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才为盟主”、“以气为主”的整合与文学自觉的标准


□ 赵树功

  摘要:文学自觉问题是学术界争论的焦点之一,结论难以统一的原因主要在于考察文学自觉的标准不统一。探讨中国文学的自觉,应该寻求符合中国文艺美学特征的标准,从这个角度衡量,“才”是一个堪当重任的尺度。作为文学批评的重要范畴,才由于学术界过于熟悉而被疏于研究。过去对才的阐释多从“才性之辨”展开,侧重于其对个体解放意义或者文学个性化的影响,而且将才裹胁在“才性之辨”中,既没有重视到才的独立地位,也忽略了其对文学更巨大更直接的影响。才通过与“文气说”的整合,确立了其在中国文学理论批评之中的重要地位。才的地位在文学中确立的过程,也恰是中国文学自觉的过程。
  关键词:才 才性之辩 文气说 文学自觉
  
  中国文学的自觉问题,是学术界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这个话题最早由日本学者铃木虎雄提出,其中“魏晋文学自觉说”后来为鲁迅沿用,并由此影响开来。此外还有汉代文学自觉说,张少康、詹福瑞、龚克昌等先生都主此说。赵敏俐先生则认为,文学自觉的说法本身就存在问题。如此一来,问题便有些纠缠不清了。魏晋说与汉代说各自言之成理,问题出在认定自觉的标准上。也就是说,各自言之成理的观点实际上是各自以自我认定的自觉标准为论证依据。不解决标准的统一问题,任何的讨论最终都会陷入自说自话。而这种标准的确立,就是文学自觉问题讨论的逻辑起点。
  这个标准学术界也有相对的共识:文学从广义的学术中分化出来,成为一个单独的门类;对各种体裁的体制特点有比较明确的认识;对文学审美有了自觉的追求①。但赵敏俐先生通过例证,对此都提出了质疑②。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商榷:
  一,《诗经》的感性化写作本身就不同于其他经书的经验总结,它本就不在学术的范围,这样,“文学从广义的学术中分化出来”一说放到魏晋可,放到诗经时代也无不可。
  二,体裁以及各种体裁体式的限定,多出现于古代现实礼仪与人生规范,是实用的产物,起初恰恰不是为了文学创作,比如汉代《独断》之中对奏表一类体式的说明,甚至更早的卑不诔尊的规定等等,都是礼教的现实反映,这样,以“对各种体裁的体制特点有比较明确的认识”来确定文学自觉,就明显有些不妥了。
  三,文人们的创作,从自为阶段开始,于基本修饰妆点往往存在惯性、传统以及思潮舆论的推动,创作之中对一种公认的美的体式往往有模拟、仿效的冲动,汉大赋的陈陈相因、中古阶段屡次出现的拟古思潮以及对体物、切物的认同与论述,这一切未必是明确了文学为何物以后的意识与行为,但都与文学审美相关。“对文学审美有了自觉的追求”有时恰恰是一种机械的传承,难以说明行为是否自觉。
  四,功利主义是就创作目的而言的,往往与作品的效用与影响相关,决定权不在作者或者不绝对在于作者,而是主要决定于读者,不能代表创作本身是否自觉:艺术美的东西尽可以拿来实现功利主义目的,现实功利主义目的明确的作品未必艺术含量就低。因此“以对艺术美的追求代替功利主义”为标准衡量自觉问题也靠不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理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