,驾着理想的翅膀,自由自在地在蓝天飞翔,我最终想停留的地方就是我的归宿。睡梦中我无数次地飞呀,飞呀,一直朝着那一片梦中的天空飞去。
我固执地认为,从出生到现在,我都在朝着宿命中早已为我准备好的那片天空进发。这至少能解释一下为什么童年时我被家长们看作疯丫头,总是跑到所有的伙伴都不敢去的很空旷的田野里,去 望远方的天空。总以为不远处的山坡上就是天地相接的尽头,跑到了,才知道根本就不是。我又开始向前跑啊跑啊,仿佛已看到不远处的前方正有一片迷人的风景在等我,那是我无数次梦到的地方。
我是被小脚的奶奶或顶着烈日,或迎着狂风,或踩着月光唤回家的。奶奶用发自胸膛深处的声音把我的乳名一遍又一遍地在口中咀嚼,又一遍一遍地发送到田野的空气里。我飘荡的魂魄被奶奶收回来了,赶忙小跑着拉住奶奶粗涩的手,被轻轻地扯回家去。奶奶有点儿生我的气,说我每天不着边际地瞎跑,害得她提心吊胆地瞎找。还说再不这样找我了,任我在田野里作精,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奶奶的话在我耳边成了一阵风,刮走了,只留下一丝甜甜的味道。下一次还是如此,我忙着跑出去,小脚的奶奶忙着找我回家。每次回去后,奶奶还用她所能想到的各种理由帮我遮掩,让我免去父母的训斥。
我在奶奶的宠爱中长到八岁,正是刚上小学的年龄。奶奶一夜之间就“去”了,街坊邻居们都说奶奶“老”了,我坚决不同意。奶奶昨天还在田野里唤我回家,小脚的奶奶还踩碎了一路月光呢。我执拗地说奶奶是找我找得太累,想休息一下了。要不就是奶奶也做起了梦,和我一样想去远方飞翔。奶奶可能也看见了远方有她的梦想,急切地想去看看了。
那个时候我太小,大人们根本没把我的话在耳边停留,他们硬是遵照乡间的习俗给奶奶穿上宽大的衣服,把奶奶放进厚厚的大黑柜子里,又把奶奶一个人放在了田野里。不管别人怎样对我解释,我都坚定地相信奶奶也爱去田野游荡,爱眺望远方的天空。这次她一定是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那地方恐怕就是她年少时同我一样整天梦想的那片天空吧。
接替奶奶寻找我回家这一任务的是妈妈。我仍旧常常跑到田野里,只是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任性地乱跑了。妈妈太忙,又要忙工作,又要忙家务,又要忙地里的庄稼,我不敢在妈妈太忙的时候太放任自己。妈妈很亲切,似乎很想弥补因为弟弟的出世把我过多地托付奶奶照料的缺憾,总是微笑着对我。我总觉得妈妈的微笑中自有一种威严,这威严是我和妈妈之间存在了很久的一层隔膜。
我一天一天地长大,也一天一天地懂事了。我成了一个学习成绩优秀的学生,胳膊上带着二道杠的中队长,别人眼中的好女孩。我有点受约束了,我不敢再撒开脚丫随意地奔跑。只是心底里仍是喜欢跑出去,到空旷的田野,看天地相接的尽头。我的身影中慢慢地减少了几分野性的成分,注入了几分文静的气息。天知道,我坚信自己仍是那个在田野里疯狂地寻找着一片风景的女孩。因为读书认字的缘故,我的行动受束缚了,我的心儿却已插上翅膀。我面前展现的是一片更广阔的天空,那里有无数的风景在向我招手。我睁大向往的眼睛看着,认真地体察着,琢磨着。
我常想,如果不是我命运的天空忽然改变了颜色,如果不是母亲那几年对我悉心的呵护,我和母亲之间也许将终生有那层隔膜了。莫非是上帝看到我这个傻姑娘把未来看得太美好,害怕我过早地看清远方那一片梦想的天空,害怕我过早地采摘一枚尚未成熟的青果,故意在我的人生之旅上投下灾难。让我用八年病床生活的代价修炼心性,换取对母亲的理解,换取对母亲的崇敬,换取一颗感恩的心。
我终于知道了,妈妈原本就是我生命中的守护神。在我受阴风雷雨的袭击,生命陷入最困苦时,毅然张开母爱的翅膀,为我撑起一方晴朗的天空,让我的生命在黑暗中仍能沐浴到阳光,仍能执著地成长。从此,我的生命里就充溢着缕缕暖意,洒满了爱的光芒。
我仍是喜欢到野外去,去看那天地相接的尽头,眺望那一片始终诱惑我的天空,总觉得那里才是我生活的地方。妈妈知道我的心思,不太支持,怕我太累,怕我虚弱的身体吃不消;也不太反对,怕我灰暗的生活中失去了梦想的翅膀将再也无力飞翔,害怕我陷入一片黑暗。
妈妈尽她所能地为我做着她所能做到的一切,最终也没能用博大的爱心换回上天偷走我的健康的体魄。妈妈只有用祈祷的目光面对苍天,希望她的女儿生活得好一点儿。妈妈在耗尽了最后一点心血后,带着对人世、也对她最放心不下的女儿的眷恋猝然倒下去,再也没有醒来。
这次我是真的哭了,哭得天空和大地都改变了颜色。我长大了,长大了的头脑中已知道了离去的含义。我忽然间成了孤儿,像孤儿一样地无依无靠。
也许是十年梦想的代价,让我与远方已有了心灵的约定,命运之神用远方迷人的风景轻抚着我孤寂的心田。在远方的召唤下,我擦干泪,背上行囊上路了,我要去追寻那片梦中的天空。追寻的路上一定很苦,一定很累,我知道,没有什么困难能让我退却,能让我改变主意。再也没有什么理由能让我牵挂,能让我放弃。除了心底的梦想,我已一无所有;除了寻找那片属于我的天空,我已别无选择。
我上路了。我知道,一直有深情的目光在为我默默地祝福。那是奶奶的目光,那是妈妈的目光,那是所有关爱我的人的目光。
我走去,一路走去,向着远方,向着我梦中的故乡。我的耳畔回响的是一首苍凉的歌: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为了梦中的橄榄树,为了心中多情的向往,流浪、流浪……流浪远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