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武山到猪槽峡


□ 陈应松

到武山的简易公路怕是神农架最险的路了,刚刚从悬崖上凿出来的路,似乎还冒着石头的热气,又没有护路墩,汽车就像一只蚂蚁,沿着一棵大树裂开的树皮纹路爬行。朝下看,万丈深渊,武山湖成了一线溪流,露出遥远的深蓝色。同行的是林区宣传部副部长,画家但汉民和汉民族神话史诗《黑暗传》的搜集整理者胡崇峻二兄。两位老兄是我在神农架挂职深入生活的引路人和同行者,三人气味相投,多次钻深山老林。在如此之险的公路上行走还属首次,不过但部长有句话很安慰人,说“他司机敢开,我就敢坐”。上了车,只管咱们谈笑风生,司机把你带到地狱还是天堂,那是他的事了,与咱们无关了。
武山有个月亮洞,这是我们此行的第一站。但车还未到月亮洞就陷进了淤泥——往前的一段正在修,却没有铺石子。我们只好下了车,好在,转个弯就到了。公路到了尽头,抬眼望,一山洞穿,从洞里望去,可见蓝天。这就是月亮洞。月亮洞呈半圆形,如果天空湛蓝,或夕阳西下,恰如半轮明月升起来,确实令人称奇。这洞座落在深山的一个小山村中,山村地名叫九家刨,东面与新华乡的朝阳村毗邻,那儿奇峰林立,当地人叫菜园,说是那石林中生长一种石辣菜,打懒豆腐不错,村民常去那儿攀岩采摘。那石林有一石包面对月亮洞,似一头犀牛,二景合一,便成了犀牛望月。胡崇峻向我吟了一首清朝某人对此写的诗:“山环水抱景尤奇,犀牛望月世间稀,最似玉兔穿洞过,金桂树下霓裳嬉。”
这里的确是神农架一景,公路也修到了此处,而且将要与新华乡的朝阳村连起来,但越过偌大的峡谷,怕至少得要两三年。我们正在观景的时候一个村民过来了,自称姓宋,老宋脸色不好,左手伤了,没有手掌,五个手指只有三个能动,并且挤在一堆。闲谈中才得知是在60年代炸了手,当时家人把他抬下山,在阳日镇动的手术,抬下山要一天,那个镇的小医院如何能将他的手指接活老宋热情邀我们到他家去吃饭借宿,说帮他80岁的老母照一张相。于是我们就去了。
老宋家收拾得还算干净,青瓦泥墙房,挂了不少刚宰杀不久的腊肉,就可惜还没有通电。老宋的老婆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少不了自酿的苞谷酒。吃饭的时候,有两个陪客,是在此修公路的包工头,鄂西人,与老宋家很熟,估计经常在这儿蹭饭。吃过饭之后大家围火塘而坐,其中的一个鄂西包工头就唱开了山歌。他的歌声征服了我。鄂西山歌与神农架山歌的腔调差不多,都如哭泣,丧歌一般,哪怕是情歌,也透出一种很压抑的、悄然的、哭诉似的味道,好像一个小媳妇在婆家半夜无处诉说,一个人饮泣的哼唱。可见,山区恶劣的生活环境已经渗透进它的山歌中,渗透进人们灵魂的内部。
第二天一早起来,阳光明媚,虽空气里还是寒气袭人。我给老宋的老母亲照相时,哪知她死活不肯,好像在抱怨后人对她不孝。吃过早饭后,我们准备往中武当而去,这时该村一个姓李的前村长表示要送我们一程,送到往中武当山口没有岔路的地方,他说一路恶狗太多。神农架的恶狗我是领教过了,一次去打豹英雄陈传香的老家桂竹园时,同行的但部长还被狗咬了一口。有一次,我与老胡去赤马灌,遭到了一群恶狗的围攻。也就是那次,我萌生了写一个狂犬小说的念头,这便是如今的《狂犬事件》。虽是深冬,但山谷里有许多常绿植物,八角茴、鸦巴果、羊母奶、土榔和樟树,这些高大乔木或灌木的叶子,都像上了一层油似的,碧亮无比。金银子和红枝子挂满了红果,一嘟噜一嘟噜。小李给我们介绍中武当是仅次于武当山的道教圣地,可惜已毁,说中武当当年有24层金顶,当时站在山上,可以看到三个县城,一个保康县,一个房县,一个兴山。......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