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名符其实的《石头记》


□ 潘德铭

名符其实的《石头记》
潘德铭

《红楼梦》又名《石头记》。据说曹雪芹也是一个石头迷,他画过石头画,写过石头诗。在《石头记》中,他把贾宝玉写成是一块石头幻化而来的。这是一块“大如雀卵,灿若明霞,莹润如酥,五色花纹缠护”的“通灵宝玉”。曹翁在书的开头说,这是女娲补天剩下的一块顽石,被丢弃在青埂峰下,后来,堕入红尘,经历了世态炎凉,悲欢离合,一直到顽石归天。可以说,他是在写一块顽石的故事。而寿山石,传说也是女娲补天时遗留下的石头,其质地玲珑剔透,温润如玉,与“通灵宝玉”有相似之处。何不就以寿山石刊刻《石头记》?既切题,又合曹翁嗜好,更能体现《石头记》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这就是陈国煌、邓淑仪伉俪创作寿山石书画刻《石头记》的初衷。他们以刀代笔,以石为纸,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历经十三年潜心耕作,在同行陈以德、陈悦的同心协助下,终于大功告成。
篆刻艺术是从古代印章脱胎而来的,而寿山石篆刻艺术以它方寸之趣,给人在精神上带来赏心悦目的美感。陈国煌夫妻自幼深受传统文化的熏陶,崇尚文学,酷爱书画篆刻艺术,与八闽瑰宝寿山石结下终身不解之缘。在创作《石头记》时,他俩娴熟地把握篆刻艺术的“四法”,即章法、字法、篆法、刀法,以特有的“四趣”来体现名著的文化精髓:精心布局,营造意趣;巧以篆字的结构、线条,体现形趣;依仗深厚的书写艺术功力,提升书趣;以刀代笔,显示笔趣。他们巧妙地把握章法和刀法之间的辩证关系,将抽象的“理”与“法”,和形象的“情”与“趣”融为一体,通过合理的想象,使作品赢得最佳的艺术感染力。

这一套《石头记》书画刻作品,是在数千方上品的寿山石中,精心挑选出868方组成。仅以石材而言,几乎涵盖了寿山石的名贵品种,不仅有田黄、艾叶绿,还有挖掘已尽的罕见石种。在整个作品中,曹翁的八十回文字皆以繁体直排,富有古典书卷气。镌刻红楼人物六十三人,个个栩栩如生。尤其是“红楼十二钗”线条柔美,婀娜多姿。整个作品天趣、意趣融为一体。图文并茂,相得益彰。
陈国煌夫妇珠联璧合,各有所长。陈国煌擅长“二王”以及郑板桥六分半书,笔力矫健,讲究章法,气韵贯通。古人云:“大印难以小印,大印之细文者尤难,字多者难,太少者尤难,全在力量。”《红楼梦》的版本有两大系统,字数繁多。他们依据流传至今的八十回脂评抄本为篆刻版本,单单刻字,就是一个庞大的艺术工程。为了使篆法、笔意更加贴近原著,陈国煌纵观历代残碑断碣,取其精华,使作品既有书法味,又富有金石趣。从某种意义上说,篆刻的成就比书法还难。前人把书法艺术引进寿山石篆刻,开拓了寿山石艺术形式美的表现力。然而,正如书论所说:“有功无性,神采不生。有性无功,神采不实。”可见,功夫在篆刻艺术领域显得尤为重要。人们要借助放大镜,才能看清楚这一套《石头记》的微刻文字。其笔法严谨,气韵生动,体现了作者扎实的篆刻艺术功底。邓淑仪擅长梅兰竹菊画,运刀流畅,意态多姿。她凭借画理,在构思作品时,以东方女性特有的细腻,驰骋想象,在寿山石上展现原著的意趣和情趣。《红楼梦》写人的技巧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塑造的人物个性鲜明,具有多重性格,打破了以往小说写人类型化的特征。这也给她提供了一个广阔的想象空间。在雕刻红楼人物时,她根据石头的色泽,纹理,以精雕细刻的工夫,镌刻不同的人物形象。并注意人物的个性化,通过石材天然的颜色、质地,烘托人物特有的性情。如,女娲的雕刻,她就根据石头鲜红、润泽的质地,表现了女娲补天时热烈的场景,令人浮想联翩。为表现大观园里的梅、竹,她触景状物,把“刚”与“柔”统一起来,创造出了“刚健”和“婀娜”的风格。他俩配合默契,让作品上的文字布局、篆书线条、刀法运行所构成的韵味、格调,融会成一部气势恢弘、诗情画意的石头乐章。
寿山石书画刻《石头记》是精神和物质文明融洽联姻的宁馨儿,几乎达到了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结合。在石头上看《石头记》,别具一格,这是一种具有丰富多彩的审美情趣的阅读,不仅可以领略贾、史、王、薛四大家族波澜壮阔的兴衰史、男女主人翁贾宝玉和林黛玉起伏跌宕的情感纠葛,还可以领略这一文学巨著赋予寿山石艺术的无穷魅力。从具象上说,这更是一部名副其实的《石头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