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遥远的村庄


□ 林千千

  山下的村庄掩埋在一层稀薄的雾水里,村庄的小路蜿蜒崎岖至东南西北各个方向,村庄的北方,是一片辽阔的平原,通向最近的城市,城市挨着城市就很难再看到这样的山,很难再看到这样寂寞的村庄了。

  这是八月的盛夏,所有的物体都被炎热包囊了,村庄传出一阵阵鸡鸣,这是村庄从长梦中苏醒的第一个迹象。鸡鸣声像雾水一样稀薄地飘到很远的地方,给独自行走山路的胆小的人召来胆量。鸡叫不多久就可以看到被牛蹭光的蓝砖老墙壁上映着一股股灰浅色的炊烟,不用猜就知道炊烟的下面蹲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婆婆,或者是穿着破旧背心或汗衫的妇女。村庄里极少有男人,一切男子汉或者青年男女都跑到更远的大城市寻找生计,他们搭上汽车或者火车,三五成群地离开村庄,留下的只是古稀老人和孩子,以及那些长久没有人居住,被夜晚捉迷藏的小孩当做鬼屋的老房子。这个村庄其实就是个空壳。

  吃完早饭的小孩纠结在一起去学校,手里拿着盛满开水的水杯,还有的拿着酒瓶,背着爸爸给他们买的印着加菲猫的小书包或者布兜,顺着村东的那棵老核桃树,绕过一节河水,翻过一座小山坡不见了。

  少年把车里的石板一块块搬下来,晨光照着他满身的汗水,呈现出金黄的颜色,他不时地用还算干净的手背擦拭着面额,破旧衬衫软塌塌地贴着膀背,衬衫已看不清是什么颜色的衬衫,像他的手一样布满伤口和老茧。旁边正拿着铁锹铲平地面的那个人便是他的父亲,外表看来五十岁已过,其实却只有不足四十岁,父亲铲平地面之后也开始搬那些石板,两人默默地做着,两个人一会儿做匍匐前行状,一会儿直起腰板歇息片刻。

  每天早晨趁着日头还没升起虎子就跟着父亲运石板,活是村委会派发的,由于村中实在没有劳力就把这活交给了这对父子,但这并不是无偿的,不然谁也不愿意干。早上拉上一车,一车也只有十几块,从搬到车上,到拉到山腰,再把石板搬下来,一整套程序做一遍是很花费时间的。他们从鸡叫就起来开始干,直到虎子妈去喊他们吃饭。后来他们坐在餐桌上,虎子爸顾不得村上死人的事狼吞虎咽,而坐在旁边吃饭的虎子心里却正在想着一个女孩,思念使他提不起一点精神。

  养了牛的王麻子吃完饭便牵了牛赶到河边,王麻子像他的牛一样都是单一的个体,也就是说,王麻子是光棍。平时在家偏爱养牛,从不养羊。他觉得牛更通人性,和牛在一起就像是和一个贤惠的女人在一起似的。牛像是他的媳妇,只要有牛在,他就不觉得孤单,当然他并不知道那头牛是不是也这么想。牛老实本分地站在河滩上饮水,王麻子也蹲在水边抹巴着脸,等他洗完脸发现牛走了很远,心里一慌就骂道:“狗娘养的,你跑哪儿去!”顺着牛奔走的方向王麻子隐隐约约看见水边趴着一个人,他不知道会是谁,是怎样趴在水面上的,他停住脚步觉得那像是一个千年老龟向他靠近,心里不禁开始打颤,又张口骂道:“狗娘养的吓死爷!”牛已经独自走了很远,不见回头,这一刻对于他来说牛的地位竟不如他对这个“千年老龟”的好奇。他凑上前去,看清了那竟然是个死人。死者是个女人,女人的长发像海藻一样张开贴在水面,让他感觉心冷到了极点,他表情扭曲得不像个人的脸面,只站了几秒就吓得跑掉了,一边跑一边喊着:“死人啦!死人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