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网络家庭的理论和经验研究


□ 王跃生

  摘 要:网络家庭是诸个父系血缘关系家庭的集合体,网络家庭分析是认识家庭之间关系形式和状态的重要视角。网络家庭的形成原则一是以直系单元家庭为主、旁系单元家庭为辅,二是以父子、兄弟单元家庭为核心。网络家庭之“网”产生于“本家庭”的分化,由此形成“支家庭”,本—支单元家庭关系得以建立。河北省三县调查表明,农村60岁以上、且有子女的老年人超过80%生活在网络家庭的单元之中。近70%的网络家庭由3个以上的单元家庭所组成,并且90%以上的单元家庭在同一村庄之中。这一方面说明目前农村家庭有较高程度的分解,但另一方面也显示出网络家庭第一代老年人居家养老的照料资源是比较丰富的。随着农村中青年进城务工现象增多,聚村而居的网络家庭单元数将减少;子女数量减少也将使网络家庭单元数降低,农村的社会养老福利制度、保险制度和相关保障措施亟待加强和完善。
  关键词:网络家庭;父系家庭;单元家庭;本支家庭
  
  网络家庭是一种家庭联合体,它由若干具有血缘关系(或拟制血缘关系)成员所建立的经济相对独立、生活自成一体的家庭单位所构成。网络家庭最能体现血缘家庭之间的关系方式和状态。不过,网络家庭的关系水平和功能在不同社会环境和发展阶段也有差异。中国当代农村正处于社会转型初期,网络家庭的传统关系方式依然保持着。但农村人口就业的非农化比例和向城镇迁移流动的频度明显增加,使网络家庭的传统功能发挥受到限制,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在当代家庭研究中,网络家庭分析比较薄弱:网络家庭的定义尚显模糊;对网络家庭理论、网络家庭内部成员的关系形式、状态和网络家庭的功能表现也缺乏深入分析;建立在网络家庭基础上的调查也比较少见。有鉴于此,本文拟作一初步探讨,以期有更多的家庭研究者关注这一问题。
  
  一、 网络家庭的概念、特征和范围
  
  (一)相关研究说明
  与“网络家庭”相对应的是“个体家庭”,后者在家庭研究中所受关注较多。不过,也应看到,尽管网络家庭的系统性研究较少,但也有学者对与之有关的问题做过分析,提出一些具有启发意义的概念。
  一是“联邦式”家庭。按照庄英章的定义,“联邦式”家庭为若干小家庭围绕着父母这一中心所形成的大家庭。他以中国台湾地区为例说明“联邦式”家庭的特征:各个小家庭成员不同居但保持密切的接触,在经济上不共财而通财,保持高度的合作;父母的作用是居中协调和联络,更是感情上的中心。完婚后的兄弟因工作不在一地不得不分居,但事实上他们并没有分家。在村民看起来,他们还属于一个大家庭。值得注意的是,庄英章把这些“联邦式”家庭与其他小家庭并列,使其形成一个单独的类型。如他将台湾农村(社寮)家庭分为核心家庭、主干家庭、扩展家庭及联邦式家庭(注:庄英章:《台湾农村家族对现代化的适应——一个田野调查实例的分析》,《民族学研究集刊》1972年第34期。)。
  二是“分合间”家庭。胡台丽以中国台湾地区的家庭为分析对象,提出这一概念。她将父亲在世与子媳分炊、分预算但不分财产(实际主要是住房和土地)的情形称之为“合分间”家庭。这种家庭是台湾的农工业环境与传统家庭理念交互作用下的产物。首先,土地改革使大多数农家取得田产,是家庭“合”的基础,工业化第一阶段子、媳离村工作是“分”的肇因;工业化向农村扩展的第二个阶段“分”的趋势稍微缓和,但由于小型农村工业不稳定、儿子经济能力增加以及媳妇地位提高等因素,子媳即使留在村内,仍然“分随人食”。即父母、子媳居住地的分离已不是分炊、分预算的主要原因(注:胡台丽:《合与分之间:台湾农村家庭与工业化》,载乔健主编《中国家庭及其变迁》,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暨香港亚太研究所,1991年。)。
  三是“家庭网”。潘允康和林南对此这样定义:家庭网是指有亲属关系的家庭之间所组成的社会网络,就多数情况而言,它是由可能组成联合家庭的几个独立核心家庭组成的一种特殊的社会组织,具有特殊的结构和功能。“家庭网”源于亲属关系,而区别于其他社会网,其间具有较密切的关系和较强的凝聚力。现代“家庭网”中的各个家庭是相对独立的。在保持各自独立生活方式的前提下,以日常生活中的频繁交往和相互援助为其主要特征(注:潘允康、林南:《中国城市现代家庭模式》,《社会学研究》1987年第3期。)。
  在我看来,“联邦式”家庭和“分合间”家庭内部尽管存在没有分割清楚的“共财”或“祖产”,但已经分爨、分居成员的工作收入和日常消费是各自独立的,亦即现时各自创造和积累财产的隶属界限是清楚的;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居住和日常生活单位自成一体。因此,这些相对独立的小家庭并不存在定义上的困难。将其视为一个家庭“联合体”是可以理解的,但若把存在某种“财产”联系的诸个小家庭定义为一个与其它家庭相并立的家庭形式,则显得勉强。实际上,庄、胡两位学者所论我国台湾的情形在大陆同样存在,并且不限于当代,传统社会也如此。先分爨、分居生活(这之后所得收入归各自掌握),过若干年后再分家的做法在民间社会并非个别现象(注:王跃生:《20世纪三四十年代冀南农村分家行为研究》,《近代史研究》2002年第4期。)。我认为,从家庭类型上看,分爨的意义要大于分产,即原有家庭成员一旦分爨、分居和分收支,就已经不属于“同一个”生活和统计意义上的家庭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