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契诃夫的善良、幽默和遗憾


□ 程鹿峰



安东·巴夫洛维奇·契诃夫是俄罗斯读者最喜爱的一位作家。他生于1860年,1904年病逝至今已过一个世纪,但对他的作品的热爱,不仅俄罗斯人民,而且在世界各国读者中至今不衰。
也许是作家很大一部分作品描写的都是一些不幸的、受欺凌或平庸的小人物,加上我们所见到他的一些肖像,特别是作家晚年的相片,它们多是严肃、面无笑容,稍带眯缝的眼睛显得非常疲惫。因此,契诃夫给人们的印象如果说不上是忧郁,至少是内向、稳重,甚至于颇为悲观。
印象毕竟是印象,实际上生活中的契诃夫个子高高的、外表清秀英俊,性格幽默、愉快,朝气蓬勃,胃口好,吃饭总是香喷喷的,经常有空就与朋友交往。他为人热忱,富有激情,更重要的是他心地善良,待人诚恳,富有同情心。
契诃夫的多年挚友,19世纪末,号称“莫斯科王牌记者”的费拉基米尔·亚历克赛耶维奇·吉利亚罗夫斯基(1853-1935)在自己的一部特写集《莫斯科与莫斯科人》中,写下了与契诃夫交往的情况,写得生动感人。至于吉利亚罗夫斯基的为人如何,他的回忆是否忠实可靠,我们从契诃夫给高尔基的一封信里有这样一段话可以得到证实:“我结识他(吉利亚罗夫斯基)已近20年,我们在莫斯科一起创业,我非常了解他……此人心地纯正、忠厚可靠,在他身上完全找不到某些报人所特有的背信弃义的品质”。现在我们来看一下吉利亚罗夫斯基写的回忆。

《我与契诃夫的友谊》

我初识契诃夫,他是一家小报的撰稿人,为糊口而写一些小文章并刊发在一些小刊物上。起初我们只是点头之交,后来才开始深交。
1884年我婚后,两家也成了朋友。记得似乎是一个星期六,我收到一笔酬金,约有100卢布,我去找契诃夫,因为这笔酬金也有他一份,但为数不大,我为之自鸣得意。
“这样吧,”他说,“明天你在家里烤馅饼,告诉你夫人,我们都来。我把列维坦(著名画家)也带来。”
饭后,列维坦在我的书桌上找到一本纪念册,随即画下了两幅美妙的风景画《月光下的大海》和《白柳》。接着契诃夫也是一位画家的弟弟尼古拉·契诃夫,用红、黑、蓝铅笔画了一个优美的女人头像,契诃夫仔细看了画后说:
“就这么画?就说这头!谁的头?再说这海!什么海?不行,应该画得大家一看就明白画家想表达什么。”
他拿起纪念册,几分钟后一幅画成功了,立即引起哄堂大笑。安东·契诃夫把纪念册给我时说:
“拿着,这是我惟一的艺术作品:我从来没有画过,也永不再画,不然我会抢了列维坦的饭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世界文化》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世界文化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