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找


□ 刘海生

  一

  一个初冬的下午,爱国坐在一家快餐店里,慢慢地看着菜单。他并不饥饿,转完了商场之后,他想休息一下。但是在饭店里休息,就要吃点什么。这是一家专门经营饺子的快餐店。穿着红色衣服的服务员传送着冒着热气的水饺,爱国想到包裹在面皮里面的饺子馅就立即有了饿的感觉。他让服务员拿来菜单,当发现菜单上面是一排小菜食谱的时候,爱国的眼睛就停留下来。他感觉自己已经几年没有吃东西了,肚皮贴在空空的胃囊上,胃囊被挤到后背的肋骨上,胃酸在喉咙里翻滚着。他觉得这种感觉很好。有了吃的欲望,生命就会发芽。

  他想自己吃不了很多的东西,就决定只吃饺子。他在饺子馅上选择了很长时间,肉的馅,他觉得很腻;以前他喜欢吃肉,吃了肉会有一种满足,现在他讨厌肉馅里流出的油,吞到肚子里就会凝成脂肪,损害健康。他选中了韭菜馅的饺子,可是立即又放弃了。男人吃韭菜对身体有益处,可以壮阳。想到壮阳,他立即想到一会儿的约会。他不理解那个他十分熟悉外表贤淑的女人怎么会激情起来。她在他的眼里,一直是个不会绽放的花苞,坐在机关里,干干净净的,只有在领导面前才会一笑。她知道他名字那天,是二十五年前吧,也许还要久一些,当时她还是一个漂亮的小媳妇。他听到别人叫她的名字,李晓露,他在一边看着她应答,就说,李小路,很好听。他没有说更深的意思,但是她却立即解释说,不是大小的小,是拂晓的晓,露是露水的露。她是在证明自己很有文化吗。他看她也就是一个初中毕业生吧。从他记住她的名字那天起,他发现在很多场合她都会解释自己的名字,拂晓的晓,露水的露。可是在机关的值班或者各种有姓名文字的地方,几乎都写着李小路。她一遍一遍地纠正,也没有人去理她。也许李小路写起来省力气,好写。她就无可奈何地说,我妈给我起的名字。我出生的时候,天刚刚亮,地里下了露水。我爸爸找医生回来,我已经生下来了。我妈看着我爸裤脚上的打湿的露水,就叫我晓露。从我小学开始,老师就把我写成小路,我就给他们解释,直到今天我也没有解释清楚。爱国很同情她。就是这么一滴拂晓的露珠,含着阳光,明媚地生长着。她本人也和露珠一样透明而且漂亮。

  站在爱国面前的服务员有些不耐烦了。他就要了一份猪肉白菜的饺子。

  一切都做好的时候,他看到外面已经有雪花飘起来。这是这座城市第一场雪。很快,楼房和道路就网在雪花里面了。他的心绪就烦躁得如泥泞一般。生活在这座城市里,虽然也是每天都遇见阳光和天空,但是四周的楼宇使他心情不能开阔。他好像被挤在夹缝里一样,白天和黑夜就成为了匆匆的过客。为了摆脱这种梦魇般的生活,他发现他工作的这个塔式的大楼里,无论是他的上司还是同事,甚至扫地的看门的都有了自己的活法。说起来他自己都觉得好笑。那一天他下班晚回去一会儿,保安和清洁工竟然在楼道里搂抱在一起,他绕过去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发现。喝酒,洗浴,唱歌,赌博,吸毒,还有什么呢。他想这座二十二层楼里,每个人都寻找到了自己解脱的方法,只有自己还蒙在鼓里。新毕业的那个女孩,见了他曾经直直地望着他,他愣了片刻。本来要求办公时间是要开着门的,可是下午就都把门关上了。他发现这个安静的办公地点越来越神秘了。

  饺子上来了,他把一只饺子用筷子夹破,把里面的油倒出来,一股香气在油汤里袅袅飘散,流淌在洁白的碟子里凝成一个圆圆的水珠,一个圆润的肉团从饺子皮里滑出来,他咬了一口,碎肉就挤在牙的缝隙里。嘴唇上涂抹上一层油迹,他不想再吃了,掏出衣兜里雅芳牌子的纸巾,细心地擦着嘴。想到就要到来的约会,想到那个叫李小路,不,叫李晓露的人,他不禁暗暗发笑,难道现在的男女都疯了么。

  二

  落雪的速度突然迅疾起来。纷飞的雪片很快就糊满了这个城市。蠕动的车辆顶着白雪的盖子,如蚂蚁窝前蜂拥的蚂蚁,匆匆忙忙又小心翼翼。乳白色的尾气好像蒸锅里蒸着馒头一样,一涌一涌地冒出来,在车的屁股上拧成一股绳索又立即散开,顽皮得像马儿的尾巴。爱国闻出气息里的饺子的味道,不禁苦笑了一下。

  他喜欢这座城市。也有许多对这座城市的无奈。最无奈的就是冬天落雪的日子。街道上是被车轮碾轧的黑雪,人行路上结了很厚的冰。被楼房挤得没有树木的城市,就是坚硬的石岩。他唯一能出口气的地方,就是教堂。这座城市里有很多的教堂。教堂尖尖的屋顶刺破沉闷,向云天发展,会使他郁闷的心立即开阔,成为教堂尖塔上面飞翔的燕子。

  城市里的公共汽车和这座城市一样的老。爱国出了快餐店,找到32路汽车站。

  今天是李小路约的他。可是李小路又让他找约会的地方。他不知道李小路是什么意思。正好处长安排他下去调研。他一听,正合自己的心思。上午他准备了一下,在单位食堂吃了午饭,李小路约他是四点以后,她要在临下班的时候出来。

  公共汽车时快时慢,刹车幅度很大,爱国想在车上想一下和李小路见面的事,都让汽车颠簸碎了。手机在农兜里响起来,他把新买的苹果打开,荧屏上是老婆的号码。他在老婆的号码前只写了一个老字,在李小路的号码前只写了一个小字,这一老一小就很有意思了。他不知道老婆这时候来电话干什么。老婆在区幼儿园做园长,对他就像和小孩说话似的,一句一句,又慢又细。他怕老婆哕嗦,也不愿意让身边的乘客听他打电话,就拒听了。

分享:
 
更多关于“寻找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