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短篇二题


□ 马卫巍

●马卫巍

  梨花雨

  四喜叔蹲在椅子上不停地抽烟,显得脸色更加阴沉了。他咧了一下嘴,露出了一口黄牙。我听见他“咝”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嘘了出来。四喜叔在发愁呢。梨树刚长了花骨朵,眼看就要开了,这漫无边际的小雨就落了下来,断断续续地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让梨花镇的人们心里都发了毛。若是这雨一直这样的话,花开了怎么授粉?授不上粉秋后在梨树上摘个球?

  四喜叔向我家里看了看,见我坐在门口,他冲我摆了摆手。他家就在我家对面,我们隔着梨花街门对门。我跑过去问道:“做啥呀四喜叔?”他从兜里掏出十块钱说:“二球,替叔打点酒去。”我看了看天气,天空一片阴暗,云彩都连在一起了,黑沉沉的,要掉下来一样,雨丝淅淅沥沥地落着,打在脸上凉丝丝的,我说:“还下着雨呢,怎么去?”四喜叔说:“当然跑着去了,剩下的钱归你。”说着,他指了指桌子上的空酒瓶子。我提起酒瓶跑进雨里.我闻见,雨中有一股梨花的味道,挺湿润的。

  整个梨花镇朦朦胧胧,一切都被罩在雨里了。夜的影子向梨花镇压了下来,镇子就显得有些灰暗,人们开始做饭,炊烟在风雨中四下飘散,夹杂着雨丝在梨花街上缱绻不绝,模糊了我的视线。新生家的酒馆快要到了,酒气顺着雨丝飘出去很远.门前的一口大缸冷清地立在那里,上面盖着又圆又尖的盖子,那是新生家酒店的招牌。我走到门口,冲着里面喊道:“打酒!”每天都醉醺醺的新生跑出来,一见是我,摇着头笑眯眯地说:“是二球啊,怎么,你爸爸刚打的酒已经喝完了?”我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说:“不是给我爸打酒,是四喜叔叫我来的。”新生就说:“这个家伙,咋不自己来,让孩子着凉怎么办?”我就说:“你还是快给我打酒吧,再等下去我非感冒不可。”新生接过酒瓶,摁到酒缸里咕咚咕咚就给灌满了。我心痛得只咬牙根,心说,十块钱还不够酒钱呢!新生接过我给的十块钱放进口袋里,又摸出两块钱扔给我,“赏你小子的,回去别和四喜说啊!”

  回来时,天色已经黑了,雨也有点小,我小心翼翼地提着酒瓶往回赶,走到四喜叔门前,他还蹲在椅子上,瞪着眼睛望着门外发呆。我把酒瓶放在桌子上说:“你慢慢喝吧,我得回家吃饭了。”四喜叔说:“没剩钱吧?”我边走边说:“还不够呢!”

  回到家里,一家人正等着我吃饭。爸爸阴沉着脸不说话,妈妈边收拾饭菜边说:“下雨天干什么去了,作业写完了吗?”我端起碗,碗里的汤已经凉了,我小声说道:“到新生那里给四喜叔打酒。”妈妈就叹了口气,爸爸的脸色也慢慢地平静了。妈妈说:“这个四喜,也够可怜的。”

  我知道四喜叔为什么可怜,他的老婆前几年和来梨花镇贩梨的一个南蛮子跑了,走之前还顺手带走了四喜叔一年的梨园收成。从此之后,四喜叔就变得木讷起来,每天的脸色阴沉得像熟透的茄子。他把力气都下在梨园里了,几乎天天靠在那里,细心地摆弄着梨树。整个梨花镇,就他的梨长得好,卖得价钱高。别人都羡慕得不得了,他却还高兴不起来。

  夜间起了风,雨下得有点密,屋里都被天气浸潮了,飘荡着一丝寒气。我觉得浑身发冷,上牙不停地打着下牙,两手哆嗦得几乎握不住笔。老师布置的作业很多,一时半会是写不完的。我的脑袋嗡嗡作响,困意涌了上来,眼睛都睁不开了。爸爸早早地躺下,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塞满了他响亮的鼾声。妈妈在缝补衣服,她盘腿坐在床头,头斜倚在墙上,显然也困了。我撕下作业本上的一张纸,揉成两个小纸团想塞到耳朵里,这时候,我听见了一丝哭声。是的,是哭声,这种声音隐隐约约地从窗户的缝隙里挤进来,然后悄然地传进耳朵里。我能够判断出,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他在轻轻地啜泣,有时候还伴随着轻微的咳嗽,他在强忍着。过了一会儿,这种声音却越来越大,仿佛压不住,一下子爆发了一样。他缓慢低沉的哭声在梨花街上飘散开来。

  是四喜叔!我听出了他的声音。我推了推妈妈,我说:“你听?”妈妈侧头听了一会,她又摇醒爸爸,爸爸睡意正浓,十分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妈妈说:“四喜在哭呢。”爸爸坐起来听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说:“也许想他的老婆呢。这个四喜,对他那个老婆还念念不忘。”

  “要不你过去劝劝他?”妈妈说道。

  “怎么劝?”爸爸说,“让他哭出来吧,也许会好受些。”

  终于把作业写完了,我迅速钻进被窝里。被窝真是个好东西,一进来就觉得不那么冷了。妈妈关了灯,夜色立刻笼罩了整个世界。我听见爸爸叹气的声音、妈妈叹气的声音,还有四喜叔哭泣的声音,在这些声音的陪伴下,很快,我睡着了。

  天空还没有放晴的意思,依旧阴阴沉沉的,雨点好像随时都会落下来。爸爸也坐不住了,不住地在堂屋里踱步。他一会儿摆弄一下锄头,一会儿又摆弄一下修剪树枝的大剪子。他懊恼地说:“是不是老天爷睡过头了,还叫人活吗!”

  我正在犹豫着是不是去上学。昨天老师说了,若是下雨的话就不用上学校了,可是,现在还没有下雨,只不过天气阴沉些。妈妈说:“你收拾一下去学校吧,要不然又得挨老师批评。”我想也是,收拾了课本准备出门,这时候,天上的小雨又淅淅沥沥地下了下来。妈妈说:“这雨再不停的话,今年的梨树是没希望了。”

分享:
 
更多关于“短篇二题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