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人的湖


□ 项丽敏
一个人的湖
项丽敏


   项丽敏 一九七一年生于皖南黄山市。一九九〇年旅游专业学校毕业后开始工作。一九九三年落足于黄山脚下的太平湖风景区。十多年的湖畔工作和独居生活里,始终坚持对自然生态进行细致的观察、拍摄和记录,同时正视个人的内心与精神的生态,以日记的方式真诚书写。至今约有六十万言的文字作品(已发表的作品约四十余万字),自然类的摄影作品八百多幅。
  
  湖与寂寞
  
  一直不太明确自己是不是真的很爱这湖,就像对于自己生长的故土,感情的深浅也不十分明确一样。说起来,这湖与我是差不多年龄的,作为人,已不算太年青了,而作为湖,恐怕连少年都够不上。不知道一个湖的年龄最长有多长,只知道这些湖已养了几代人,仍旧是年轻的湖。这个湖的出现和一道大坝的筑起有关,河被拦住了,水蓄住了,水边居住的人像蚂蚁搬家一样,从低处移向高处,然后,高处成了岛,低处成了湖。私下里,我则希望这湖的出现是与一个凄美的故事有关,就像云南石林和阿诗玛的爱情有关一样。
  湖的颜色给人印象似乎是单调的,其实不然,湖的颜色是丰富的,最可以表现天空微妙的情绪了,蔚蓝、靛青、银灰、翠绿、青灰、银白、深黛……一种颜色取代另一种,只要一阵风。除了这些冷艳的色调,湖也有热艳的时候。在我的阳台,确切的说在走廊上,每天都有着这样的时候。“斜阳是我房间一帘柔暖的窗纱”,有一次,我在给友人的信中这样写道。写这句话的时候,我是坐在房间里的,被窗户框住了视野。而当我走出房间,走到走廊,一抬眼,便会落入千古华章般的湖色里。其实,水还是那些水,山也还是那些山,天空、云朵都是平常时候的,使这一切平常呈现不平常的,是落日,浓艳的落日。落日像一枚饱浸了生命汁液的印章,盖在水与天的中间。
  落日浑圆,熟透了一湖黄昏。
  湖面看起来总是很平静的样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平静,也不知道湖里面究竟住着多少奇异的家族,总觉得,平静的湖面下肯定是有一个美丽的童话王国的。湖的女儿、湖的王子、湖的小仙、湖的精灵……一个只有婴儿能梦见,只有孩童能想象的王国。湖面上的家族我只熟悉一些常见的,水鸭和鸬鹚,还有白鹭。白鹭喜欢孑孑独行,有时也与爱侣偕行,几分忧郁几分孤傲,像是隐居于湖畔的诗人。水鸭和鸬鹚们一只挨一只,挤在漂浮于湖面的青草滩上,有船靠近,便“哗啦”一声向远岛群起而飞。很像一个受了侵扰的印第安部落,从原始森林里涌出,转而又隐没于更深的森林。
  我在湖边住了十年,如今,依然在湖边住着。在湖边住着便避不开“寂寞”这个词。其实,生命在哪儿住着都避不开寂寞,只不过,因为湖的清虚宁静,便衬得寂寞有形有声了,就像高天上的一朵低云,风动云飞,风静云止,就是不散。这朵云便是天空的寂寞了。湖边最寂寞时是黄昏,一天里最美的时候也是寂寞最浓重的时候。“斜阳照我寂寞的窗,就像友人遥远又忧伤的目光,我的思念在窗口弥漫,湮没黄昏,只是,到不了友人身旁。”我裁了一角寂寞寄给友人后,她说她真想一闭眼就能飞到我迷人的黄昏里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