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捕蛇者说


□ 刘国霖

新捕蛇者说
刘国霖

大多数的人都怕它,尤其是怕被毒蛇咬一口,因此见了蛇都退避三舍。可并非人人如此。赵老大就不怕蛇,他一生有两大乐趣:一是抽烟,二是玩蛇。抽烟我就不说了,就说他玩蛇吧。
赵老大祖上三代都以捕蛇为生。小时候,他就跟着父亲布蛇夹,下蛇药。闲着没事儿,他经常从蛇笼里挑出一条蛇自己玩耍着。也怪,他捉蛇,蛇不咬他,反而像中了邪似的在他的面前俯首贴耳,像狗见了主人一样顺从听话。那时,正赶上国家三年自然灾害,吃了上顿愁下顿,经常揭不开锅。赵老大没饿着,他家有蛇吃。那年月,真够有口福的了。只要他饿了,就从笼子里挑出一条蛇,生吞活剥,像吃甘蔗一样香甜地吃下去。无毒的蛇他吃,有毒的蛇他也吃,照样平安无事。真可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了。
烤蛇吃是赵老大的拿手好戏。特别是挨饿的年月,能品尝到他的烤蛇肉,不仅是美味佳肴,也是一种热烈欢快、颇具情调的恩赐了,深受伙伴们的欢迎。
他烤蛇肉的方法很奇特:先拢一堆火,把打死的蛇用野草叶子包一层,再用黄泥包裹好,包裹成一个西瓜大的黄泥团子,扔到火堆里烧。那时,我们眼巴巴地瞧着火堆,时不时地问赵老大何时烤熟。当赵老大从火堆里把已经烧得龟裂的黄泥团子拨出来时,伙伴们都围拢观看。当他把泥巴敲掉,欲露出蛇肉时,伙伴们不时发出阵阵欢呼声。特别是他把蛇肉剥出来时,散出缕缕诱人的香味儿,伙伴们不禁馋涎欲滴,食欲大振。接着,赵老大把油汪汪的蛇肉掰成许多小块儿,逐一分给眼巴巴地瞧着的伙伴们时,大家真的感恩戴德了。
雨后的一天,我和几个伙伴去山里采木耳,发现了一个异常的情况,只见不远处的草丛摇摇晃晃,好像被一阵风吹得一边斜着。可确实没有风啊,更何况别处的草纹丝未动。怪事!出于好奇,谁也不采木耳了,叽叽喳喳地猜测着。
这时,听到一种咯咯的叫声。是野鸡的叫声!我们几个顿时来了精神,肯定有野鸡窝,还采什么木耳?捡野鸡蛋吧!扔下手中的木耳筐,兵分三路,蹑手蹑脚地朝叫声处包抄过来。尽管我们的动作很轻,但是隐藏的野鸡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草丛动得更厉害了,像是被人拔起似的左右摇摆。我说:“不对吧?野鸡哪有这么大的阵势?观察观察再说吧。”我们几个停止了前进,趴在草丛中往前窥看。可了不得啦,出现在眼前的不是野鸡,而是一条巨大的毒蛇在草丛里爬行呢。它高抬着三角形的扁脑袋,吐着红红长舌头,周身足有碗口粗,乌黑乌黑的闪着鳞光,我估摸着,至少也有两丈长,光尾巴梢子就有胳膊粗。它爬过的地方草木东倒西歪,形成了一条波浪形的线路。天哪,碰到蛇精了!伙伴们也吓呆了,谁的腿脚都不好使了,像被什么魔法钉住似的。毒蛇边爬边咯咯地叫着。啊,叫声是它弄出来的!等我们几个醒过神儿,毒蛇早已一阵风似的爬走了。
回到村里,我把发现毒蛇的事告诉了赵老大。“能有这事?”他半信半疑。“不信我领你看看。”“别忙,我准备一下再说。”第二天早上,赵老大夹着个麻袋叫我来了。我领他来到昨天出事的地方,赵老大笑了:“这哪是蛇呆的地方?它是借道走走。”经常跟蛇打交道,赵老大对各种蛇的生活规律了如指掌。他告诉我:“捕蛇其实就是找蛇。暴日的阳光下你别找,得到阴暗潮湿的背阴处去寻蛇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