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另类农人


□ 林生钟

家住城关,但我是个地道的农民。户口簿上写着我真实的身份,而且在老家的乡下,父亲还临时替我照看着那些村组分给的田地。这是谋生的根本,有了这些,我在外头闯荡就不再束手束脚,甚至这辈子不论混得好坏,都可以进退从容。

城乡的距离如今缩短了,便利的交通和良好的道路,把乡下的老屋和这里的住宅连在了一根线上。我同时拥有了两个家园,下乡和进城,宛如走亲戚与度假,只消一顿饭的工夫,我就可以从容自由地驰骋穿梭其间。

作为县城,城关其实也只是个略大的盆地,路、电、水、电视、电话,包括文化和娱乐的方方面面,城乡区别并不特别明显。均溪河与郭村溪由西向东和自北朝南,就在楼外不远处的镇东桥下汇聚。一圈黛绿的山峦形同一堵自然的城郭、抑或像散落此间的土楼土堡,护着河滩上沿水而居的人家。城里的风光也一如乡下那样的动人曼妙,人们的生活都不急不躁地朝着前行。

小城几年扩容了数倍,新的移民乡下人居多。来这里的人基本是冲着给孩子找个好学校而搬迁的,只想让农家的后代也踩到教育的同一起跑线上,不再做群“睁眼瞎”。真正最适宜人居的环境还是接近大自然的农村。当下的乡村,农民的生活不再像从前那般艰辛。且不说种瓜得瓜和种豆得豆,其实做什么、吃什么或者想哪时出工,全都可以由着自己的嗜好去进行,没人逼迫,更没有人管束。

现在种地简单了,花力气的活也少了,新技术与新机械、新化肥及新农药的普及应用,让大家都从土地上释放出来。“面朝黄土背朝天”和“披星戴月”、或者“没日没夜”,这些描述庄户人家艰辛劳作的情景消逝了。国家在免除了农民皇粮国税后还发种田补贴,农家建房批地不用缴费,村庄的各种建设也不需出工投劳,而且各种福利和社会保障正逐步跟上。尤其实行村民自治,法律赋予了农民自主行使管理村务的权利,昔日的“乡巴佬”乌鸡变凤凰。

我父亲本来很不习惯窝在城里狭小的房间里,尤其语言交流的障碍,使他和其他一起从乡下来的老人,把进城的生活比喻成坐牢和当哑巴。好在这里的规划还理想,楼与楼之间留有充裕的空间,阳光四时都能照进居室。这样他和母亲不仅可以走出斗室活动,晒太阳和望月亮也都如同先前居住在村庄一样便利。特别邻里间语言的相通和经历的相仿,使大家有了共同的话题,父亲不再忧郁和烦躁了。但从他的坐立不安的神情中,我能感觉到他显然还是更怀念乡下的老家。

父亲是传统的农民,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把大半辈子的时光都扎进了泥土堆里,赤足空膊、披星戴月,像一头没有重病就停不下来歇息的老牛,年复一年机械地重复着单调枯燥的活计。久而久之,父亲的脾气没了,欲望没了,并且变得超实际,从此容易满足。

母亲每天的生活也都是在我的梦里开始的。霜冻的日子,阳光照不到的田垄,冰块在不断淤结,寒气吹到脸上如同钢刀刮过。但就是在这样的天气里,在铺满了霜花的田野上,母亲仍旧两脚踩进冷水里,匍匐着身子忘我地刨着喂兔子的野草和做猪食的野菜……当然,这只是上一代农民的生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