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树与老树


□ 孙流航

  俗话说,懵懵懂懂,清明下种。李羊崽把稻谷抛入秧田后,转身就急急忙忙往家里赶,人还没进屋,就听到六岁的小孙子宝宝一声接一声地喊,我屙完了,我屙完了。李羊崽远远看见这小家伙撅着个屁股,屁股下一堆大便,蹲在房前的几棵老树下,头也不抬地一边喊叫一边玩弄着地上一只小虫子。李羊崽还看见七十多岁的父亲,坐在大门口玩弄着一对钢滚珠操练手力,眼睛却望着房屋侧旁一树桃花,像个学富五车的老学究,很有表情拿腔拿调地吟唱道:“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李羊崽对于父亲这种不食人间烟火,万事与己无关的超然情怀不屑一顾,径直走进屋去。进屋又听到后面猪圈内一对半大的肉猪在哼哼哄叫着,便想起早上因赶着抛谷种,连猪潲都忘记了喂。快中午了,现在不但猪要赶紧喂养,人也要吃中饭了,于是一边急步走进厨房,一边大声叫孙女儿,招弟,招弟,快去帮宝宝擦屁股。小孙女今年读小学三年级,是个刚满9岁的小女孩。她现在正伏在凳子上写作业,听到公公的呼唤,忙应声说,好啊,我就去,我就去。可人却迟迟没有起身,依旧低着头伏在凳子上写她的作业。这时候,宝宝己玩腻了那只小虫子,两手拉着裤子,撅着个光屁股,低着头弯着腰,一步一步从老树底下向太公身边移了过来。太公见了,起身向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观赏着树上鲜艳的桃花,一副非常悠闲自得的神态。
  李羊崽穿过正屋出后门走进了厨房。
  厨房搭建在正屋后面,上面没有用钢筋水泥封顶,盖着老式的灰色瓦片。当初建房设计这个厨房,就是为了不要让油烟薰黑了正屋的墙壁才隔开另做。选用瓦盖,也是好让油烟气味便利散开。灶贴墙打在东边,这样灶口就正好向西,这里有灶口向西,煮肉煮鸡的说法。灶台用一字板架得又宽又长,好摆放东西。上面贴了瓷砖,李羊崽天天都洗净擦干,瓷板白亮耀眼。李羊崽在厨房里忙碌着,一起一落干得得心应手,像一个能干的家庭主妇,这是他多年来练就的本领。妻子罗宝妮16年前去世后,他就外当爹内当娘地抚育着一儿一女,还有一个老父亲。女儿在她母亲去世的第三个年头就嫁了出去。又过了三年,儿子也娶老婆结婚了。儿子一结婚,也像村上其它年轻人一样,小夫妻俩就出门去打工。先是在外面生了个女儿,李羊崽替儿子交了计划生育超生罚款后,又生了一个儿子,李羊崽高兴得合不拢嘴。为了让儿子儿媳妇在外面打工多挣点钱建栋楼房,孙儿孙女都是一断奶就放回家让公公抚养。李羊崽就这样一边种田一边带养着孙儿孙女,伺候着一个老父亲,日子过得俭朴忙碌,却也不乏天伦之乐.
  李羊崽一手打开蜂窝煤灶的通风口合盖,一手架上铁锅,调好猪潲。他要精心把这两头猪喂得肥肥胖胖,年底卖个好价,把那台旧黑白电视机换成个大彩电。现在虽盖了这个小楼,可家业用具许多都陈旧破烂,他想逐一更新换代,使屋里的摆设用具慢慢现代化起来。
  招弟帮宝宝擦了屁股,继续做她的作业。李羊崽又要喂潲,又要洗锅,还要去园里讨菜、洗菜、淘米、赶做中饭。这时候鸡们也咯咯咯地围了过来,李羊崽又要去楼梯下取碎米喂鸡,很是忙不过来,他本想叫孙女儿招弟过来帮一把,但看见孙女专心致志聚精会神写作业又忍了。宝宝这时来到了公公李羊崽身边,叫着口干了要喝水,还嚷嚷要用蛋炒饭。李羊崽正忙着,他一边做着手上的活,一边随口应着。宝宝就抱住李羊崽的一条腿,仰起头叫了起来,我要喝水,我要喝水。李羊崽只好停下手上的事,倒了些凉开水送到孙儿嘴边。这时才发现宝宝玩得一身灰头土脸,浓浓的鼻涕流在脏兮兮的嘴唇上。赶紧缩回了手,把那碗开水放在灶台上,转身打了一脸盆水,拖过宝宝来洗脸擦手。宝宝挣扎着,哭闹着,一点都不愿配合,并一声接一声地喊叫着,我要喝水,我要喝水,干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