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做媒体还是需要专业的人


2008年10月,黄健翔对媒体宣布加盟CSPN,出任CSPN总运营商神州天地体育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副总裁;2010年2月5日 21:54, 黄健翔在新浪微博中写道:“你知道我也在讨薪队伍里吗?呵呵。这年月骗子太多,傻子明显不够用啊。”
  《综艺》:你是在向CSPN讨薪么?
  黄健翔:对。CSPN因为经营和财政的困难,从去年六月份就一直没发我的工资,可能我的工资比较高吧。好像CSPN副总裁以上的高管从去年六月份都停发工资了,去年底好像把别人的部分补发了。去年CSPN节目部门、广告部门走了不少人,我一直等到12月底,听说它第二步融资到位而且给别人发了钱,我才提出解除工作合约的。我之所以在一开始停发工资的时候没有说这件事情,也是考虑到我要是有什么举动,会影响到CSPN第二步的融资。融到资后再提出来也算是同事一场。现在我已经委托律师到北京朝阳区劳动仲裁去讨薪了,据律师所说,前CSPN有六七个员工在那儿集体上诉讨薪,听说广告部门离职的副总只给了2008年的提成,2009年的都赖账。
  《综艺》拖欠你的工资有多少?
  黄健翔:税前一百多万元。
  《综艺》:听说你需要每年给CSPN带来两百多万元的广告收入?
  黄健翔:对。我自己拉来的广告单子已经执行了一多半。实际上我是自带工资在这儿上班,我是对得起他们的。我在经营上对公司有贡献,而且经营的创收大体比我的工资要高,另外我的作用还体现在公司推广、提升品牌、制作节目、带团队等其他无形资产方面,我相当于又干活又创收,现在挺心灰的。我自从加盟CSPN后就减少了其他外出社会活动,降低了自己露面的频率,甚至推掉了其他很多节目合约,乃至于一些赚钱的商业活动。我牺牲的不仅仅是现成赚到的钱,还牺牲了其他能赚钱的机会,现实是如果你一直淡出江湖,大家就不会想着你了。
  《综艺》:在你看来,CSPN融资成功后局面是否会有所改变?
  黄健翔:如果我听说的2000万美金的数字没有假的话,这些钱只够它把所欠的债还清,包台费和欠版权商的钱一年就得一亿六千万元。它不是资金运营周转的问题,而是它让任何一个投资商看不到希望。CSPN至今所有的栏目都没有自己的景区,没有自己的独立演播室,所有的节目都在一个600平米的演播室里找一个墙角,机器一架,抠一块儿图景,搬两把椅子坐那儿就录像了。
  《综艺》:2010年1月18日《绿茵集结号》的节目总制片人已经变成了刘红,是否之前你就已经不做这档节目了?
  黄健翔:CSPN业务方面的决定,以及围绕业务的人事变动都显得很“山寨”,让人不太好理解。我是2009年8月正常休假、轮换,9月份还在做节目,一直做到全运会结束,11月份就没有再做什么事情了。但是节目的团队依然还在,我还在背后继续支持。
  《综艺》:如何看待CSPN这个模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综艺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综艺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