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世界本来如是


□ 石 磊

内容摘要:后现代主义的解构意图体现了艺术的一种要求,然而这一要求不是惟一的。后现代主义真正的是取消主体的精神性显现,还原世界客体的面貌,还原事物物质的本质。艺术将随着这种观念的转变陷入到一种新型的诗意之中。
关键词:解构 后现代主义 主体精神 客体

后现代主义的兴起或者说后现代主义的引入,对我们而言意味着一种新鲜的方法、观念。它相对于现代主义或苏联模式的表述语言来说,带有更多的陌生的美感。陌生化是艺术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后现代主义最主要的解构手段,无疑是将审美陌生化的有效手段,并且它不仅仅是针对一件作品或者一种风格,在不停的绵延与变异的过程中使历史事物达到陌生化的效果。如果单从艺术审美或大众审美的角度来说,艺术的创新、艺术思维的革新与艺术关注问题的多样化必然是一种要求。艺术若不与现时审美等诸多因素发生关系,无疑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然而,很明显的是创新并不是艺术的惟一准则,其只是一件作品或者一种风格与之前作品或风格的一种替代性关系。艺术不仅仅面临这种时间性的考验,同时,也面临其本身的许多问题。正如贡布里希的论断 :当婚礼上演奏《婚礼进行曲》时,无人会感到陈旧。艺术作品已经与整个事件完满为一,它已经到了一种饱满自足的状态。对于这种事实,我们可以从文化的角度去解构这种实体,使其面临无数可能的危险。然而我们不能仅仅把解构作为这一任务的目的,解构的真正意义是为生活、为观念而存在。我们要改变《婚礼进行曲》的样式,就必须把它放在整个婚礼的文化中。同时解构也不是全部,至少不是目的。解构在此,只是一种技术,一个动词。而诸多艺术家,恰恰是在抛弃艺术概念的前提下,把创新作为其艺术行为的最终追求和目的,从而通过这种艺术行为实现个人的价值。令人为之扼腕的是,这种思维在不断蔓延,以至于艺术的恰当表现被丢掉。整个社会创新口号的提出是出于科学技术层面的,而最显然的是任何艺术品都不会成为“神六”。一旦把创新作为艺术更高标准的话,艺术至少会失去它部分审美的意义,更为可悲的是,创新口号的提出是为了解构传统艺术史等诸多审美观念。而与此相反,它恰恰是一种无可挽救的信任,即对整个艺术史所流露的线性发展的信任。这种信任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之上的 :我们对于后现代主义的理解不是在观念层面上,而是更多地存在于现象之中。一切后现代主义行为不是指涉观念,而是指涉传统的作品,这样的艺术行为不是关注当代,而是关注于如何对传统作品进行突破。这里传统的伟大作品还是以范本的地位呈现。因此解构行为就变得不是针对当下,而是针对历史。很多作品也就不具有生活意义,只是具有历史意义。按照萨义德“后殖民主义”的概念来理解,我们也只是在做后传统艺术的殖民者。毕竟,真正的解构不是针对传统,而是针对现在、针对未来,它的目的是拓宽艺术表现的可能。
更为明确地说,由此导致的后现代主义在中国的畸形发展是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除却民族本身的一些特征外,最为重要的是,大多数艺术家没有对后现代主义进行真正的思考,从而忽视了自己作为后现代主义艺术家的艺术责任。我们只是迷恋国外的艺术风格在当下变得多样、繁复的这一事实。我们只是迷恋传来的“后现代主义”这个单词,不顾一切蜂拥而上,以至于只是在后现代主义领地的边缘徘徊。我们如果不能真正审视后现代主义,那么一切只是语言,那些后现代主义的艺术也就真正脱离了我们的生活。我们做的这一切也不再是为艺术的发展努力,因为我们将艺术悬置起来,它将与艺术发展无关,与生活无关。
当然,后现代主义是无须定义的,或者说,定义本身沦为了现代主义或古典主义的思维模式。在诸多理论和现象中我们能够看到一些后现代主义的特征:不确定性、无我性、偶然性、零散性等等。后现代主义的艺术逻辑体现为主体精神的消逝、本能的异军突起与冷漠的纯客观的表现。理解后现代主义,必须从它的产生来理清它的谱系,从而把握它的目的。我们必须在把握人类思维变化的内在轨迹基础上来看待后现代主义的形成。在此,后现代主义的起源时间已经没有太大意义,我们只能切入到后现代主义的内在精神和文化逻辑上来进行讨论。关于后现代主义的这一角度的讨论必须要涉及到古典主义和现代主义的内在精神。在以往,相同流派对于绘画处理对象的认识方式基本一致,对于世界的认识方式也基本一致。而在今天,对此已经没有一个统一的认识理念,每个画家对自己所画之物都有独特的理解,也就是说,以前有一个世界,而有无数个不同表述同一世界的独特的艺术家,现在我们可以更明确地说有无数个艺术家在表述无数个独特的世界。我们不再从神话中寻找某种可以表达的因素,也不再从现实的社会结构中寻找讽刺或赞美。我们只是在描述世界与可见之物,描述自己的身体在世界中的感知活动和被感知的状态。我们不再去探究人类所创立的主体世界,我们还原了世界,同时也还原了自我。如今我们既可以将自己对绘画的所有理解、对美的所有理解融入静物之中,也可以将自己对绘画的所有理解、对美的所有理解融入到自己的生活之中,把自己作为一个客体来陈述……一切都变成了客体,一切也就都可以成为艺术的陈述、关注对象。在这种更加偶然、更加多样可能的情况下,运用寓言的表现手法已经没有意义了。在如今这个年代,幽默的手法开始体现出美妙来。作为画家,我们不再计较画面所要表达的目的得失,我们更多地关注画面,关注世界之物在画面中是以何种方式呈现的。这种方式才是我们真正要做的,这样也能保持审美的纯洁性与个体在整个世界中的纯洁性。当然,更明确地讲,个体无法在这个世界中纯洁,然而,若把自己在世界中的位置或关系直陈于画面,也是保持了画面所表现的个体的纯洁。
后现代艺术的文化逻辑完全扩充了我们的想象力,世界对象以及自身的客观化也使艺术家在表现手段、表现方法等诸多方面更为自由。我们应该通过把握后现代认识事物的思维转变上来把握其目的,才能避免盲目地加入这一潮流,从而丧失自己的判断力。艺术甚至文化也才能摆脱精神主体的无价值的毁灭,找寻到世界本来面貌的诗意。

参考文献:
①(英)贡布里希:《艺术与错觉》,林夕等译,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长沙,2004。
【 ///////////////////////////////】
石磊山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