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抢劫


□ 风 马


诗人舒适放下了他高贵的灵魂,靠倒卖羊皮发了横财。几经周折,再次一贫如洗的舒适希望靠运输另寻转机,一场抢劫却改变了他的生活……
那天我正坐在编辑部阅读一本名叫《马克·吐温传奇》的书,有人叫我听电话。
电话吗?
我心想已有好久没人给我打电话了。
电话是从广州打来的。打电话的人说:
“喂,我是舒适,还记得我吗?”
“舒适?好像记得……”我说。
“那好,我明天飞西宁,来机场接我如何?”
“为什么?”
我想说机场那么远让我如何去接,但被打断了。
“明天见,拜拜!”他说。自信而又快乐。
回到办公桌前,我把马克·吐温遗忘在加州的1858年,脑子不停地回忆舒适的相貌,回忆五年前他来编辑部的事。
那天好像是个阴晦的日子。
早晨,我坐在编辑部的窗下,进来两个人,两个人一高一矮,都是蓬头垢面,都是那种令人望而生畏的缪斯的忠实信徒。编辑部常接待这样的作者,所以大家都早已见怪不怪习已为常了。
高个子指着矮个子说:
“这位是舒适。”
矮个子指着高个子说:
“这位是雪人。”
他们拿出一摞诗作请我“指教”。
我读他们的诗。他们就坐在炉旁烤火。他们烤火,小声说话,而我的目光却模糊在那些诗句里,大约一个多小时,仍未读懂。
我说:“对不起,本刊一贯坚守革命的现实主义原则,从未发过朦胧诗。”
雪人就沉默地讨回他的诗,看样子是生气了。舒适难缠些,他说:“我们可是在黄河源头的B县工作的。就为送这些诗,您看……我们若是就这样走了,心情肯定不好……”
“那你说怎么办?”我说。
舒适示意雪人道:“那么我们请编辑大人吃顿饭吧?”
“吃饭?不行不行!”我说。
“一定要吃饭!不吃怎么行呢?”舒适说。
我说:“要吃饭也该由我请,你们毕竟是来自牧区的客人嘛……”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的却是:饭谁没吃过呀?作品不行,吃什么饭也白搭。
舒适于是就挽起我的一条手臂,哥们似地朝外走,朝熙熙攘攘的闹市里走。我因言不由衷而倍感无奈,但脸上却要挂着笑容。结果就走进一家铺面窄小、肮脏陈旧的面馆里。
吃面的气氛沉闷而尴尬。他们把桌上的一碗油泼辣子一分为二全拌进了面条,然后向老板娘要汤,要大蒜,要醋或盐巴……直到大汗淋漓。这样我们就分手了。
自然不会到机场去接舒适。
我觉得自己虽是编辑,虽有为人做嫁衣的高尚使命,可并非是个傻瓜呀。
到了第二天,我仍在读《马克·吐温传奇》,有人叫我接电话,我想,没准是舒适来了。
果然不错。他说:“喂,不想见一见吗?我住在唐古特大厦888号房间,真的好想见您……”
见吗?我问自己。为什么不见呢?我去唐古特大厦见他总比他来编辑部见我好些。再说他毕竟是我们的业余作者嘛。心里琢磨着,就去街上拦了辆“摩的”,屁股冒烟地去拜会这位朦胧的舒适先生。
唐古特大厦是一个神秘的地方。据说刚刚挂上三星级酒店的金字招牌。我走下“摩的”,昂首穿越衣冠楚楚的大厦侍卫的目光,滑过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让无人驾驶的电梯从海拔两千多公尺的高度“更上层楼”。
888号房间的门果然敞开着。
探头一望,靠窗的沙发上果然坐着舒适先生。鸟枪换炮的舒适改变了发型和衣着,但相貌与体形无甚变化。
他从松软的、散发着淡淡馨香的地毯上快步迎上来,他说:“幸会幸会,请坐请坐。”他的口音已有港人味道,举手投足也优雅得体。
本人不擅长寒暄。对奢华和富贵也有小小的敏感。所以落坐后我们又开始面面相觑。
我说:“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他笑一笑说:“没事就不能在一起坐坐吗?毕竟,我还欠您一只羊呢……”他说他已在二楼海鲜城订了座位。“可惜未能同雪人联系上……”他说。
我下意识地在裤兜里揣摸了一下,那里正好有刚领到的伍拾元编辑费和一个月的工资。就说:“高原上有什么海鲜,不如咱们去吃顿羊肉水饺吧?”
“水饺?”
他笑起来。
结果与五年前一样,我又被舒适挽住臂膀来到了一个吃饭的地方,不同的是,这里门厅堂皇,堂皇的门厅两侧是礼仪小姐的甜蜜微笑。
果然是海鲜。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