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少年


□ 闫桂花

  儿子迷恋网吧不归家,父母四处寻找难寻到,儿子误入歧途,却又生出了好勇斗狠的少年胆。面对成长的烦恼,少年和他的父母该作何选择?
  
  上午九点多钟,猪蹄老大和媳妇在菜市场卖猪蹄,孩子班主任李老师跑到菜市场告诉猪蹄老大,你儿子已经有三天没来学校上学了。猪蹄老大的心一下就揪紧了,他看看李老师说,这个驴玩意儿会跑哪儿去呢?说罢,老大又有些后悔,觉得自己话粗了点,很不好意思。李老师说,快去找孩子吧,这孩子肯定是泡网吧了,我还有课。李老师说完匆匆地走了。
  猪蹄老大到网吧找儿子,他到宏福花园附近的网吧里挨个儿地找,网吧全是些和自己儿子年龄相仿的孩子,一家出来一家进去,找了半天没见影儿,猪蹄老大无明的火就蹿起来,他扯起嗓子骂,网吧老板睬也不睬。而那些玩游戏的孩子会惊恐地瞅一下,看来的人不是找自己的,就全部回到电脑游戏当中,他们关注的是眼前电脑视频带给他们的世界,外面所发生的一切与他们无关。
  猪蹄老大费了老鼻子劲儿也没有找着儿子,他从路边的小摊上买了一瓶矿泉水喝起来,冰凉的水喝到肚子里,心里的一团火多多少少压下去些。猪蹄老大边喝边骂,啥社会了,连个球孩子也管不了了。摊主见猪蹄老大这么冷的天气满头的汗,不用猜,这人心里肯定有急事,摊主从一个塑料袋里揪出长长的一条卫生纸递给他,摊主边递边搭茬儿,擦擦汗,擦擦汗,是不是在找人?猪蹄老大说,嗯,我儿子逃课了,你知道附近有没有网吧?摊主说,往文化街走吧,文化街那边全是新开的网吧。猪蹄老大头也不回就朝文化街去了。
  到了文化街,新建起的街道全是一家家新的网吧,老大找遍了,还是没有看见儿子,他又跑到学校里。李老师看见猪蹄老大问,找到没?猪蹄老大一听更急了,原是想到学校看看回来了没,没想到是当头一瓢冷水,浇得猪蹄老大心火直往上蹿。猪蹄老大告诉李老师,方圆十几里大大小小的网吧全去过了。李老师叹口气,你们不能光顾做生意挣钱,孩子还是要管的,实在不行报警吧。猪蹄老大一听急了,那哪儿行呢?还是再找找吧,一有事情就报警,警察忙得过来吗?猪蹄老大又说,我儿子常和班里哪个同学玩?李老师说,这孩子平时在班里很少和同学们一起玩,有点孤僻。他们说话的时候,有个扎马尾辫的女孩子跑过来,她说,李老师,是王玉的爸爸吧,我今天早晨在文化街看见王玉了。李老师眼睛一亮,宋小英,你好好想想,在哪条街上,是不是网吧门口?宋小英说,好像不是网吧,是游戏厅,那个游戏厅叫奥迪狂奔。李老师说,宋小英你回去上课吧,宋小英就跑着走了。李老师对猪蹄老大说,你看宋小英这个孩子,真是个好孩子,她爸爸下岗好几年了,她母亲又重病在身,偏是这样的孩子很懂事,学习老排在全年级第一名。猪蹄老大知道老师们总看重那些学习好的孩子,见了人就夸,自己已经火烧眉毛了,李老师还忘不了夸别的孩子,猪蹄老大更是说不上的滋味。他说,李老师,你忙吧,我再去找。就告辞了。
  冬天天黑得有些早,到了晚上六点钟天就暗下来,校园里传出上晚自习学生们的读书声,猪蹄老大心里酸酸的,不知啥时候眼泪就淌在嘴里,这眼泪咸咸的涩涩的,老大全然不知就咽到了肚子里。按照宋小英说的,猪蹄老大找到了奥迪狂奔游戏厅,游戏厅老板是个中年女老板,她的头发卷着很夸张的卷儿,眉毛也画得很夸张,穿着也很夸张,好像真的要狂奔一下。猪蹄老大进来的时候,女老板就对他很不满,并且不拿正眼看他。女老板说,你干什么?猪蹄老大说,找儿子。女老板问,你儿子多大了?猪蹄老大说,刚过十四岁。女老板说,十四岁是未成年人,我这儿没有未成年人。猪蹄老大看看那些坐在游戏机前的孩子们,现在的孩子们营养好,自己的儿子十四岁就已经一米七五了,哪能看出是未成年还是成年了?猪蹄老大一脸茫然,心里还嘀咕,谁知道是成年未成年呢?女老板不高兴了,你嘟嘟囔囔地干啥呢?别影响我的生意。猪蹄老大只好从游戏厅出来。
  没找到儿子,猪蹄老大就回到菜市场和老婆收摊,老婆一看老大回来了,问,找到了吗?老大说,没找到。老婆就不敢说话了,并且开始收摊。收摊的时候又忍不住说,前天、昨天这孩子都没上课?老大说,上球上呢!老婆又不说话了。老大说,这孩子开始哄大人了,今天回去非收拾收拾他不可。老婆说,管孩子我不反对,别张嘴闭嘴就是收拾、收拾的,让人听着不舒服。老大说,摊上这种孩子,这辈子也别想舒服了。老婆也怏怏不乐,把那些盆子和搁肉的盘子装在三轮车上,今天卖的自然没有往日的多,车沉甸甸的。老婆见老大抽闷烟,她就推起三轮车慢慢地走,老大也不帮她推,装了满肚子的心思在后边跟着。
  他们回到了家,孩子还是没有回来,老大说,我再出去找找吧。老婆说,吃完饭再去,那么大的孩子了,腿长在他身上,该回来就回来了。老大摆摆手,灰头土脸地走了。
  
  从家里出来以后,老大感到天气真冷,大同这地方就这样,一到了冬天,早晚的温差特别大。老大稀鼻涕一股股地往外流,有点感冒的征兆。他还是挨着网吧进,进了出,出了进,连个鬼影也没找着。猪蹄老大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会成这般田地,啥时候孩子开始变的呢?老大在心里画一个大大的问号,老大心里的气直劲儿往上涌,甚至老大想到见儿子后先给他一个脖子拐,甚至想到用脚踢他,甚至想到骂孩子的一些话。然后老大又想到李老师,孩子都逃课三天了,今天才告诉自己,这种老师是不是也有责任?转而,老大又觉得不该责怪老师,一个班里七十多个孩子,靠一个小女人管肯定有放羊的,再想想自己和老婆,两个大人连一个孩子还管不住,平时光顾卖肉挣钱了,老大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怨恨自己。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