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后的野象谷


□ 李存葆


书籍是前人留给后人的精神遗言。对于陆地上最大的哺乳动物——象,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是通过图书在心灵上打下深深印记的。“盲人摸象”的典故,盛誉象之庞大;“曹冲称象”的故事,极言象之沉重。这流传千古的“一摸一称”,不仅开启了代代童稚的心智,而且还似乎向人们透出这样的信息:大象不同于虎豹狼豺,是人类最可亲近的动物。实际上,象作为一种复合型的文化符号,早就凝结在华夏文明的篇章里。上古时代,黄帝乘坐的象驾之车,日“象车”;古代,宫廷中贵妇人身穿的绘有各种图案的礼服,称“象服”。汉代宫廷里曾养活着一批“象人”,其职责是同擅长乐舞的优伶,在朝贺或宴饮时,一道献艺。象棋是我国最为普及的传统棋种,古即有之,当今的博弈规则,远在宋代就已定型……
然而,由于大象在我们的视野中早就“淡出”,当今十三亿国人中,虽有诸多人观赏过大象,但那仅是在一些大型动物园里。真正能有幸看到野生象者,恐万不及一。
几年前,云南边防部队一文友在军艺进修时,曾多次向我绘声绘色地讲述过西双版纳的野象谷,特别是野象的那些神奇的故事,曾在我的心海里,溅起过久久难以平静的涟漪。
今年初夏,当我走进西双版纳,探访了这里的几处热带雨林后,便暗自拿定主意:一定要看看野象谷,决不与野生象群失之交臂。
野象谷,位于版纳首府景洪市东北四十公里处的勐养自然保护区内。勐养,西濒纵贯版纳全境的澜沧江。在傣语中,“澜”为百万,“沧”为大象,澜沧江意为“百万大象之江”。
到达野象谷时,已是日暮时分。我与陪同的当地部队文友一起,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沿着谷右侧密林中高架的观象走廊,直奔大树旅馆。所谓大树旅馆,实则是一间间架在大树枝桠间的小木屋。小木屋面积不足八平方米,是用木板篾笆搭成的。屋内两张小铁床之间,安放着一小小桌几;插入屋内的塑料管,可将山泉水导入。这里除了以烛代电外,起居盥洗,倒还方便。大树旅馆下边,从雨林深处流来的湍急的三岔河,在此打了个弯儿后,水势渐缓,形成了一个平坦的河湾。这河湾即是有名的“象塘”。大象有喜食盐、硝的生活习性,象塘水底的泥沙里,含有盐、硝之类的矿物质。大树旅馆的服务员告诉我,只要耐住性情,在此伫留二至三日,准能看到野象,一饱眼福。近半个月来,已有七批野象群光顾过这象塘……
黄昏来了,野象谷笼罩在莽莽苍苍的暮霭之中。朦胧的月光,初闪的星星,不动的藤蔓和树梢,加之偶然传来的几声猿啼鸟鸣,小木屋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那样寂静。正是有了这种寂静,才使我能把全部情感,都转移到对大自然的感知中。
“静坐云生衲,空山月照真”,面对着插在小几桌上的幽幽烛光,我并没有感到孤独。寄身于古树上这狭窄的小木屋,我仿佛觉得更能和雨林中的万千生灵,去进行无声的交流,它们也仿佛在向我讲着各种各样的故事。这些故事,或让我暗自发笑,或令我心生愤懑,我也为它们的命运与遭际而怜悯,而悲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