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闽都逸事


□ 潘德铭

民国三年(1914)初秋的一天,高高的风火墙头刚冒出一缕阳光,从鼓楼街牙道巷的巷口摇摇摆摆走出一个头发稀疏的中年男人,只见他一身蓝色长衫,披着半新不旧的黄马褂,手中把玩一枚寿山芙蓉石雕刻的麒麟,一步三摇,向三坊七巷的方向走去。他迎面遇到一个往日电报局的老同僚,其人外号“夜壶嘴”。他故意装着没看见,也不打招呼,径直擦肩而过。那熟人一脸不悦,一把拉住他的衣袖,说:郑先生,郑先生,郑鉴石先生,哎呀,走路觑天,当心脚下狗屎。嘿嘿,眼高呀,不认识学生啦?

郑鉴石故意假装吃了一惊,问:哎呀,还是你,我哪里敢当你的先生,折寿,折寿。

其实,郑鉴石早已远远看见此人,只是看不惯此人喜欢冷嘲热讽的怪癖,就像躲避苍蝇一样厌恶。当初在电报局共事,他曾与此人一个房间办事。此人牢骚满腹,什么都看不惯,春来花开,就说花味恶浊,针鼻落地,也说打扰了他的睡眠。好像这个世界欠了他很多一样,整天一副苦瓜脸,满心不乐意。话不投机半句多,他们之间貌合神离,极少在一起交心。

“夜壶嘴”看见郑鉴石春风满面,心里酸溜溜的难受:我整日无所事事,要不就呆在办公室做抄写文字的枯燥工作。他一个无业游民,却到处走动,做起鉴定寿山石的营生,即使不能得到车马费和润笔费,也能成为东家宴请的座上宾。他斜睨着眼睛,说:哎呀,很久不见,郑先生都发霉了,在哪里发财?

哈哈,我还能在哪里?就在地球上。

五年前,郑鉴石看不惯原电报局局长妒贤嫉能,任人唯亲,一怒之下,辞职回家,以鉴定寿山石为主业,兼买卖寿山石为生,在三坊七巷颇有名气。大家忘记了他的真名,只记得他的外号:郑鉴石。

“夜壶嘴”假惺惺地跷起大拇指,说:还是你霸(棒),今日,又到坊巷哪一家富人府第鉴定寿山石?顺便带学生打打牙祭。

哎呀……郑鉴石叫了一声,双手抱着下腹部,说:私急,私急,公急不如私急,我要找一个公厕出恭,有闲再和你攀讲(聊天)。说罢,郑鉴石拂袖而去。

“夜壶嘴”哪里不明白郑鉴石脱身的幌子,露出一脸不屑的神色,嘴里嘀咕着,不知道是轻蔑,还是在自我安慰,他对郑鉴石的背影啐了一口黄色的浓痰。

穿过车水马龙的大街,郑鉴石便到了肃威路的路口。总督府的边门走出一个留着平顶头,蓄着小胡子,身材五短,貌似管理账房的中年男子。

郑鉴石习惯性地拱手作揖,不管是什么人,是生疏的,还是熟悉的,无论年纪大小,他都怀有一种谦让之心。他认为,谦让是做学问人最起码的品德。尽管他没有出洋留学,靠读几年私塾,也自觉满腹文墨。他能书善画,尤其喜欢画梅。

矮男人停住脚步,惊奇地望着郑鉴石手中的寿山石麒麟,寒暄几句,笑着说:这位先生,能不能割爱?矮男人的眼睛就像一对琉璃弹珠要射出来,郑鉴石不由警觉地退后一步,问:贵人,莫非也看中我的小把玩?嘿嘿。你已是二百五十个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