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杜嘉德的乐理书系列与西洋乐理之东传


□ 宫宏宇

  中外学界一般认为美国北长老会传教士狄就烈(Julia B.Mateer,1837-1898)的《西国乐法启蒙》(后改名《圣诗谱》)是继《律吕纂要》和《律吕正义·续编》之后又一部比较系统地介绍西洋乐理的著作,但有证据表明,在1872年《西国乐法启蒙》刊行之前,英国长老会的苏格兰传教士杜嘉德(Carstairs Douglas,1830—1877)的《养心诗调》(1868)、《乐法启蒙》(1869)、《乐理颇晣》(1870)及《西国乐法》(18707)已在厦门用文言文出版。《律吕正义·续编》和狄就烈的《西国乐法启蒙》国内外的学者已多有提及,但杜嘉德的乐理书系列除了台湾学者江玉玲近年有所介绍外,还没有引起其他学者的注意。最近发表在《国际音乐教育学报》上的由澳大利亚和台湾学者合写的一篇题名为《传教士与“主音嗖乏”教学法在十九世纪的中国》的文章,虽然也用了部分篇幅介绍杜嘉德的乐理书,但所关注的重点是杜嘉德在传播“主音嗖乏”(Tonic Sol—fa)体系之东渐中所扮演的角色,对本系列的其他内容并没有予以详尽的讨论。杜嘉德乐书所传人的西方乐理知识,有首调概念的“TonicSol—fa”系统,也有固定调的普通五线谱。本文拟通过描述分析杜嘉德的西洋乐理书系列,来审视杜嘉德在传播西方乐理方面所做的工作。除对杜嘉德的音乐著作进行纵向的历史性追溯外,与19世纪传入中国的其他乐理入门书进行横向的比也是本文的主旨之一。本文所依据的史料主要来自澳大利亚国立图书馆所藏的英国伦敦宣道会赞美诗收藏和澳大利亚莫纳什(Monashi)大学杜嘉德《乐理颇晣》复印本。此本复印自牛津大学伯德雷恩(Bodleian)图书馆所藏《乐理颇晰》(线装1册62页),内含《乐理颇晰》、《养心诗调》、《西国乐法》。
  
  
  一、杜嘉德其人、其事、家庭背景及所编赞美诗
  
  在讨论杜嘉德的乐理书系列之前,有必要介绍一下杜嘉德其人以及他来华的经历。对于熟悉基督教在华传教史的人来说,杜嘉德不应该是个陌生的名字。他虽然没有像编《小诗谱》的李提摩太那样有名,但也绝非无名之辈。他于1855年7月中旬抵达中国,不仅是福建地区传教工作的蓝筚开山者,后来台湾教区的开创也与他直接有关。杜嘉德也是最早在厦门推广现代教育的传教士之一,在1855年7月中旬他刚到厦门时,就接任了英国长老教所办的白水营小学校长一职。除引进新学内容外,他还系统地教授音乐知识。由于他传教成绩卓著,1877年在上海举行的首届基督教在华传教士大会上,他被选为大会的两位主席之一。不幸的是,他会后刚回厦门,即染上霍乱,12小时后不治于1877年7月26日,终年仅47岁。
  
  杜嘉德在华的22年间做了很多事,在诸多方面都给后人留下了许多遗产。但作为传教士,他最主要的成就是福建基督教区的开拓和基督教在华本土化措施的推行,特别是后者,他的贡献尤为突出。和其他早期来华的新教传教士(如理雅各、卢公明、花之安、艾约瑟等)一样,杜嘉德也可称为汉学家。作为学者,他最突出的是在语言学方面的贡献。杜嘉德是个极有语言天赋又非常勤奋的人,他除了掌握希腊文、拉丁文、希伯来语等古典语种外,对现代语言也很娴熟。在上大学时,他对刚发明没多久的留声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其原因就是留声机可以把不同的语言录下来,供日后研究。到厦门后,杜嘉德在出外布道、牧养教会、教导学生之余,研究当地方言成了他的主要嗜好。他编撰的1873年由伦敦Trubner & Co.刊行的《厦英大词典》是第一本系统地用英文直翻厦门白话字的词典,全书所收词条达8300条之多。这本词典后来多次增补重印,为研究厦门方言必读之作,至今仍很重要。为此,他的母校格拉斯哥(Glasgow)大学授予他博士学位。
  杜嘉德之所以在短暂的一生中能有如此多成就,与其家庭背景和早期所受的教育是分不开的。他1830年12月27日生于苏格兰一个学术气氛极浓的基督教家庭,家中藏书极多。父亲是个学者型的牧师,五个兄长也都学有所成,其中一个哥哥曾任格拉斯哥自由教会神学院院长。1845年杜嘉德遵循家族传统进入著名的格拉斯哥大学读书,从1845年10月入学到1851年4月硕士毕业,他六年中学业优异,年年得奖。1851年他硕士毕业后,又进入爱丁堡(Edinburgh)自由教会神学院攻读神学。1855年2月在格拉斯哥圣马太自由教堂受按立为英国长老会宣教士。
  
  和早期来华的传教士一样,杜嘉德对编辑赞美诗集极为上心。早期来华的各教会虽对如何传教各有主张,但在利用音乐,特别是利用唱赞美诗来达到劝人皈依基督的问题上,却有一定的共识。杜嘉德也不例外,认为唱圣诗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宣教手段。在他看来,圣诗的歌词可以直接传播基督教义,音乐的使用可把枯燥的说教变得活跃,而和声的使用则利于烘托宗教气氛。在重视圣诗的传教功用方面,他很可能受到1844-1850年在厦门传教的杨威廉(Rev.WilliamYoung)和英国长老教会第一任海外宣道师宾威廉(Rev.William Chalmem Bums,1815—1868)的影响。杨威廉和宾威廉都以注重用方言编辑出版赞美诗闻名。前者早在1852年就编辑了一本收录有13首赞美诗的厦门话《养心神诗》(Iong Sim Stn Si);后者编辑的方言赞美诗集则更多,除了在福州出版的《榕腔神诗》(1861)、在汕头出版的《潮腔神诗》(1861)、在厦门发行的《厦腔神诗》(1862)外,在北京还出版过《颂主圣诗》(1862)等。杜嘉德是1855年3月与回国公于的宾威廉同赴东亚的。到香港后,宾威廉因事转往上海,而杜嘉德则于7月中旬只身抵达厦门。步宾威廉的后尘,杜嘉德到厦门不久就在1862年出版了39枼(一枼=两页)的《漳泉神诗》。1859年美国传教士打马字(John vail Nest Tal-mage,1819—1892)出版的赞美诗集中,也有他编选的圣诗多首。1868年宾威廉死后,杜嘉德又编辑了59首的、供厦门各基督教会通用的《养心神诗》(1871)。现留存下来的杜嘉德参与编辑的赞美诗集,仅牛津大学伯德雷恩图书馆一处,就藏有署名杨威廉、宾威廉和杜嘉德的《养心神诗》(福州:美华书局,1872)线装1册(42页),宾威廉和杜嘉德合编的厦门话《养心神诗》(福州:美华书局,1875)线装1册(34页),及宾威廉和杜嘉德合编的厦门话的罗马字母《养心神诗》(Glasgow:W.G.Blackie and Co.,1873),平装1册(47页)。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