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小说二题(小说)


□ 张昌军

文一张昌军

  三两酸菜

  这段时间以来,我闲得寂寞,成了附近一家诊所的常客。好在这个诊所没多少人光顾,对于我的常来,所长不但不反对,时间长了倒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今天,上午九点我就到了。还没进屋,所长就迎了出来,笑着说:“我一见到你过来,心里就特别的高兴。”好像我不来,他反而有了心理问题,我成了心理医生似的。我一边走进屋来,一边笑着说:“今天可有故事?”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开始斟茶,立即茶香扑鼻。所长说:“今天可是真的有个故事,要对你说说呢。”

  我喝了一口茶,说:“啥好故事,快说说。”

  “我的邻居刘先生,去菜市场买回来一棵酸菜,一称少了三两。”

  “酸菜一斤1.5元,三两,就是说宰了4角5分钱。”我帮着算了一下账。

  “人被宰了,吃亏了,心里就不舒服。钱不在多少,事不是这么回事。他这样想着,心里气就不打一处来,带着一股无名火提着酸菜去找到了摊主。把酸菜往称上一摔,指着摊主的鼻子一边骂着一边高声吼道:‘你称称这是多少?’摊主理直气壮地说:‘这是水菜,掉三两称,很正常,我给你补三两还不行吗?’刘先生说:‘补上?你打发要饭的吗?’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一会儿把各自的情绪就挑得比万丈高楼还高万丈,拳脚交加,大打出手。结果是都打伤了:一个打断了两根肋条,—个打断了胳膊。报了案,公安局来了人,见两人伤得不轻,来不及理论是非曲直,立即把两个人都送进了医院。刘先生伤重些,花了12000多元,摊主的伤轻些,花了9000余元,误工费就不算了,合在一起两万多元。就这样没了。”

  “那三两酸菜呢?”坐在一旁的一位患者关心地问。

  “和这两万元医疗费比起来,谁还在乎这三两酸菜呢?”所长笑着说,“这三两酸菜无论给还是不给,都不重要了。”

  “那不是白找了吗?”我大笑,所长也大笑。

  “公安局拖了半年,也没个结果。前几天两个人走到了一起主动协商,刘先生说,‘我看呢,我这12000元我自己承担吧,你那9000千元也自己承担吧。谁也不要找谁报销了。’接着,两人请公安局办案的人吃了一顿饭,托人说情把案撤了。不然还得交一笔不小的罚金。”

  “这三两酸菜太贵了!如果用这些钱买酸菜,可以买13000多斤呢.够全国人每人吃5克了,”我又帮着算了一笔账。然后,我们一起又放声笑了起来。

  所长最后又补充说:“他俩出院的时候,摊主拉着刘先生的手说:‘哥们儿,以后吃酸菜,我看也不用称了,你随时随地来,吃多少拿多少好了。’至今两人不打不成交,居然成了好朋友。”

  钱尾巴

  钱尾巴喜酒好歌,可是他囊中羞涩。长期以来,他不仅年龄透支了许多、信用卡也经常透支得让银行忍无可忍。到了四十几岁,基本上成了纯正的无钱、无权、无年龄三无无产者。好在他多年来,有个特殊爱好,让他坚持到今天,成了万里长城永不倒的勇士,这些天来,甚至大有东山再起的迹象。这个先放在这儿,一会儿再说。

  前些日子,他遇到了一个麻烦,真的是让他忧心忡忡。麻烦的起因是他喜欢上—个叫荷花的女孩。两人经过秘密协商,一番海誓山盟之后,如胶似漆起来。这一天他们来到了酒吧,一曲歌舞升平之后,坐进了包间。可是,这天荷花的前男友网名叫小太郎的也来到了这里,并且踏着他们的足迹挤进了包间。

  小太郎年龄和钱尾巴不相上下,但是他和钱尾巴有着天壤之别。他不仅有个我的爸爸叫李刚的父亲,而且有钱,还有一个好身板。他长得身材魁伟,尤其是脖子上的肉沉下来,垂到胸前,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十足的款爷。他在钱尾巴的面前举起了一个拳头,晃了晃,说:泡妞,你有这个吗?钱尾巴也不示弱,上来左手一把握住了小太郎脖子上的软肉,说:我有。右手抡起拳头不由分说,结结实实地在小太郎的肋间,掏了几下,险些把里面的心肝儿砸出花瓣来。小太郎说:有话好好说,你怎么打人呢?钱尾巴不屈不挠地又是几拳下来,说:我这是打人吗?小贱种,我这是给你挠痒痒呢!小太郎软了下来,咧着大嘴说:你放开我,哥们!有话咱们慢慢说,好吗?听到这个称呼,钱尾巴感到很平等,一下把握紧的软肉松开了,也放下了自己的拳头。小太郎说,不错,哥们,我今天来不是打架的,我是来给你送钱来了。说着撂下一沓钱,摇摇晃晃地走了。

  过了十几分钟,小太郎又回来了。这回他带来了一队人马,有窦尔顿、李天王、黄天霸,有绰号叫美利坚、法兰西、英吉利的一些猛将,还有阿T、阿C、黑彪等一千兵马,从门口,浩浩荡荡地开过来了。钱尾巴见了,拍着荷花的小胳膊,说:亲爱的,狭路相逢,勇者胜,你先撤到安全位置,我去应敌,他们都是纸的,外强中干,不用怕。然后在她的秀丽额头噙了一口,起身,雄赳赳地迎了上去。两军相遇,不用解释。只见钱尾巴前后左右几个野马分鬃,把小太郎的兵马,分隔成许多碎块,纷纷倒地找牙。胜利是没有理由的,当然失败也没有理由。钱尾巴打净场子上的敌人,独自扬长走了。

分享:
 
摘自:海燕 2012年第03期  
更多关于“小小说二题(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