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卢梭的病:医学与史学的综合解读


□ 徐前进

  摘 要:如何理解卢梭的病?在有关哲学、宗教与思想观念的论述中,卢梭的思想是独立的,无关乎身心病痛;而在医学研究界,病痛与思想又是分离的。根据历史文本中卢梭病痛的描述、叙说,参考法国医学史的研究,可证实卢梭患有急性间歇紫质症,病发时表现为腹部症状(胃胀、腹痛)、神经症状(耳鸣、痉挛)和精神问题(抑郁、妄想)。18世纪的医生难以诊断,卢梭由于反复发作的病情而受到误解。《爱弥尔》出版后,他的宗教观受到天主教会的责难,颠沛流离、 生活窘迫,于是患上被害妄想症。卢梭的思想由启蒙向浪漫风格的转变,以及他去世后多变的历史形象与其身心病痛有关。

  关键词:卢梭 启蒙 紫质症 被害妄想症

  卢梭生于1712年6月28日,300余年来,关于卢梭的争论一直未断,启蒙、浪漫、平等或极权等思想流派都将其视为旗手。这是大历史中的卢梭形象,此外还有一个在痛苦中艰难度日的病人形象。生前,卢梭饱受疾病之苦,但由于当时医学的局限而未被同代人理解。1778年,报刊纷纷推测卢梭去世的原因,《伯尔尼杂志》和《瑞士新报》归于肾绞痛, 《百科全书报》 和《秘密通信》)推测是脑血栓引起的中风。法国大革命时期,读者热衷于解读他的政治理念,忽略了其健康问题。19世纪,浪漫派根据《忏悔录》理解卢梭,于是出现“浪漫病”现象。之后,史学家、精神病医生和外科医生对他健康的关注不曾间断,但难有共识。这一问题成为卢梭的同情者与批判者论战的依据,前者以身体病痛为他辩护,维护卢梭作为启蒙思想家的尊严;后者以精神错乱来贬低他。双方相持不下。1912年卢梭诞辰200周年以来,卢梭的思想成为单纯的学术问题,研究方向有所转变,即使不是出于同情,至少为寻求公正,对卢梭疾病的思考摆脱了“两个卢梭”的论战模式。

  一、提出问题

  1763年1月底,卢梭在瑞士汝拉山麓的莫第埃( Motiers-Travers)避难,他的病又发作了,不能招待客人,只能卧床休息。这次发作比以往任何一次都严重,他觉得生命将尽,遂留下遗嘱:“这个怪病折磨了我多年,它与同一类型的病是那么不同,(死后)请医生解剖病灶。为方便手术,我附上病情描述:二十年来,我患有尿潴留症……排尿的障碍在膀胱处,导尿需要更长的探条……淋浴、利尿剂等只会加重病情,放血法也没有疗效。”慕名来访的客人也察觉到卢梭的病情。1763年10月,魏格林(Wegelin) -行来到莫第埃,卢梭谈起长期折磨自己的病。1764年12月,苏格兰青年博斯韦尔( Boswell)游历瑞士时路过此地,他看到卢梭坐在椅子上,病痛缠身、精神萎靡,便怀疑他得了忧郁症。忧郁症在18世纪后期已被视为精神疾病,病人固执地陷在一个想法里,对外沉默不言。此外,1762 1769年,瑞士的第索(S. Tissot)医生为卢梭治病,了解各种症状后为他的忍耐力而感到震惊。

  由于1762年出版的《爱弥尔》冒犯了天主教会,1765年的《山间来信》又触怒了日内瓦贵族权力机构小议会( Petit Conseil),卢梭遭到讥讽、辱骂,甚至是火枪的威胁。在欧洲大陆难有容身之处,只得在休谟的帮助下于1766年初至1767年5月去英国避难。期间,卢梭的病再次发作,房东达文波尔( Davenport)时常来探望,记录了病情:1766年5月,健康良好,待人和蔼,晴天到周围散步,采集植物标本,雨天在屋里写作,或弹大键琴;6月底,病痛发作,“反常的状况经常出现,性情起伏不定”;8月底好转。

  1765年,卢梭开始写《忏悔录》,先猜测是膀胱先天畸形,尿道里有结石,医生用探条疏导后排尿依旧困难;之后又将病因归于肋膜炎、咽喉炎,或癌症。总之,他被病痛折磨得“死去活来,以致与死神面熟了”。由于《忏悔录》是去世后出版的,所以生前很少人了解卢梭的病痛,他常向友人抱怨,论敌却认为他性情乖戾或在哗众取宠。医生特罗尚( Tronchin)说他为傲慢和猜疑所困扰,“无论到哪里,两个魔鬼如影随形”;伏尔泰更不留情面,1764年在匿名短文《公民的感受》中讥讽他是个疯子,还患有性病。这篇文章在法国的“文学共和国”(Republique des lettres)里流传广,非议也多,卢梭从此背负着伦理的十字架。18世纪的人刚刚摆脱中世纪麻风病的集体记忆,又陷人性病的恐慌中,于是对这一问题的谴责格外激烈。

  卢梭的去世也与这种病有关。1777年夏天,早期浪漫派作家圣一皮埃尔( Saint-Pierre)陪他散步,目睹了他病发时的痛苦:剧烈呕吐,胆汁都吐出来,(身体出现)神经性抽搐。之后一年,病情持续恶化。1778年7月2日,卢梭五点起床,七点散步归来,喝过加牛奶的咖啡后又出去,八点回来,胸部剧烈疼痛,里面仿佛有锐利的针,头部不适,像要被撕裂了,妻子瓦瑟(Vasseur)扶他上床,一会又扶他下床,11时左右,卢梭倒地后去世。次日,李尔丹(Girardin)请了五位医生解剖遗体,由三位外科医生操作,两位医生作见证。结论如下:下腹部器官正常,肾脏和膀胱没有炎症;头部有积液,身体其他部分正常;死因是严重性中风。

分享:
 
更多关于“卢梭的病:医学与史学的综合解读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