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远处的叔叔


□ 聂尔

  叔叔是个漂亮的男人,属马。据说属马的人都长得漂亮。我母亲也属马,母亲年轻时是个漂亮的女人。叔叔与我母亲同庚,七十多岁了。

  秋天,叔叔从四川回乡省亲,和他所有的子女们一起。

  叔叔虽然七十多岁了,仍然头脑清楚,言语幽默。真是一个好叔叔。

  他这次回来,只住了三天,但却办了很多事情。

  祭祖是第一重要的,我们这里称为上坟。那几天正好秋雨连绵,城里的街道都湿漉漉的,何况乡下田间?我们先给乡下亲戚们打了电话,让预备好胶鞋。那一天我没有回去,我只看到他们带回来的照片。照片上,叔叔全家在坟头上放声痛哭。他的子女们是第一次站在祖宗面前。那几钚隆起在秋雨中的黄土堆,引起了他们真实的凄切之情。他们留于影像上的悲痛之情甚至把我的眼眶也差点弄湿。

  上完坟,叔叔把小姑姑,他的妹妹,接到了城里的宾馆。他和他的妹妹促膝长谈两个夜晚,大概把想得起来的话差不多说完了吧。他们一定说起我的奶奶,他们的母亲,说起上世纪四十年代在晋南的流浪岁月,说起我死去的父亲和母亲,以及很多死去的人们。

  叔叔拿出他的伤残军人证给我们看。伤残军人证的右面是我奶奶的照片。叔叔带着这张照片已经几十年了。我认真地看了伤残军人证上的奶奶。奶奶是我最亲的亲人,是我记忆中的永恒,但我看着她竟然完全陌生。我的奶奶应该比照片上的老人更慈祥,更年老,更亲切,但实际上我奶奶可能的确就是照片上的那个样子。我的叔叔让我认识到,作为一个活人,我在无情无义地活着。而叔叔却一直随身携带着他母亲的照片,都几十年了。

  叔叔这次回来,还纠正了一个流传久远的错误说法。根据这个说法,在上世纪四十年代,他被国民党的军队抓了壮丁,然后被共产党的军队俘虏,才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战士,才有了他后来的人生道路。叔叔和他的子女们一致否认了这个说法。从他们共同发出的惊讶而又毫不犹豫的大笑可以听出,他们认为这是一种荒唐到极点的说法。但是,正是根据这个说法,我们多年来始终认为,叔叔之所以在部队里最终只做到连指导员这样一个卑微的职位,是因为被俘虏过来的一律是控制使用的,因为他们不是中共军队里的自己人。这是我们认识叔叔人生道路的一个大前提,这个前提却原来是不存在的,真是奇怪。

  有一件事情我也很想问问叔叔,看他对此有无不同的说法。上世纪五十年代某年的那一天,我的奶奶正在院门口坐着晒太阳,来了一位穿军装戴口罩的军人,此人声称他是叔叔的战友,利用回乡探亲的机会来看望一下战友的母亲。这时,围拢而来的村人越来越多,他们围观我那哭泣的奶奶,和那穿军装的战友。我奶奶终于知道了,她多年来以为死了的那个儿子原来还活着,我奶奶拉住叔叔战友的手问长问短,她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这时,人群中突然发出一声喊,要那个战友摘掉他的口罩。口罩被强行除去,这个战友原来却正是叔叔本人。我叔叔想以这种方式知道,他的母亲究竟对他有着怎样的感情,是不是把他忘记了。这个故事流传几十年,成为家族史上的一桩笑谈,它使我叔叔成为一个可笑的人,一个不诚实的人,一个远离了庄稼汉本色的人,一个小心眼的人。我想问问叔叔,事实是否真的如此,但我没问,没问是因为,我认为这个故事基本上是真实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更多关于“远处的叔叔”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