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并不单一的事件


□ 李政亮

  如同霍布斯鲍姆《帝国的年代》一书所揭示的,从一八七五年开始,进入帝国主义高涨的年代。尾随西方帝国的脚步,日本通过明治维新,成为亚洲的新兴帝国。日本的明治维新,在初期,是尝试摆脱西方与日本的不平等条约,用日本最重要的启蒙者福泽谕吉一八七二年所发表的《劝学篇》的话来说,就是尝试追寻从个人到国家的自由的独立精神。然而,之后的发展,就如同福泽谕吉的思想转变一样,从独立自主的追寻、团结亚洲变而为脱亚入欧,终至开展对外扩张。
  对一个脱亚入欧的新兴帝国来说,日本举办博览会,也尾随西方帝国的样板,使之成为一种再现帝国的展示空间。一九○三年日本于大阪所举行的第五届劝业博览会便是这样的例子。对一八七七年便已于东京上野公园举行首次劝业博览会的日本来说,大阪劝业博览会的举办并非难事。不过,此届劝业博览会与之前的博览会却有性质上的变化,其变化之一,是该届博览会添加了万国博览会所需的基本质素——外国物品的展览,在博览会场当中,特别设立了参考馆,展示来自十四个国家的物品;其变化之二,则是日本首次以“帝国”之姿举行劝业博览会,一八九五年《马关条约》清帝国将台湾割让给日本之后,台湾成为日本第一个海外殖民地,在该届博览会当中,就特别设立“台湾馆”展示台湾相关物品。
  不过,在一九○三年举办的这届劝业博览会却引发多起的抗议事件。其因源自于此届博览会允许民间参与设馆,而学术人类馆则是由律师出身、后转往企业界发展的西田正俊出面筹设,被称为日本人类学之父的东京帝国大学教授坪井正五郎企划。这一年,坪井正五郎接受《大阪朝日新闻》采访时指出,外国的博览会当中,多设有作为人类学参考的展示空间,以便让世人了解世界各人种的生活等情形。而作为博览会一部分的学术人类馆的企划,原本准备展示北海道爱奴族、台湾原住民、琉球、朝鲜、中国、印度、爪哇等七种“土人”。不过,博览会举办之前,该《学术人类馆的趣意书》被刊载于报纸上,这一讯息也随即被中国留日学生所知悉,并通过在日有影响力的华侨孙淦奔走努力,终由清政府驻神户领事馆向日本政府进行交涉,要求取消对中国人的“展示”,日方当时表示了同意。虽然日方同意撤销对中国人的“展出”,事情看似告一段落,不过,在学术人类馆正式开放之际,馆内却出现身着中国服装的缠足女性服务员。中国留学生于会场发现这一情况之后,向日方进行质询,日方则以该女为中国湖南人回应。中国留学生随即找到一名湖南籍学生,向该女服务员以湖南方言相质问,最终发现该女来自台湾,是由《台湾日日新报》社长介绍到会场工作,于是,经中国方面的再次抗议,最后以取消对该女的雇用为结束。
  学术人类馆所引发的抗议并非仅止于中国方面。该馆开展之后,也有韩国民众向日方抗议,在韩国公使的交涉下,最终也撤除了对韩国人的“展示”。不过,相关的风波并未终结,对于两名琉球女性的“展出”,同样在琉球引起强烈反弹。其反弹来自两方面:一方面,会场上的琉球女性原本是中介者以冲绳物产展示场职员的名义聘用,未料,结果竟是在学术人类馆中形同“监禁”地被“展示”;另一方面,琉球人认为学术人类馆有意呈现野蛮落后的琉球形象,当时的《琉球新报》便以备感受辱的强烈语气提出抗议,其理由之一是,琉球自一八七九年成为日本领土之后,当地的风俗或服装等已随日本本土改变,但是,日本本土却仍将之视为日本国内的特殊民族,尤有甚者,还将琉球人与北海道爱奴族以及台湾原住民一起进行展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