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拯救爱情


□ 张小梅

张小梅

《牛郎织女》的人神恋,是穿越亘古传承不衰的一曲爱情畅想曲,《梁山伯与祝英台》为殉情者构建了一个翩然妙曼的终极去处。这两个经历千百年风动云变而没有遗失的故事,一直寄托着前人神话般的渴望。今天仍然脉络清晰地讲述着逆境中的忠贞。从远古起,爱情一直是蕴藏在人们心底一挂温妙绚丽的彩虹,是贯穿文学永不衰竭的动情笔调。

可是,在过去的几千年里,爱情曾经被权力操纵,成为捆绑精神诸绳中有力的一条,被宣教者唾弃为伤风败俗的贪淫;被“贤书礼教,三从四德”严严地禁锢在不见天日的牢笼里。一再制造着撕心的悲剧,刘兰芝的纵身葬怒涛,焦仲卿的芳树缢魂去,陆游的一生凄然,唐婉的幽怨而逝……都在用滴血的哀韵肝肠寸断地控诉爱情之殇。

但是绳索捆不住一颗颗孜孜不倦的痴心,“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向往,经久不衰地贮藏在真诚静好的心里。爱情从来不缺追随者,前仆后继的身影不断向勒在项上的绳索发起冲击,五四运动如滔滔洪水冲毁了固封的牢笼。爱情自由了,带着暖融融的光亮在蓝天飞翔,人们总算可以满脸幸福地谈论它、追求它。然而,美好只是昙花一现,又背过脸去。爱情初被美誉为“永不凋谢的红玫瑰”,刚刚把春色盎然带到人间,来不及满园生香,又让无情的世态挤到了边沿地。爱情落脚人间的短促与磨难重重的漫长,令人耿心不甘。痛心之余,细端世事,无处求索。金钱的无所不能,权力的无限膨胀,使高踞经济之上,危顶上层建筑之巅的爱情高不可攀。平常人在趟过经济的险滩后,已奄奄一息,再也无力向爱情攀缘。即使幸获爱情,受经济透彻洗礼、金钱和权力挑拨的心,早已变异,再也回不到热切静好的原处,只能任凭爱情变味凋零。

详察过去,可能是前人奢求不到,所以对爱情有了亘古不变的忠贞理念。王宝钏寒窑十八年,等来的是薛平贵王冠加冕,自己凤冠霞帔上身,这从忠贞的苦难里修得的富贵圆满,是理所当然的,是被推崇褒奖的。今天二丫寒窑十八年,等来的是置于死地而悯获爱情后,在窘迫的夹缝里爬行。这从背弃的酸痛里拾得的万幸,只是几率渺茫的偶合。谁敢把生命里仅有的十八年明媚押给前路杳杳。是啊,今天一切都险于瞬息万变,准则在动荡,道德在摇坠,谁也定不准自己明天的模样,拿不住明天下脚的去向。当万物失去了重心飘在空中时,固守静好被贬为幼稚和愚蠢。

昨天男人支撑着天地家国,享有精神和物质的支配权,被圈养在家里的女人或锦衣玉食默守寂寥,或相夫教子围着锅台转一辈子。无论高低贵贱都两眼抹黑地虔心等候丈夫的爱情。因为,这是女人唯一的精神花园。今天,女人和男人一样行走于天地,平等地担当起社会的责任。畅然于大千世界,感知着浩瀚博大、世俗深邃,突然明了——人生内涵的丰满富实,爱情只是其中之一。看清形势的女人一改“爱情至上”的可怜,和男人一样放眼世界,用特有的精细审查需要后,有了取舍自由、利弊权衡的选择。现在,女人空前地改头换面,于“男女平等”是一可喜的进程。可是我们固赏的“窈窕淑女”不见了,爱情圣洁的尊严没有了,女人与男人一起齐手并举把爱情推入了灰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