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乌兰巴托散记


□ 博·照日格图 额尔敦哈达

  作者简介
  额尔敦哈达,蒙古族,1965年生于内蒙古科左后旗。内蒙古大学蒙古学学院教授,博士。迄今出版《和谐匀称的创作论》,《奶茶与咖啡》(合作主编),《噶莫拉研究》(合作主编),《大学蒙古语文》(副主编),《悟——新时期文学理论》(转写)等著作,发表散文、理论评论多篇,曾获内蒙古自治区文学创作“索龙嘎”奖。
  
  蒙古国是我多年的向往,那个诗与歌的国度不知在我的脑海里萦绕过多少次。每每想起《美好事业的乌兰巴托》中唱的“四面环山的我的乌兰巴托哟”,我总是禁不住地遐想,那些环绕乌兰巴托四周的到底是些什么神山,这摇荡的神曲为什么能够长久地流传?那茫茫的草原、蓝蓝的天,那清清的流水、白白的云和我生长的内蒙古草原有什么区别?怀着诸多的疑问和遐想,踏上了赴蒙古国访学一年的路。我要从蒙古国立图书馆海一样的蒙古文典藏中汲取营养,要和蒙古国立大学的教授们完成我的研究课题,我还要尽情地阅读这里的山山水水、人文风俗,设身处地地感受这里的一切。
  绿树纷披、郁郁葱葱的博克多山峦,活像一条绿色的龙蜿蜒在乌兰巴托南面。青格尔泰山脉犹如一个恩慈的母亲从背面环抱着乌兰巴托。西边是葱根山,神工雕凿山的这把斧子迎风而立、巍巍峨峨。巴彦居和山独立寒秋,从东面挡住了多年的风和雪。梦幻般的图拉河涧涧流水从东向西,从四山之间欢笑而过。河两岸的小楼、别墅星罗棋布,错落有致。
  乌兰巴托建筑虽显粗糙,但坚固、耐用,给人一种厚重感。俄式居多,偶见中式。公路坑坑洼洼,通穿市中心,劣质的马路上机动车飞驰,情韵有些不协调。街面上只见小轿车,不见摩托车、自行车。城里没有院墙,行人从每一个角落任意穿行。
  市民步行的多,也有不少人坐公交车或微型自动车。因体积小,费用低,那些蓝色、苍色的微型自动车备受欢迎,令人费解的是售票小姐报站名不是一站一站地报,而是“圆顶屋、散思儿、百家村”一联发,初来乍到的我们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里的小车都是日产、美产、德产、韩产的汽车,质量无可非议,我却常常见到划破脸、刮破手的车子。由于乌兰巴托长年覆盖在冰雪里,车子相撞的事情时有发生。奇怪的是,两车相撞,刮破了脸,车手却不互相谩骂,慢悠悠地走下车,看一看自己的车,再看看对方的车,严重的时候说一声“开车小心”,对方回一声“对不起!”轻微的时候话也不说,各奔东西。过路的人们也好像对这类事情没什么兴趣,车撞车的,人走人的。乌兰巴托人没有看别人热闹的兴致,从来都是瞧也不瞧。
  城市虽然一派朴素,但走到哪儿都能见到纳岚图拉、达来额吉、哈喇和林、巴彦居和等等诗意盎然的名字,心里总觉温馨浪漫而亲切可爱。蒙古国的蒙语是诗歌和音乐梦幻般的语言。当学业结束,回到故乡之后朋友们问道:“蒙古国的蒙语当真美妙动听?”我问答说:“楼道老太太的说话都不比我们的播音员主持人差。”——情调音韵方面中国的蒙古族无法与蒙古国人相比,虽然同属一族语言,但内蒙古蒙语与蒙古国的蒙语轻盈宜人相比还有差距。
  乌兰巴托市里大商场、小商店、超市、露天市场鳞次栉比。商场多,商人之间竞争大,但这里的商贩并不是见了顾客就像见了爷爷一样点头哈腰,多数经营者表现出一种漠然的神情站立在各自的摊位前。他们不是“卖苹果,卖衣服”地满街喊,只是轻轻几声:“请拿你的苹果,请拿你的衣服”。平常的交易、平常的往来、平常的心态,少有不必要的夸张。走进小餐馆,一片静悄悄。经营者静静地等待你的消费,消费者静静地过来享受。蒙古国有法定的禁酒制度,因此餐馆不卖酒水。根据禁酒令,不管任何人,如果在公众场合酗酒闹事立即被带到醒酒所“醒酒”再说最近蒙古国酒业大幅涨价,生活水平偏低的人们自然也就没有成天醉酒的机会。
  有时候蒙古国的朋友们到我们宿舍来喝酒联欢。慢慢有些嗜酒者来的次数就多了,于是我们有些人就看不惯。“喀尔喀人只知道占你的便宜,从来不知道有来有往”,这是我们当初的评价。后来结合蒙古传统习俗分析才觉得这样解释有些不符合实际。蒙古人自古没有吝惜饭菜的习惯,俗话说:“躲避热饭菜,佛爷不高兴”。蒙古人放牧去时家里留下字条,上写饭在哪里,肉在哪里,过路客人自己对付一顿吧,主人不在家、失礼等字样。同理,路经的客人到你家也仿佛是到了自己家,该吃吃,该喝喝,真正“宾至如归”。他们从来不计较你吃了我几次,我喝了你多少。他来你家从不讲客气,你到他家照样也是。如果你吃也不吃,喝也不喝,反而招来主人的不满。多数朋友多次请我们到家中用餐,都是这么个情景。
  喀尔喀人(即蒙古国人)的世界分外安静。从没有听见他们为生活叹息过——要知道他们的生活并不富裕一兜里有点钱就无所谓的花掉,并不拿艰苦当艰苦。蒙古国人的饮食简单、量少。早晨喝奶茶,加一点奶制品,中午仍是奶茶,加一点面包之类,晚上才吃点包子、烧饼、米饭、面条等。我们的人每顿都是几菜几汤,多种主食,这里的人每顿吃几条瘦肉,一碗米饭,喝点菜汤了事。即便如此,他们的体力、耐力都强于我们。农业文明和牧业文明的区别可能就在这里。几年前上课时我学生说:“科尔沁出不了博克”,在这里我的话似乎得到了进一步的印证。玉米饭加腌酱菜,少年儿童多年失去摔摔打打的习惯,哪能生出身强力壮的勇士。文化环境改变了,发展革新的地方很多,但传统文化上丢失得也很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