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朝武当


北京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高级编辑。八十年代初发表短篇小说《春雪》,走上文学创作之路。诗歌、评论亦有旁骛。后转向散文写作,较专者为风景散文。尽心读写,纵笔记游,尤重风景的人文意义。著有《炼狱和天堂》《旅游漫笔》《鸿影雪痕》《南北行吟》《山水文心》《走遍名山》《走遍名水》《什刹海的心灵游吟》等小说、散文集。荣获国内外各项文学、新闻奖三十余种。
  
  武当山,又叫太和山。太,大也,把这个字放在“和”的前面,寓意深焉。张载以为“太和所谓道”,根底全在对“道法自然”的信而不疑。我上武当,不能踏遍七十二峰、三十六岩、二十四涧。武当山太大了,我的心里装不下它,可是无碍让“天道”两字撞上心头。我游山的种种原初感知,可说皆由这个直觉上来。
  我初识此山的风光,差不多已在十年前。这次又来,仍然走旧路。先看太子坡,复真桥还横在那里,几个女人在桥头摆摊卖山货。那年,我在这里吃农家饭,就坐在沟边一个背风又向阳的石台子上。这回,少不得停住脚,我好像捉住一点旧游的感觉。院子东南角的读书殿里,供着真武像。这么多年过去,我老了,这位净乐国太子一点没变,头上的发髻竖着,一脸年少的稚气。穿过一道门,转到藏经阁前,檐下空着,上次来见过的那位读《厚黑学》的汉子,不知往哪里寻道术去了。
  道教的根子在中国。作为本土宗教,它以连续性的发展方式,长久影响着国民的文化观念、价值判断和信仰选择。影响的大小,又有明显的地域特征。荆楚文化的发源,直涉江汉地区的山川形胜。武当山高,仙灵居焉,况且云飘雾绕、风行雨奔,龙神隐现,四方之民由实境而抵虚境,虔拜武当之神。这个神,有人说是老君李耳,武当道教把他供作主神——玄天上帝;有人说这个神是净乐国的太子;更有人把开山大修宫观的明成祖朱棣扯进来,似不靠谱。道教诸神,各有来头,不相统属,世系一向很杂,谁也讲不清。至于玄武来历,虚虚实实,半人半神,说法难于归一。我从山中抱回一堆书,翻了半天,不得确论。其实,在尚巫风、崇神术、淫祭祀的江汉之地,唱楚歌,悦鬼神既已为民众所习慕,更不消说太和之气通贯天人的武当,仙凡相融、人神杂糅,实现精神的契合应是信众所愿。天柱峰的云雾里,一群男女跪在金殿前仰拜真武,图符画箓、设坛打醮的气味足矣。金殿不大,像个小屋子,安置在武当之巅,气势非凡!铜质构件是在北京铸造好的,走运河经南京,溯长江、汉江搬上武当山,再组接成“殿”。不简单!列立的执旗天将、侍候的灵官玉女,尽显帐前气派,给他们撑腰的还是居中的玄帝,端着架子,宽袍大袖,身子很富态,颌下一绺胡子。听说有人从这尊像上端详出了明成祖的影子。我见过北京长陵的朱棣坐像,胖大如一个肉坨儿,用力推,纹丝不动。武当山的玄帝金像,具体而微。几案上摆放供器,旁边坐一个中年道士,满身披发跣足的狂放气,瞧着垂目唱诵之人,神情颇自得。更多的游山人,则凭栏而眺云海,领受饮朝露、餐夕霞的意味,仿佛真就“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了。
  逍遥谷这个地方,全是出尘意境。看山泉流得这样缓,听林鸟叫得这样脆,心就静了。先在剑河桥边的茶棚下喝了泉水泡的山茗,就转到后面坡上。长着成片的竹林,秋虽深了,枝叶仍留着一点绿。闪出几个壮汉,练剑术、习拳法,个个都像张三丰的弟子。定睛一看,是雕塑,嗨!谷间汪着一片水,伸向天的石壁倒映在闪闪的清波中。我在曲桥上站了一会儿,午后的阳光丝丝泻落,照在身上,带来很舒服的暖意,神也倦了。傍山麓往深处去,看见老子骑青牛出关铜像。我早年去过豫西函谷关,老子受关令尹喜之请入太初宫著《道德经》的典故也已知道,遥隔时空仍能建立一种精神的对应关系,故对这尊造像不陌生。越小丘,一道浅溪淌过幽涧,临流卧一尊人像,颧骨很高,下巴翘着,襟前一缕长须,崖上所刻“逍遥谷”三字,是依从特定精神格式的思想镶嵌,正衬出仙者的风神。我猜这个意态疏狂、掀髯歌啸的老叟,应该是庄子吧!在晚翠的山中,这是一个能够让我记住的形象,可以抵得具体的宗教言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0年第04期  
更多关于“朝武当”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