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改革即苏联化


  苏联的社会主义大厦在1991年轰然倒塌,可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作为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曾对20世纪人类历史产生过重大影响,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20世纪是在苏联的标志下渡过的。现今的俄罗斯选择了另一种不同于苏联模式的发展之路,正在探索如何在民主条件下实现国家的现代化。对于苏联解体的原因和教训,俄罗斯的主流意识已不再也不需要关心。俄国关心的是如何进一步“去斯大林化”,进一步消除苏联时期遗留的问题,如经济结构不合理、腐败、官僚主义等。在中国,研究苏联的重心还是如何吸取苏共的教训,探究苏联社会主义失败、苏联国家解体的原因,这对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至关重要。

  近年来,学术界更重视利用解密的档案探究苏联方方面面的问题。34卷本《苏联历史档案选编》(2002年,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和5卷本《新经济政策是怎样被断送的》(2007年,人民出版社)的出版,表明中国学者对利用俄国解密档案的重视。在利用新史料的基础上出版的《中苏关系史纲(1917-1991)》《苏共执政模式研究》《一个大国的崛起与崩溃》(三册)《苏联真相——对101个重要问题的思考》(三册)等著作,把苏联问题的研究向前大大推进了一步。专家们费时多年撰写的九卷本《苏联历史》也将陆续问世。

  苏联的剧变与解体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苏联的体制模式完全不同于西方发达国家,是作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对立面出现的,并欲取而代之。然而,70多年实践的结果是,苏联作为一个超级大国不复存在,在原苏联土地上的国家基本上都选择了多党民主、市场经济的发展之路。苏联剧变的根源是斯大。林和斯大林体制十月革命后,苏俄实践过两种社会主义模式,一个是军事共产主义,一个是新经济政策。二者的实质区别在于:从超越俄国现实条件的理论出发建设社会主义,还是从俄国的实际状况出发寻找社会主义建设的途径。列宁从军事共产主义失败的实践中逐步认识到,俄国要建设社会主义,首先必须满足占人口绝大多数农民的需要,用农民熟悉的办法。为此,他认为新经济政策是正确的方法和途径,应该长期坚持下去,共产党员要学做“文明的商人”。这是从革命浪漫主义向现实的一种回归。

  不幸的是,列宁早逝,俄共(布)大多数领导人还沉浸在左倾激进情绪之中,幻想很快建成按国家计划生产和分配的社会主义。于是,斯大林利用这一点击败其政治对手,不仅取得了独裁地位,而且在1929年实现了“大转变”,把苏联重新拉回到军事共产主义的老路,消灭了个体农民和私有制,建立起高度集权的政治经济体制。实践表明,这种背离国情、不顾民众利益、冷冰冰的社会主义,根本无法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苏联的危机实际上是斯大林体制的危机。

  近年来在中国学术界出现了一种非常不好的倾向,有人不顾历史事实,竭力颂扬、美化斯大林模式,把斯大林的体制看成是社会主义惟一的、正确的模式。原本在20世纪90年代已经清楚的问题,又变得模糊起来。有人说,斯大林模式是“假命题”,把斯大林搞大清洗、滥杀无辜,说成是斯大林“在工作作风方面不够民主”“作风粗暴”,甚至还制造了俄罗斯重评斯大林、大多数俄罗斯人向往回到苏联的神话。

  斯大林举全国之力,不顾农民的利益,不管工人的生活条件搞工业化,确实取得了很大成就,把苏联从一个农业国变成了一个工业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斯大林领导入民取得了卫国战争的伟大胜利。战后,以斯大林为首的苏共领导人被这些成就和胜利冲昏了头脑,把苏联的经验绝对化和神圣化,并强迫加入社会主义阵营的东欧各国照抄照搬。那些反对照搬苏联模式、主张从本国国情出发建设社会主义的领导人,普遍受到镇压和迫害。

  东欧各国几十年的实践证明,斯大林模式不能顺应人类社会发展的潮流,这种封闭式、靠行政命令建立和运转的体制,拉大了这些国家与世界发达国家的距离。摆脱和抛弃斯大林模式成为东欧人民的诉求。为此,他们不惜流血,从“东柏林事件”“波匈事件”“布拉格之春”到20世纪80年代末期的人民运动,使他们终于摆脱了苏联的枷锁,开始自主选择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

  苏联的剧变表明,按照少数人的意志,用政权和国家机器的力量去搞社会主义,这种社会主义的根基不可能牢靠,这样的发展模式也没有可持续性。苏联经济发展速度逐年下滑,进而发展成危机和负增长,是苏联模式发展的必然结果。

  斯大林之后,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对斯大林体制有所改革和改良,经济有新的发展,民主也有某些扩大,但都没有打破斯大林模式的基本框架。20世纪70年代以后,勃列日涅夫甚至重新搞斯大林化,其结果使苏联陷入政治、外交和经济危机,并最终导致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的瓦解和苏联国家的解体。

  对于苏联的瓦解,执政党负有重要责任。苏联共产党与西方的政党不同,西方发达国家都是先立国、制宪,后建党,政党是相对稳定的群体利益的代表,其执政与失政是平常之事,并不会对国家和社会造成震动。苏共则不同,它作为无产阶级的政党承担着改变旧制度、建设新社会的历史使命。苏共通过十月革命夺取政权后逐渐排除了其他政党,成了苏联惟一的政党。由于没有人民和社会的监督、制约,苏共作为执政党,逐渐脱离了人民群众,思想僵化,特权泛滥,盛行个人崇拜;在国家发展战略上只重强国,不知富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改革即苏联化”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