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唇齿之间的痕迹


□ 杨献平

  2008年夏天,我在额济纳消磨时光,天气稍微凉爽时,在这里生活多年的诗人江布时常开车四处溜达,其中一次。江布把我带进了一座陌生偏僻的村庄——在巴丹吉林沙漠西边,鼎新绿洲以南——在那里,曾经有过鸟孙人与月氏人、匈奴帝国与汉帝国之间的多次战争——最近,有人在那里发现了冰川纪的地质遗迹。土尔扈特人称之为海森楚鲁,江布他们叫做石头城。江布带我进入的村庄,距离海森楚鲁不过一个小时车程。这个村子名叫芨芨,与沙漠戈壁当中生长的一种草本植物的名字相同。
  村庄内外是一丛丛的芨芨草,茎秆柔韧可做绳索,在蓖麻的种子还没有从中亚被张骞、堂邑父、甘英等人带回的时候,生活在这里的羌人、鸟孙、月氏和匈奴人,就用这种草拧成的绳子捆绑敌人和犯人,可能还用来拉动木车甚至用做马缰。
  芨芨村人口不多,房屋是一色的黄泥建筑,房顶也是,若是雨下得稍微大些,屋里肯定也会细雨连绵。
  踩着细尘铺满的道路,走进村子,蓦然觉得了一种安静,身后的城市及人间的喧嚣都遥远如梦,唯有自己的脚步,不间断的阳光,持续的细风,在身体四周,从各个方向,把肉体照亮。
  江布说,这个村子每家人都有一个新鲜的来历或充满传奇色彩的秘史。说着,手指了一下东面山坡三棵杨树下的韩家人,据说先祖是西汉孝武皇帝时期的韩延年,做过酒泉副校尉,顶头上司是飞将军李广之孙。时任酒泉骑都尉的李陵,后随李陵出战匈奴(公元前99年),在竣稷山(今阿尔泰山中段)与匈奴主力激战七昼夜,韩延年阵亡,李陵投降,终老西北。
  敲开大门,一个胡子雪白的老人探出脑袋,皱纹密布的眼睛盯着我和江布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你们……”江布说,老大爷,我们走路渴了,想讨碗水喝。我也把眼睛投向老人。老人吱呀一声打开大门,扭头,一句话也没说,径自向内走去。
  院子不算大,四面的房屋将头顶的天空切成方块状,夏天阳光爆裂地打在院子当中一堆蔫了的棉花枝干上。我端详了一下。觉得这房子的结构有点像北京四合院——老人提着一个暖瓶,手里端了两只大碗,走到院子左侧靠墙的一张木桌放下,拔开壶塞,哗哗的水冒着热气,在瓷碗当中打着激烈的旋儿。江布把行包放在另一凳子上,眼睛看着颤巍巍的韩姓老人。我掏出香烟,递给老人一支,老人接了,江布顺手打着火机,点着。
  老人站着,深吸一口香烟。然后慢慢吐出,烟雾绕过房檐的阴影,消失在天空。我扶老人坐下,和江布分坐两旁。老人只是抽烟,脸色沉静肃穆。江布看看我,我说:老大爷今年多大了?老人嗯了一声,说,过了这个年就七十八了。江布又说的:看您身体挺好。老人呵呵笑了,掐掉烟头,说:年龄不饶人啊。
  我喝了一口水,有些成涩——江布说起上次在芨芨听到的一些事情。老人听着,不住说:就是的,就是的。我见老人兴致来了,不失时机说:据说您祖上是西汉将军韩延年?老人眼角一抖,闪过一道光亮。说,可不就是的!我哦了一声。老人说:据俺祖上传下来的说法——那个时候,霍去病从额济纳(居延)打进来,把匈奴的浑邪王赶到新疆和外蒙,在河西走廊建了武威郡和酒泉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