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不是个正式人


□ 火 夫


我就奇怪,自己并非三头六臂,既不能腾云驾雾,又不会七十二变,既没进驻天堂,也没居住地府,我也是爹娘生父母养,该长头的地方也长着颗脑袋,该生四肢的地方一条儿也不短缺,手是手脚是脚,胳膊是胳膊腿是腿,就是该遮羞的地方也不缺少那个零件,你说,我咋就不是个正式人呢?要说,这像是一个世界级的笑话,但绝非故国幽默。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正像一首歌中所唱:“上下五千年,受苦又受难”,今天你仍不敢问一句:“我从哪里来?”不仅母亲羞红了脖颈,父亲的尴尬更是如骑虎一般。这是因为国教的“虚伪”忤逆科学,代代相传又积习难改,说真话岂能不如鲠在喉。其实,“你从哪里来来?”不就是父亲的一次放浪,母亲的一次希望,一个精子与一个卵子的奇妙结合,在母亲的子宫中孕育成胚胎,又经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自你钻出母亲的产道后,即诞生了一个伟大或渺小的人类后裔吗?生育是无所谓神圣也不可耻,只是一种自然生命繁衍现象的存在。
我就是从母亲的产道而来。诞生于公元1954年5月22日6时左右。按《麻衣神相》的说法:生在卯时弟兄多。偏偏我是独一个。难道我真有与众不同之处?可气的是,母亲说我出生后哭声也震天价响。我就后悔,当时为什么不“咯咯”一笑免于流俗?斯时,我们是太原市的市民,居住在柳巷街小濮府甲字2号。父亲是山西省卫生厅的一般干部,母亲是厅里幼儿园的一般职员。我们家是于旧社会迁居省城的。几十年相安无事,便以为城市之根已虬蜷愈深。不料历史之车轮并非由人民推动,伟人之指挥棒即如羊鞭。一会儿包围城市,一会儿上山下乡,咱老百姓遂成了飘飞的白云。“六二压”来了,一般者即成为虾米享用的浮游物,在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游戏中,忽忽悠悠忽忽悠悠我们便回到了父亲出生时那个贫瘠的山村。
脱去了“市民”那件较为优惠的外衣,霎时成了赤条条无牵挂的农民。当年的我们便在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地等待着:炎炎烈日的亲吻,习习寒风的拥抱,还捎带开拓肠胃忍饥的艺术。也是风云难测,世事难料。忽一日又一伟人要拨乱反正,“六二压”下去者便有望回升上来。我想这就是冤了的平反,错了的改正,这就是“大快人心事,粉碎四人帮”哪!只可惜,咱自个儿却无意犯下年龄自然增长的错误,失去了这个很想抓住却滑溜溜逃脱的机遇。
咱也是吃人饭长大的。曾想过“知识改变命运,学习成就未来”。12岁便自背铺盖卷外出求学。在一天三顿玉米稀糊汤的饥饿考验中没有退却,在冰窖似的脚地卧睡过两个冬天,还咬牙忍受了酷暑和蚊虫的施虐,都只为一个简单的目标:有朝一日也穿件像样的衣服过过“人”瘾。但是,我特恨这个“但是”,它总在人们向往美好前景的时候,突然间掉头溜弯,一下子便让你碰个头破血流。有时它折磨得你已心灰意冷,却又猛一下让光明跳将出来,告诉你“生命是连续不断的死亡与复活”(罗曼·罗兰),让你气也不是,乐也不是;只好自嘲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发一声好死不如赖活着的叹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