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房子的故事(小说)


□ 周朝云

  周朝云 男,供职于彝良县志办,副编审职称
  
  每个星期回家,回校时都拖着疲乏的身子,当看到矗立在鲁家坪上那幢红房子时,它在那余辉中泛着红光,那柔和的温暖的红光渗透我的身心,我仿佛看到梅早在那等着我,这红光,就象她脸上的红晕,象万道彩霞飞上天空,把蓝天,白云映得通红。
  这时,一天的疲劳早抛九霄,刚才,脚还象铅一般沉重,现在轻松的飞了起来,呼着风,沐着晚霞,象穿行在云里雾里。离红房子越来越近,我高喊着:红房子,我要拥抱你!
  我走近宿舍,急匆匆地把背箩放下,背上挎包(里面装着从家里带来的吃的东西),飞也似的往红房子奔去。
  星期天的晚上显得格外寂静,也是幽会的大好时机,在红房子旁边的一块草坪上,梅早就站在那里等着我,她背后拖着一条长长的辫子,修长修长的身上,穿着一件兰色镶金边的姊妹装,下身配着条兰色镶金边的长裤,象活观音现世,象一尊雕塑,亭亭玉立地矗立在那里;她那清秀眉宇下的大眼,含情脉脉,闪出那柔和的光,爱人无邪,沁人心扉,那樱红的小嘴,如含着一颗明珠,欲吐又止,笑起来是那样的随和,自然,灿烂。我文质彬彬走到她的面前,把包打开,把妈妈给我烙的米粑,伯娘塞给我的蛋糕……摆出来,我们在这里吃着丰盛的晚餐,晚餐吃完,她放开她那银铃般的歌喉,我拉起心爱的胡琴,幽婉的歌声,伴着有旋律的琴声,回荡在空旷的四野,伴着那流淌的洛泽河水,形成一曲美丽的交响曲。一曲又一曲,梅唱了个够,然后我们坐下来,两双眼睛对视着,默默无语,我从上到下把梅看个够。梅那青春的红晕闪着光彩,她的耳朵、鼻子、尖细的手指……她的每一根头发,每一个毛孔都那样诱人。青春的激情在冲动着我,我真想上前去抱她,亲她,但我又理智的制止了那鲁莽的举动,我们就这样长久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没有说一句话,但心里都在默默祝愿,但愿这美好的时光永远长驻。
  一次又一次,梅的歌声把我召唤着,坐在这红房子旁边的草坪上。
  一次又一次,我鲁莽的举动被心灵制止。
  一次又一次地相对默默无言地坐着。
  一次又一次,我想说“我爱你”,但欲言又止。
  
  一天,那“文革”的风暴吹到了学校,我这读小学被叫做黑崽子,现在又被叫做“黑六类”的“黑人”,又加了个“黑帮分子”,被大字报围剿着,从我的祖宗八辈骂起直到现在的我,随后又被当作“现行反革命”挂上了“黑牌”。没有经受过急风暴雨打击的我,感到终身已完结,更不用说靠读书来成就名利,最简单的,摆脱做社会底层人,丢掉那些来自各方面歧视,这线希望都破灭了,我只能以泪洗面,吞吃着这阶级斗争论种下的苦果。一次,在红房子的草坪上,我与梅坐在一起,这一次,没有了昔日的欢悦,没有了那耳熟的歌唱,我靠在梅的膝上,放声痛哭起来,数落着心中的悲痛。梅理着我的头发,轻轻地抚摸着我,抚慰着我这带血的伤口,用那温柔,甜蜜的话语安慰着我:“云,男儿汉,要挺起胸来,你不是学过高尔基《海燕》吗?在暴风来临的时候,她仍叫着,唱着,高傲的飞翔……”几句话,象一滴滴淋漓的鲜血注如我的血管,象一杯杯甘露,滋润着我的心,象一把火,点燃了我生的希望。我恨我自己怎么这样懦弱,这样缺少理智和见识,梅不仅脸蛋漂亮,骨头也坚硬,心地也高远。她才是须眉,我是弱女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