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现代性困境与理性重建


□ 郑召利

  [关键词] 哈贝马斯;现代性;后形而上学思想;交往理性
  [摘 要] 在对现代性进行检视、批判的各派哲学主张中,哈贝马斯作为法兰克福学派第二代领军人物独树一帜。他一方面捍卫现代性的理想,认为现代性是一项未完成的设计;另一方面也对现代性的困惑进行反思,寻求可能性出路。通过对现代性与主体性内在一致性的哲学分析,哈贝马斯认同黑格尔关于主体性是现代性主要原则的思想,并进一步指出这种主体性从根本上属于以理性为主导的“意识哲学”。哈贝马斯主张,要重建理性,就必须真正跳出传统的意识哲学的窠臼,突破传统形而上学思维模式,从后形而上学思维境域下阐扬理性概念,用自己的“交往行为理论”来取代“意识哲学”。
  [中图分类号] B51/56[文献标识码] A[文章编号] 02572826(2010)01004407
  
  作为法兰克福学派的旗手,哈贝马斯秉承社会批判理论的传统,对西方近代理性主义进行批判,并以重建理性、为社会批判理论奠定新的规范基础为己任。在与后现代思想对峙中,哈贝马斯始终以捍卫“现代性”一方的领军人物备受关注,同时也受到了来自“后现代”思想家的激烈批评。然而,哈贝马斯并非一味地为现代性辩护,他在批判理论重构方面所做的努力恰恰是发端于对现代性问题的困惑,他通过对现代性问题的检视和反思,试图探寻走出现代性困境的出路。
  现代性是17世纪首先出现在欧洲,随着社会历史的发展,其已扩展到整个世界的现代社会普遍的组织和制度形式以及社会生活方式之中,此过程被理解或表述为社会历史的理性化过程,理性成为现代性的核心。哈贝马斯十分赞同老一辈法兰克福思想家对现代文明本质的总判断,但他认为其前辈思想家对理性的批判过于悲观。哈贝马斯相信在资本主义现代化过程中理性具有“在发展的同时又被扭曲”的双重性。如果不注意这个现实,不注意这个现代性的“病理性”特征,一味地对理性进行批判,不仅不能克服晚期资本主义社会的异化状态,而且连近代以来的人类解放的业绩也抛弃了。他指出,现代性哲学话语从黑格尔开始,由尼采一直到海德格尔、德里达、福柯,经历了一个从辩证否定到彻底颠覆的过程。在他看来,不管是以理性反思的力量作为宗教统一力量的替代物,还是用理性的他者取代理性的位置,各派哲学对现代性的检讨、批判,归根到底并未超越近代意识哲学的思维框架,他们仅仅从意识哲学的工具理性的层面把握理性,将工具理性之外的一切统统归为理性的他者,并据此对理性进行总体性批判,最终彻底否定了启蒙和现代性。要摆脱现代性话语的困境,唯有重建现代性、重建理性。
  
  一
  
  哈贝马斯确信,黑格尔是第一位清楚地赋予现代性以哲学话语的人,也恰恰是黑格尔建立了历史上最为庞大的形而上学体系,现代性与形而上学具有内在的同一性。黑格尔在审视现代性问题时发现“主体性乃是现代的原则”,并用“自由”和“反思”来解释“主体性”。马丁•路德开始的宗教改革、启蒙运动和法国大革命,都是贯彻主体性原则的主要历史事件。不仅如此,“在现代,宗教生活、国家和社会,以及科学、道德和艺术等都体现主体性原则。它们在哲学中表现为这样一种结构,即笛卡儿‘我思故我在’中抽象主体性和康德哲学中的绝对自我意识”。[1](P19-21)这种主体性哲学从根本上属于以“理性”为核心的“意识哲学”。哈贝马斯要批判的就是这种“主体性哲学”或“意识哲学”,按照他的思路,要重建理性,就必须真正跳出传统的意识哲学的窠臼,从意识哲学范型转换到语言哲学的范型,突破传统形而上学思维模式,从后形而上学思维境域下阐扬理性概念,用自己的“交往行为理论”来取代“意识哲学”。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现代性困境与理性重建”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