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新年旅程


□ 陈华

  又是年终岁尾日,又是辞旧迎新时。

  早早地做了打算,最近的地方先去亚布力滑雪场,那里有我要好的姐妹,早千呼万唤了很多遍,她无数次说滑雪就是飞翔,那种感觉就是征服了严寒征服了世界!

  生在北方没滑过雪,说出来都丢人。

  远一点去福建省,坐飞机,去惠安女的故乡,看看是怎样一片土地,孕育了那样举世闻名贤德的女子,还想去上海,烫头穿旗袍登明珠塔,在明珠塔上用俯瞰的姿态看新年的焰火。

  顺便再去浙江,看冬日里的西湖,是沉睡着还是碧波依然?

  掰着指头算着向往着,假期就来了。

  1月19号下午,我宣布:20号放假。

  幼儿园里连孩子带老师一片欢呼声。

  打电话给娘家妈:我要去旅行!那边妈立马呼吸急促:什么?你一个人去旅行过年?什么时候我的女儿变得这么自私?你公公婆婆今年都七十多岁了,还能过几个新年啊?再说还有孩子呢?这上有老下有小的,人家离家在外的拼了命的往回赶,你却往外跑…….

  三天前她还电话给我说工作不要太拼命了,要学会玩儿学会休息的。

  半个小时后终于含着泪插进话儿:妈,我错了,我哪儿也不去了!

  妈顿了一下:哪儿也不去也不行,我们想了你一年了,和姑爷打个招呼,回我这里。

  委委屈屈给他打电话:过年是出不去了,我一会儿回绥芬河娘家住几天吧。

  他在出差的路上一遍遍电话打回来:哪儿也不许去,我今晚十点到家。

  夹在腋下的包儿掉在地上,像我此时的心“啪”的一声,坠落了。

  县太爷般把他迎回来,个把星期不见的夫妻说不完的话,他厚着脸皮:我出差这么久才回来,你就是尽义务也得陪我几天吧。

  赔着笑脸使用了七十二般媚术,终于得到大赦:明天可以走。

  还没来得及欢呼,他脑袋伸过来:你打算去住多久?年货还没买呢,今年烟花真贵,还买不买了?要不买点鞭炮算了?过年给咱两家老人买些什么?有线电视费你交了没有?还有电费,我们单位年底给补发工资,一万多呢,还有奖金……要不你去买个貂儿吧,你那几位姐妹儿全都穿上了。

  最后一句话给我提了神。钱呐。

  貂儿就算了,近两万块买件衣服,我怕穿上不会走路,再说,姐的气质用不着拿貂裹。

  这两家老人的礼物还有年货还有孩子的新衣服亲戚的人情事份儿是要考虑的,爬起来翻箱倒柜,算计着存折上的数字和将要花出去的数字该是个什么样的比例……耳畔传来如雷的鼾声,抬头看:零点都过了。

  唉,人在红尘中啊,唉,女人在红尘中啊,唉,人到中年的女人在红尘中啊。

  早上和老公一起出门,他奔单位我奔娘家,半路上他又来电话:我说老婆,明晚之前你一定得回来,我们单位同事聚会,一定要带老婆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