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开往来宾的绿皮火车


□ 风流云散

  一回头,竟然恍惚起来,十年了,那趟来宾连接合山的绿皮火车再次驶进我的记忆。

  那是一列不长的、老旧的、客货混搭的、内饰残破不堪、喷着黑烟而慢悠悠绿皮火车,尽管如此,它载过我一段阵雨般的爱恋。

  那是一个分不清喜欢和爱的暑期。青春期的荷尔蒙催生出一段傻逼而纯情的故事,只是短暂得似一场急促的雨。

  那天的影像斑驳、零碎、模糊、悸动……

  哼,公共汽车招手即停算什么啊,我们来宾还有可以招手即停的火车哩。

  呵呵,你又吹牛骗小孩啊,才不信你呢。

  小菲的马尾辫又晃了几下,煞是好看,明亮的眸子湖水般纯净,她的笑,总是那么好听、悦耳,让人回味。

  你可以不相信,但我可以带你去坐一回。

  真的么?她天真的样子很无邪。

  当夜,我提着一条扁盒“三个五”找到龙哥,告诉他,我很喜欢小菲……或者尽管这一切只是个梦。

  龙哥缓缓的说了,我们开火车的原则是不可以这样的,不过呢,这条线就那么一列车返往,嗯,我要跟列车长沟通一下,选个点停车可以,可总要有人给你们开门吧?上车了我再给你带一条三五,求求你大哥。小菲后天就要回深圳了。

  呵呵。他燃起一支很呛的“总督”香烟,烟飘渺的散在他的笑意里。

  华侨的柑子园都给剑麻围得很好,清晨的阳光打在小池塘里,清楚地看见小鱼儿在荷叶间游荡,那些乡间小路并没有那么难走,空中飞舞的有蜻蜓、蝴蝶、还有肆意鸣叫的小鸟,还有小菲雀跃的身影……

  漫不经心地来到我和龙哥约好的土岭,坐在草地上看风景。

  没上车前我一直忐忑着,我不希望这只是一个玩笑,或者仅是一个谎言。

  远远地听见火车的汽笛声了,我们站起来一起挥手……

  喘着粗气的火车稳当的停下来,客车厢门也开了,我们充满惊喜的上车,那刻我记得,是小菲拉着我的手跑过去的。

  带着幸福得要窒息的感觉,随她拉着我的手在车厢里找位子,手心却已满是汗。

  就两节车厢而已,客人稀稀拉拉的,印象依稀的是,一位大嫂座位下有两只鸡,偶尔还扑腾两下,有嚼着甘蔗的孩子,有靠窗边吸着烟的毫无表情的老头……

  混在火车轰隆轰隆的声音里还有:冰淇淋啦、冰淇淋啦,两块一个,五香粽子,块五一个……

  小菲撕着她未曾见过的鸡爪果,一边兴奋地说着她大学里的事情。我欣赏着她的美貌,静静地听着她讲叙她觉得有趣的生活。

  坦白的说,当时合山是个乏味而无趣的小城市。

  当然,这天真快乐而漂亮的姑娘让这一日游无比欢乐。以致于她拉着我的手时,我觉得那电厂大烟囱都如此雄壮,喷着的黑烟那样的婀娜多姿。

  傍晚的返程是来时的车,来时的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