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长征70年前的血色行走


□ 牛 黄

  70年后的今天,看着地图上那用红色箭头指示着的路线图,遥想当年风雨如晦的岁月,似夹金山的雨雪吹打在脸上,似大渡河的罡风呼啸而过,也似茫茫草地里挥之不去的霏霏淫雨。
  在双方力量对比悬殊的情况下,以战略退却或战略转移的方式来保存有生力量,不但是必须的,也是明智的。
  展开一幅完整的中国地图,红军长征的路线如蛛网一样散布在中国的十几个省区。它来回盘桓,东顾西望,其足迹几乎踏遍了南岭山地、云贵高原、横断山区和黄土高原。
  今日,红军战士的脚印已经风化湮灭,但一俟行走其间,惊心动魄的景象便扑面而来。
  风起于青萍之末,长征也正是发端于江西中央苏区最危急的时候。1934年10月,由于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领导,毛泽东受到排挤,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了,中国革命面临空前的危机。是坐以待毙,还是冲出去寻找一线生机?那时,在全国尚有好几个红色根据地,要让红军全面退却,并放弃这些经营多年的地盘,确实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在人类几千年的战争史中,失败并不可怕,退却也并不可耻,在双方力量对比悬殊的情况下,以战略退却或战略转移的方式来保存有生力量,不但是必须的,而且也是明智的。
  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说:“虽然战败的军队的处境在会战后没有丝毫改变,但这支军队却能在退却不远的地方重新整顿就绪,这样的例子难道还少吗?”在克氏的防御、退却理论中,失败后向本国的腹地退却也是一种特殊的间接的抵抗方式,这不但是暂时离开正面交锋的战场,也是让对方通过自己的劳累被拖垮,让双方的实力差异缩小甚至接近,为将来可能的会战做好准备。
  在中国历代的农民起义中,因为敌我实力悬殊而进行战略转移与撤退的例子不胜枚举。
  公元875年,黄巢起义军避开藩镇力量强大的中原,向南方长驱直下,几乎走遍了中国的东部,不但保存了实力,更壮大了起义的队伍。不难设想,如果没有后来义军大将朱温的叛变,唐末的历史也许将会改写。
  明末李自成率领的农民起义军更是辗转十余省,历时十多年,几乎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在战斗中,李自成提出了“分兵定向、四路攻战”的战略,以流动战、运动战来取得局部对敌的优势,最终击溃了明军的主力,推翻了明朝的统治。
  退却转移的历史再次在公元1934年10月开始上演,但这是一条怎样的血色之路啊!
  当这支带着无数辎重的长征队伍经过湘江血战,突破国民党军的第四道封锁线时,中央红军由长征开始时的8.6万余人锐减为3万余人,红军损失达六成以上。
  遵义会议是一个转折点。在这里,熟悉中国历史的毛泽东重新掌握了中国革命的航向。
  以此为基点上溯,我们看到的是红军的艰难退却与突围,辎重尽毁,士气低落。尔后,红军开始改变一味退却的战术,四渡赤水,巧渡金沙,摆脱了几十万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走西昌,过泸沽,飞夺泸定桥,翻越夹金山,实现了与红四方面军的会师;最后跨过大草地,夺取腊子口,于1935年10月19日到达陕北吴起镇(今吴旗县城),先期结束长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