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听胡适校长讲演


□ 艾治平

我第一次听胡适校长讲话,是在进入北大的第二年(1946)金秋十月的北大开学典礼上,地点在国会街北大四院,全校近四千学生都参加了。这天的大会在北大校史或胡适校长的历史上都是值得大书一笔的,因为它是抗战胜利后举行的第一次、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惟一的一次“团结大会”。从西南复员来的北大师生和经过“临大”补习的原在北平的北大学生第一次见面会,真是热情洋溢,一片欢腾。有同学回忆说那天胡先生长袍马褂,我只记得后来几次见胡先生,除夏天白衣西裤,都是穿长袍,未见西装革履的时候。这天胡先生精神抖擞,比他这年实际56岁的年纪年轻得多。讲话沉稳有力,目光环视全场,有时稍作手势。他回顾了北大四十八年来走过的光辉历程,可分为五期:一、从清末戊戌年(1898)创办到民国四年,所谓京师大学堂时代,有人称为“官僚养成所”,其实也是革命思想的中心。二、民国五年蔡孑民先生到校主持,至民国十一年止,为革新时代,“五四运动”即于此时产生。三、过渡时期,不作政治工具,至民国十七年暂时停办。四、民国二十年蒋梦麟主持,其时内忧外患,乱世中的北大,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堪称北大的中兴时期。五、艰苦奋斗共同吃苦的抗战时期,在学术上、教育上都获得很大的成就。接下来,胡适先生表述了他的理想。他说:“我只作一点小小的梦想,作一个像样的学校,作一个全国最高学术的研究机关,使她能在学术上、研究上、思想上有贡献,这不算个太大的梦想罢。”欲达此目的,他指出:“一、提倡独立的、创造的学术研究;二、对于学生要培养利用工具的本领,作一个独立研究、独立思想的人。”他又说:“你们大门上贴着欢迎我的标语,要求自由思想,自由研究,为什么我要你们独立,而不说自由呢?要知道自由是对外面的束缚而言,不受外面势力的限制与压迫,这一向正是北大的精神。而独立是你们自己的事,不能独立,仍然是奴隶。学校当然要给你们以自由,但是学校不能给你们独立,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接着他环顾全场,声音响亮地说:“我是一个没有党派的人,我希望学校里没有党派,即使有,也如同各种不同的宗教思想信仰自由一样,不管你是什么党派,学校是学校。我们没有政治的歧见,但是先生与学生要知道,学校是作人作事的机关,不要毁了这个再过多少年也不容易重建的学术机关。”最后他说,我56岁了,才知道“活到老、学到老,活到老、学不了”这句话的深刻。将结束时,他引用南宋思想家吕祖谦《东莱博议》上的两句话“善未易明,理未易察”这八个字来赠送大家,勉励大家独立思考,“不要盲从,不受欺骗,不用别人的耳朵当耳朵,不用别人的眼睛当眼睛,不用别人的头脑当头脑。”胡适校长那天讲话雍容随和,和后来他多次讲话或讲课一样,似有个简单的提纲,显然有所发挥。那天迎门贴着“热烈欢迎胡校长”,也有“要求学术自由与思想自由”的大标语。那时对胡先生的声望,办学的热忱,执教多年的丰富经验,奕奕焕发的精神,大家都很钦佩,以致几千人的大会场,却十分肃静。我们觉得有这样一位校长才和北大的招牌相配,是引以为骄傲的。
但是,胡适主持北京大学开学盛典对学生勖勉有加仅七十五天后,1946年12月24日夜,美国兵皮尔逊在东单操场强奸北大先修班女生沈崇,25日下午1时许,北平几所主要大学的学生数千人集中沙滩红楼后的广场,高呼“严惩美国凶手”、“美国兵滚出中国”的响亮口号走上街头游行,这是从十一年前的“一二·九”运动以来沉寂许久的古城第一次发出青年人的怒吼声!此时的胡适正在南京。12月30日他匆匆赶回来,和在南京他会见记者时一样,对美国兵的暴行表示极大的愤慨,但对学生罢课,不表赞同;对学生要求美军撤出中国,认为是政治问题,与“法律问题”的皮尔逊事件,“不可并为一谈”。后来在国民党政府施压和教育部长朱家骅一再强调“纯属法律案件”以及外交部长王土杰的劝诫下,1月16日上午,胡适仍驱车去驻北平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五团司令部听取美军事法庭开审皮尔逊;18日又同沈崇父女再到美驻华海军陆战队第一军事法庭聆听。事隔多年后,我从《北京大学校友通讯》(第12期1993年9月)上,看到程树德校友有篇生动的记述:
初夏晚间,我和贾蔚文同学来到胡校长住宅。这是坐落在北平东城一个被分割得不完整的四合院。贸然登门,门房通禀居然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当时正值学运高潮,一般官员很怕招惹我们这样的学生)。我们被引进北屋,一明两暗,入东间屋就是会客室了。靠北墙列有三张沙发,呈品字形,靠南窗是一个大写字台。就在这里,我们两个廿一二岁的青年学生会见了名闻国内外的胡适大师。胡氏总习惯坐在靠东侧的小沙发上,我们则分坐在他的对面和侧面。他身穿淡黄近白色的长衫,黑色皮鞋。初次会面时,他询问了我们的姓名和来意,说这是他“第一次会见工学院的学生代表”,他很高兴,很愿意听听同学们的想法,了解同学们的处境。他的平易坦诚消除了我们的拘束,我俩便慷慨陈词,……我们告别出来,胡送到廊下。……看到的胡适先生是斯斯文文,彬彬有礼的,没有什么名人高官的架子和排场。这间小会客室,人们总是出出进进,比较随便,没有森严之感。著名的胡夫人,也时常在我们谈话中径直走进来和胡适商量些什么事情,胡适对夫人总是和蔼有礼。有一位男仆人给我们端茶,端给胡时他必称“谢谢”。这在当时中国家庭中是很少见的。……一次也是在晚间,我们正在和胡谈话。电话铃响,胡起身接过电话用英语和对方讲话,最后他用英语说:“那么我保留我抗议的权利。”随后,他坐下来对我们说,刚才是美国的通讯社驻北平记者告诉他,沈崇事件的犯人回美国受审,现在可能要宣布无罪释放。看来胡氏有些气愤。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