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夜的边缘踮起脚尖


□ 江南雪儿

  夜晚如水,倾覆而来。没有光,我们会有窒息般的迷茫。循着一缕思想微光,我如背负铠甲的水兽,爬伏到岸上喘息。刺猬般荆棘脱落于夜光褶皱里,鱼鳞片状面具收拢成柔软的面膜。夜以包容收复我的桀骜,我回归零姿态,潜入到自己的夜色深处。
  
  广场
  
  广场,一个与城市相关的词条:面积宽广、道路枢纽、人流集结、人文景观。集中一切非官方意志,为“平民”所拥有。广场,公众聚会休憩的空间;广场,个人舒展心境逃离喧嚣的所在。
  夏日广场上,总有故事和人潮在夜幕下涌动。我和朋友在这个城市新建的市民广场上散步,星光暗淡,彩灯迷离,我们说着社拉斯的《广场》和她关于写作的孤独,看人潮如繁星闪烁,似时间流淌,热闹而孤独。其实,生存和写作一样,心境和时空一样,充满孤独和粗野,对付它们唯有耐心和顽强。我们聚集到公众中并不是取暖而是烛照。古往今来的孤独属于通用版本,漫及一切无处不在。此刻,置身在广场中,我相信这样的孤独在被时光蔓延在被我承接。他们看见的是光影和声色,而我们是在聆听,聆听每个游动黑影內心的尖叫——那是绝望、欢娱、松懈与释怀的纠缠交集。
  夜幕下的广场,有影子梦幻般飘溢。滑冰、散步、走动、交谈,或者默默无语。人群像演员,卸下白昼面具,放逐真实自我,还原原初的心,让自己不认识自己,让谁也不认识谁。曾经,有人问杜拉斯为什么写《广场》,她说她想听巴黎街头广场上人们谈话。广场上,一个人在观看众生,看所有人伴随时光流转,这是奢侈的艺术享受。我说的是,能这样观赏,她在精神上是足够富饶的。杜拉斯钟情于广场上像猎手在捕获,她孤独并富有。而我对广场是陌生的,那些仅仅知道名字而没接触过的广场,对于我只是一种知识贮备。诸如古希腊普南城的中心广场、意大利锡耶纳城的开波广场、罗马的圣彼得广场、卡比多广场、威尼斯城的圣马可广场、巴黎的星形广场和协和广场、巴西利亚三权广场,等等,它们是遥不可及的朋友,不如北京天安门广场给予我以瓷实感。多年前,我随母亲去北京游玩,凌晨3点经过天安门广场。在华灯笼罩下,广场寂寞无声,有一种大海般的浩瀚和平静。很多次,我窃以为,那是属于一个人的广场。而现在,我在写广场这个词语,努力追忆着意大利某个画家对广场阴影的抽象处置,也搜索着俄罗斯某位诗人,踏雪经过克里姆林宫广场吟诵的某段诗行,但它们的意象一闪而过,被现实而在场的市民广场所覆盖。来自內心的亲切和皈依——我需要一个广场,一个能让我徒步夜行的平展空间。
  在设定的时间里,工作人员维持着秩序,把人员聚栊到线外,霎时,音乐喷泉开启。在巨大的水花绽放中,我的朋友兴奋异常,她像孩子一般想冲进水柱里去,让水花洗礼,让刺激来临。她说,她要到水花绽放的內部去,到中心地带去,她要从内部看外围,她想知道,那会是个什么样子。没有人呼应她,她的内心花朵瞬间熄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