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的出口


□ 崔美兰

  阅读与写作可以让我拥有纷杂又无畏孤独,可以身怀悲悯而信任奇迹,文学是让人学会和自己内心交流的一种方式,这种与自我对话的方式是非常珍贵的,也是非常动人的。

  关于文学,我一直怀揣着梦想,寻找着某种格外的意义,渴盼着通过文学得到我所羡慕的一切。所以总想获得某种独门秘籍,得到“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顿悟,拥有哈利·波特手中可以点石成金的“魔棒”,学会关于写作讨巧的方法,获得阿里巴巴式的咒语,找到通往文学圣殿的捷径……我想,每一位文学爱好者都有过这样的希冀吧。

  在鲁迅文学院,学习了四个多月,聆听了近五十场讲座,这个大师传道,那个教授说经,许多博士生导师解惑,好像一下子灌得太多了,有些不知所云的感觉。越看别人的作品,越不敢写了。

  有位哲人说过:应该把作家想象是在一个镜子的长廊中迷路的人,哪里没有自己哪里就是出口,就是世界。走出这个文学的圣殿,我好像懵懵懂懂地看到了出口方向的一丝光亮。在鲁院,面对面地聆听了很多名家的讲座,感受他们成为名家的经历,分享他们对文学的敬仰,吸收他们在写作中的感悟,了解许多批评家、评论家对当代文学现状的分析、理解和判断。似乎每一堂课都好像是走向出口的一面三角旗,迎着风的方向,招展着文学理想的意志……

  许多名家在年少时就有很多生活经历的储备,这些储备为他们日后成为著名作家奠定了扎实的底蕴。比如陈忠实,比如阿来,比如路遥等,许多关于环境的、地域的、风俗的、外在的东西给他们带来历史性的、甚至是使命性的思考,为他们的阅历增加了许多成为名家的最初的原始材料。当然这并不是成为名家的唯一理由。如果文学总是贴上功利的标签,那么写作所传出的价值是否值得信赖,如果写作的价值不被自己由衷信赖,并有力坚持,在困难时候不轻易放弃,这样的写作会有多少内在的真挚?没有内心的真挚,又何来诚实的写作?

  所有的写作从来就没有成品的模式,也没有完美的典范,更没有标准答案。写作应该是一种自愿承受的长途旅行。对于一个执着的文学爱好者来说,文学不是奢侈品,而是必需品。文学梦想是对生活的支撑与平衡,但所有的梦想在最初的时候因没有成本而显得缥缈,甚至显得廉价,但过程中索要的昂贵的代价却是惊人的,是要从轻微的折磨到痛苦的挣扎,从短暂的自得到长久的自嘲,从自傲的标榜到自我的蔑视,所有这些都是文学成长道路上所遇到的必然要经过的风景。

  事实上每一个人如果没有“十年功”的修炼,永远得不到“一句话”的顿悟。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写作不是擂台,写作首先是一种文字爱好,其次是一种精神事业,层次再高一点就是文学责任和社会使命了。文学的美妙之处可能是由于大众的认同所带来的名和利,但这是暂时的,文学的更可贵之处是它没有终点,它可能是一种漫长的自我教育过程,一种愉悦的精神成长经历,一种悠然的心灵陶冶方式,一种超脱的灵魂自救渠道。文学不像舞蹈或者体育,不管本人多么有雄心壮志,多么孜孜不倦,必然有一个下降式的抛物线,当他们坚持到衰老的晚年,还能有动人的肢体表达,那毕竟是少数,而写作本身却可以有一种披荆斩棘的坚持,有一种永不放弃的坚守,有一种浑然天成的豪迈,有一种自我救赎的超越……比如巴金,比如冰心,比如季羡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