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茗香楼


□ 孙方友

茗香楼是一座藏书楼,为李云灿所建。李云灿字修敏,号 斋,陈州人。清光绪乙酉(1885年)举人,壬辰(1892年)进士。历任登封蒿阳书院、武陟致用精舍、禹县颍滨经舍山长、河南优级师范学堂监督、入民国后任河南教育司司长,参议院议员、众议院议员等职。平生无他嗜好,独喜购书。一生购置约三万卷,藏于家。像《宋元学案》、《明儒学案》、《灵鹣图》、《四部备要》、《清通典》、《清通考》、《经籍篡诂》、《皇清经解》、《十一经音训》等重要图书均盖有“毋自欺斋珍藏”篆文长方小印,一般图书只盖有“茗香楼收藏书”石章和其他图章。李老先生年老居家,深居简出,很少与外界联系。李府在陈州城尚武前街,阔阔一宅,三进深。茗香楼在李府后花园东侧,紧靠城湖,算是那条街较高的建筑。楼内有专制的书橱,各种书籍分类储藏,甚为整齐;并编有《茗香楼藏书目录》,红格抄本,便于查找。后来李先生还拟订条例,拟在陈州开设群众图书馆,以会同好,也算是为家乡做些薄力之献。不料计划还未实施,日寇内侵,为躲战祸,携家眷避于项城,未能如愿。
李云灿带全家逃至项城后,心中一直惦记藏书楼,整天精神不振,日渐瘦弱。家人见他身体将垮,便请名医诊断。李云灿说:“我病在心中,能治我病者,非茗香楼不可也!”言毕,便说自己要回陈州。家人听之大惊,轮流相劝,不醒,且病情越发严重,万般无奈,只得让他回陈州。

那时候国统区与沦陷区的防线在陈州南姚路口一带。蒋介石扒开花园口以后,这里沦为黄泛区。水冲的地方就形成了小黄河,两岸都有岗哨,盘查很严。因为李老先生当时已年过古稀,身体又虚弱,过渡口时就省去了不少麻烦。家人为他备的是辆胶轮马车,车夫姓黄,叫黄天,是李府的老佣人。另外,为照顾老人起居,还随车回去了一个厨娘和一个大脚丫头。也就是说,因为家人都怕日本人,随李老先生回去的没一个亲属,而只有三个佣人。不想李老先生为此很高兴,说这样好,我一人独来独往,没亲人相随,省得有牵挂。我也怕日本人,但我更怕身边无书。若不让我回陈州我会死得快一些,只要让我天天坐在茗香楼里,死而无憾!家人看他爱书如命,也只好随他了。
姚路口距陈州城还有三十华里,临近中午时,李云灿的轿车到了南城门,不想过城门时遭了点麻烦。因为查岗的是日本人,他们看李云灿一派儒家打扮,又坐着在当时算是较豪华的胶轮马车,便误以为是共产党的游击队或其他抗日武装搞的化装侦察。当然,岗哨里也有伪军,他们都认得李老太爷,忙让翻译给日本人讲了。日本人一听是李云灿回了,就拿出一个小本本儿查了查——上面果然有李云灿的名字,就急忙给总部打了电话,经过总部同意,急忙放行。
原来日本人也搞统战,每侵占一个城市,就对地方名流进行拉拢纳降,然后帮他们搞什么皇道乐土东亚共荣一体的把戏。李云灿官至省教育厅长,又是省参议院、众议院两院议员,自然是他们劝降的对象。日本驻陈州长官叫川弘一原,为能争取李云灿,不但没破坏茗香楼,而且还特意让人保护了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