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的2011(小说)


□ 许迎坡

  文 许迎坡

  编者按

  《海燕》自去年改版以来,一直尝试求新求变,以期在保证文学品位的前提下,谋求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在满足读者审美需求的同时,也给更多作者展示的平台。这样的努力不断受到社会广泛的关注,所以继年初推出“双城记”、“发现者”之后,我们又推出“辽宁文学巡展”这样一个栏目。就是把本省某一地区或某一领域的作家做一集中展示,本期是铁岭作家小辑。我们期待有更多地区或行业的作家以整体形式走进我们的刊物,给读者带来别样的精彩。

  其实我一直想写我的父亲。父亲在我心目中是一团雾,我一直想把他拨开。可是每次提笔却又写不出来。创作这种东西就是很怪,往往越是熟悉的越写不出来。当我真正有了这种创作冲动的时候已经是201 1年的冬天。这时我已经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来根本就没有时间来写。201 1年的冬天一直没有下雪。我一直认为没有雪的冬天就像没有经过恋爱就结婚的男人和女人一样缺少激情和诗意。这个冬天我一直思考一个带有哲学意味的问题,那就是人生存的意义。当我每天为了工作为了生活骑着我的那辆破旧的自行车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中,看见那些和我一样匆匆奔波的男人和女人们时,我总是不停地问自己: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将自己的小家庭建得富丽堂皇?还是为了满足一切可以让人愉悦的欲望?

  我一直没有想明白。

  然而不明白也没问题,我仍然可以去上班可以去做自己不太想做的事情可以每月一个固定的日期去取属于我的一千多块钱。这个世界上像我一样的人多得就像地上的蚂蚁一样,生活得虽然平庸但也都十分快活。一切都从这个冬天一个阳光不算明媚的中午开始。那时我正在现代化的浴池里享受蒸汽带给我的阵阵快感。单位的同事推门而入见着我就喊:你还在这享受呢,你哥来电话说你父亲得了重病让你赶快回去。我拼命赶回那个县城的小医院看见父亲时,我再也无法将眼前的父亲和我记忆中那个能将200斤重的米袋子扛起来仍然箭步如飞的父亲联系起来。父亲的鼻孔里插着一根输氧的管子。他的眼睛就像木刻的一样在直直地看着我,口里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我看见哥哥姐姐他们都在不停地哭。

  什么病?我问。

  是脑梗塞还是脑出血还没最后确诊。妹妹告诉我。

  怎么不能确诊呢?我非常气愤。

  医院的CT刚刚坏了。

  那还在这个医院里住什么?转院!我说。

  医生说爸爸的病很严重,不能轻易乱动。二哥说。

  妈的,难道一定耍用CT才能确诊吗?没有CT时不一样看病吗!我一直对中国现在的医生表示怀疑。

  医生们都怕承担责任,现在用的是保守治法。二哥的脸上显露出无奈。

  那一刻我觉得心里有无数个刀子在扎,四周雪白的墙壁在不断地变形,向我挤压过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