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风吹过的山头


□ 闵玉吉

  闵玉吉彝良人,在《昭通文学》等刊发表过作品,现在彝良县图书馆工作。
  
  六娃作业还没做完,就听到外面炸开了锅。他本来想不受影响的把这道几何解出来再去了解这是怎么回事的——六娃不是一个好管闲事的人,再说,一会儿隔壁的蒋顺也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他。他和蒋顺是最要好的朋友,而蒋顺又是特别好事的人,整个尚坝大凡小事,只要有热闹可凑的地方,准有蒋顺瘦得像竹竿一样的身影。他那瘦得可以穿过门缝的身躯在看热闹的人群里,就像泥鳅在泥里一样穿梭自如。
  可是这次六娃等不得了,他再三的告诫自己静心解题也不能够,因为他听到的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他母亲呼喊。
  他穿过自家的坝子,顺着小路跑到田坝里的时候,事情已经差不多了,反正高潮已经结束,人群正在三三两两的回去。他也看见了蒋顺,可是蒋顺没有如期的告诉他事情的经过,甚至没有告诉他发生了什么。看见他只是平常的打个招呼,就侧身从田坎上过去,埋着头跟六娃擦肩而过,径自回家去了。反倒是旁的人在回去遇到他的时候会笑着对他说:
  “六娃,你父亲回来了哩。”
  果然的,当人群散去,展现在他眼前,站在田坝中央的,正是他父亲,他十年未见的父亲!
  六娃心中的激动无法抑制,此时此刻,他多想扑到他的怀里大哭一场,或者,撒撒为人子女的娇。
  父亲,十年未见的父亲!
  十年之中,父亲这个词汇从未因为时间的流失而在六娃的心中淡却,相反越演越烈。
  可是六娃并没有扑过去,他克制住了。因为虽然六娃的眼睛红红的,但此时此刻,父亲的眼睛更红,虽然六娃的内心心潮澎湃,但是父亲此时此刻内心却是波涛汹涌。
  父亲背着六娃,六娃看不见父亲的表情,可是六娃还是感受到了父亲内心的不平静。因为,六娃看到,在他面前站着的除了父亲不再伟岸的身影,还有跪在父亲脚边的母亲和母亲怀里惊恐万分的妹妹……
  母亲抱着妹妹嚎啕大哭,妹妹透过母亲的肩膀,张着一双张皇失措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她从未见过面的男人。就在刚才,这个饱经风霜,面目丑陋的男人——面目丑陋,至少在她幼小的心里是这么认为的,至少,不是面目丑陋也是面目狰狞!这个面目狰狞的男人就在五分钟以前正抱着她,不,是提,像提一只小鸡那样,准备把她砸向田坎上的那个巨大石包。如果不是母亲跪在脚边苦苦哀求,乡亲们你推我劝,把她抢下来,也许她此刻已经满脸是血的歪在那个石包的旮旯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母亲搂在怀里了。
  这些经过都是后来六娃向蒋顺打听,蒋顺支支吾吾半天,最后才老成的叹了口气下决心似的告诉他的,伴着蒋顺夸张的手势和六娃自己的想象。蒋顺说完还千叮咛万嘱咐的说不要告诉别人尤其是六娃的爹说是他说的,想来是被他爹那样的行为吓到了。六娃的想象有些血淋淋的,尤其是想到差一点就看到的自己的小妹妹——七妹,会像一只被砸死的兔子,全身是血,无力的歪在石包的旮旯里,六娃就闭上眼睛,把头别到一旁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