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法是矩,亦是剑


□ 高小健


《悬剑》是一个讲警察与法律的关系的故事。人们习惯于讲警察是法律的代表,从行业来看,这样的看法不错,但行业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是由人组成的,人填充着这个行业,还组成着社会,行业因为人而与社会发生了各式各样的复杂关系。在法制社会中,法律就是规范人、行业、社会关系的准则。对人好与坏的价值判断不能以世俗的、简单化的、因袭民族道德传统的单向思维去进行,去衡量。处理社会关系的公正原则只有法律的原则,人情只会导致天平的倾斜。这部电视电影的叙事中心是讲说什么是好警察。客观上说明人们对这个问题的判断在今天发生了性质的根本变化,说明了人的观念向法制社会的进步。好警察在我国影视作品中或社会生活中太多了。马天民,是新中国电影中第一个为好警察树立的标准形象。在那个时候,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是好警察的标准。在《今天我休息》中,这个形象显得单一,对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解释也显得过于简单,但那是时代的需要。当然,这个概念在其他作品中被不停地充实,如保卫国家和社会安全、维护法律的尊严、保护公民的各项权利、为人民排忧解难等等。这是以往人们对警察的主要行业认识。但仍然显得不全面,因而缺少了对作为个体的警察的新的社会身份的判断,社会发展需要我们对警察,特别是对警察个体形象的法律层面判断,而不仅仅停留在是非、好坏的道德价值判断上。 《悬剑》就提出了这个问题。
启明派出所副所长赵东,是一个能干的警察,面对持枪歹徒他能迎着枪口上,以他的正气镇住了罪犯,凭他的经验他看出了那是把假枪,否则他也不会去做无谓的牺牲。从这两条,他都是一个有责任感、有很高专业素质和经验的警察。
毕业于公安大学的硕士郑秋敏,是一个新到所里来的民警,职业素质高但尚显单纯。从各方面对赵东都十分佩服。
他们对一起高中学生利用药物强奸女同学案件的处理显示出了他们行为方式的不同,显示了两种对法的理解。
我们相信,如果不是犯罪的男孩关小鹏的父亲关大鹏与赵东的关系,赵东也不会出现问题。可恰恰他们就有着那样一层关系。作为一个人,一个行为个体,在社会中都会有着各种各样的关系,人是有社会性的,这是人类生活的基本特性,马克思早就论证了现代社会与原始社会人的这种根本的区别。法律作为人的自然属性的一种异化产物,就是要约束人的这种社会关系。而对警察这种特殊行业的人来说,对他们的社会关系的约束,就又有着特殊的含义。赵东的问题就出在没有处理好这种特殊含义下的社会关系。他为关小鹏做了假笔录,把人放了。他发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赵东此时对案件似乎做了一种人性化的处理。然而,法律的人性化不应该体现在这里。法律体现的是对每个公民的公平,对违反法律的人的人性化就是对受害者的没有人性,事情就是这样两极。赵东迁就了一边却触犯了多边:受害者的利益、法律的尊严和公正、警察职业的操守和荣誉。
是郑秋敏及时找到了证据,在所长、指导员的支持下纠正了这个错误。但她把自己崇拜的一个警察送上审判席。虽然她曾经经人告诫,不要踩着战友立功受奖。她还是做了。她并没有感到困惑,因为她明白,法律意味着什么。她这样看待赵东:“他是个好警察吗?有时候是,有时候不是。”什么是好警察,什么是称职的警察,不言自明。
编剧为这个论理而设置的剧情相当严密,尽管情节并不复杂,叙事也是单线发展的,但具有一种精神自省的深度,因而有一种内在的张力,使人感到沉重。剧中的指导中的话作为一种精神指向,道出了警察这个行业在社会、法律、道德这三个准绳交结处的特点:一方面是“法比天大,谁也不能把天捅个窟窿。”一方面是“当警察实际挺不容易的”,警察也是人,也会有解不开的结。
剧情的另一个特色是全剧没有一个坏人。每个人围绕着这个问题的行为都有他们各自的动机和出发点,可是做了之后的结果又都与自己的个人情感相违背,陷入了个人情感上的无奈。赵东开脱这个孩子,有一种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原因。他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妻子临产了。他不在家。是关大鹏背着妻子走了十里路赶到了医院,但孩子仍然胎死腹中。为此妻子不原谅他。他应该如何回报关大鹏呢?把关大鹏犯了罪的孩子放了,就是回报吗?他感到疑惑。“不知道这样做是救他还是害他。”但他还是做了。为什么做他解释不清楚。其实他并不是解释不清楚这直接的原因,而是解释不清楚他个人情感的隐衷和他作为一个警察的信念之间发生了什么,他解不开个人情感这个结,他被这个结困住了。但他不想为自己开脱,选择了直面严酷的结局。他是个坏人吗?郑秋敏坚持了原则,维护了法律的尊严和自己作为一个警察的信念,却无情地把战友送上了法庭。这也是一个好人、一个好警察应该做的。关大鹏能够急人所难,帮助了赵东的妻子。作为朋友够了。事后他对赵东说:“谁让你是警察呢,我儿子就是你儿子。”表达了他对警察职业的理解和尊重。孩子出事后花钱既救儿子又补偿受害者,作为父亲在情感直觉上也是情有可原。他也没有做过其他不法之事,从他诚惶诚恐的样子看出他的紧张和不安,没有一丝狡诈和老练,不能说他是坏人。即使是犯了罪的孩子——关小鹏,他少年稚气的脸上充满了悔恨和恐惧。他的犯罪只不过是少年的青春冲动,却损害了他喜欢的女同学,当然他应该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但本质上他也不能说已经是个坏人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