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双凰门


□ 李 亦

  几年前,我在深圳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住房。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看窗外深圳河对岸的香港,有了一种与从前不同的好感觉。从前我是个深漂,与千万个打工仔一样居无定所,现在我成了这里的市民,有了选举和被选举权。这就是私有财产的好处。在未来六十多年里,它像香港那些大佬的私产一样神圣不可侵犯,六十年后它是不是可以被侵犯就说不准了。这房子给了我平缓的节奏,让我有机会面对真实的自己,在周末或不想让人打扰的时候,我常常关掉手机,把自己游离于这个喧嚣的世界之外。

  星期一早上,我一开手机,一连串未接电话纷纷跳出来.细看却是同一个号码。这个号码共打了98次。在这个号码后面,有我济南房客的电话,这个卖包子的电话我不想回,肯定还是为了买我房子的事,我早就告诉他,那房子我不想卖。可他仍然锲而不舍地打,隔十天半月就打一次,每次出的价钱都比前一次多。他知道我那房子会越来越值钱。我留着房子是想留条后路,深圳待不下去了回去不至于流浪街头。卖包子的电话又打进来,我没好气地说房子早就说不卖了。卖包子房客说,不买房子就不能给您打电话啦,俺都替您候了两天客(他读kei),您不谢俺,还说这种淡话,您在深圳真是不学好儿;您等着,商师傅给您说话。我等着所谓的商师傅,但电话却断了。几秒钟后,那个打了98次的电话号码打进来。

  你是啥人,找你可真不易,在深圳不是当特务做地下工作吧,哪好藏起来不接电话?

  你是哪位,找我有事吗?

  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电话里有了汽车喇叭声。

  你回来一趟吧,电话扯不清!

  我有工作,不能随便请假,有事电话上说。

  这事电话扯不清,咱得当面唠。

  你不是想买我房子吧?

  这事比买房子可大多了,让人知道了咱俩都得玩完。

  在济南我除了一间房子,没什么事。你是谁,能告诉我吗?

  我叫商品粮,我奶奶叫云秀。

  我还是不知道你是谁。

  我说电话里扯不清嘛,你不信。

  我得上班了,你说找我做什么。

  不敢扯,咱们见面唠!

  我挂掉了商品粮的电话,并把他的电话列入拒绝接听的号码。

  二十年前,我住在济南老城区池园。早时候,老城是内城。一个时期里,老城城墙曾是济南的重要交通道路,相当于现在的高架路。城墙和外城之间是宽阔的护城河,护城河连着城内大小几十个泉池,让老城有了几分江南水乡的秀气。池园曾是朱元璋七子德王府地,高墙深院不算,还有著名的王府池子,古色古香,幽雅高贵。到我住进来时,池园已没什么身价,房屋破旧,院落衰颓,当年的显贵气象荡然无存。

  池园是个二进式四合院,我住后院西厢房。西厢房不大,又罩在几棵柳树的垂丝下,显得若有若无,神秘穆然。房外是一条石砌水渠,水渠连着王府池子和大明湖。院子里的人,操南腔北调方言,基本都是外来户,对池园的历史全然不知,甚至对门前名泉王府池子也知之甚少。我刚搬来时是个夏天,见这么一片清透碧水,正要下去游泳,泉池周遭突然有扇窗子洞开,一张瓢脸探头喝道:“作死啊,娌们儿(娌们儿:骂人话,极度蔑视的说法,类似于“娘们”)!”后来我知道,他不让下水是因为池水要饮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