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送别奶奶


□ 刘晓闽

2005年4月8日下午,我乘坐厦门航空的班机从福州飞抵上海,我的两个堂弟从昆山开车到虹桥机场接我。那天的航班延误了一小时,到达昆山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叔叔的家在城北农村,多年前我和母亲、妹妹回来过。如今城市化的进程早已使乡村改头换面,一排排整齐划一的小三层别墅如雨后春笋般在一片片农田上拔地而起。就着夜幕我被带到了叔叔的新家,可我现在不是来走亲戚的,我是专程来与奶奶告别,送奶奶最后一程。
我到来的时候正是吃晚饭的时间,外面搭着帐篷,穿过一桌桌前来为丧事忙碌的正在吃饭的人们,我看见了头扎白布腰系白带的叔叔,我们互相称呼了对方,叔叔就把我指向了奶奶的灵堂。已经20多年没见面的我的二姑把我领到奶奶的遗像前,一声哭喊“姆妈,你的大孙女乘飞机回来看你了……”即刻将我带进了某种规定情景中,我叫了一声奶奶,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涌出眼眶,一下子我的哭声也加入了两个姑姑边说边哭的哭灵声中,她们的嗓子已经沙哑。二姑轻轻揭开盖在奶奶脸上的帕子,我看见奶奶如睡着了一样的遗容,安详而宁静。二姑又让我看了奶奶有些变形的手和腿,因为奶奶四年前就因中风而半身不遂,后来又跌了好几跤,那几跤虽没致命,却让奶奶永远瘫在了床上,以致手腿都变了形。大姑也告诉我奶奶在病重期间,多次喊着我父亲的名字,说要去看父亲。霎时,我内心的另一层伤痛汹涌而来,父亲与我们早已天地相隔,我不知道那一刻奶奶是真的脑子糊涂了还是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我在13岁以前一直生活在外婆家,外婆家在常熟,奶奶家在昆山。上世纪70年代,常熟和昆山真是名副其实的江南水乡啊!从常熟到昆山或者从昆山往常熟走的都是水路,印象中我也搭乘过那种木制机动船。奶奶家在乡下,走完水路还要步行几里路,到家时早已天黑,那时交通的不便以致13年里,我好像只去过一两次奶奶家,奶奶到外婆家来看我的次数好像也非常有限。而13岁以后至今我一直生活在福州,读书、升学、工作、家庭的羁绊几乎没有回老家的机会,记得在1998年和母亲、妹妹带着孩子回过一次昆山看奶奶。我对奶奶的印象既陌生又深刻,陌生是因为我和奶奶相处接触得极少,深刻是因为我小的时候就从大人们的话语中知道了奶奶是个特别硬气的人。大概情形是奶奶是个凡事不求人的人,同时也很固执己见,任人怎么说,她该怎样还怎样。
现在看着遗像上皱纹纵横却目光坚毅的奶奶,我猜想奶奶的硬气或许是与生俱来的。奶奶家的关系有一点点复杂,奶奶的第一个丈夫即我的爷爷在我父亲不到十岁的时候就去世了,留下了一儿一女———父亲和姑姑。后来奶奶改嫁,又生了两男两女。我又多了两个与父亲同母异父的叔叔和姑姑。一直到瘫痪前奶奶始终是这个家的当家人。印象中奶奶的身体蛮硬朗的,但父亲的早逝无疑给了她重创,年迈之际她又发生了中风,坚强硬气的奶奶可能是从那以后日渐衰弱的。我想她瘫痪的身体加上她一辈子骨子里的硬气一定让她的晚年备受磨难和煎熬。也许是我们远离故乡,而父亲已故,母亲长年多病,平常奶奶那边与我们的联系比较少,没有特别的事叔叔也不会打电话来。但得知噩耗的那一刻我还是感到很突然。母亲接到叔叔的电话后很伤心,既为奶奶的过世也为自己长年身患哮喘病不能前去奔丧而难过。虽然没有在奶奶身边待过,虽然不曾如奶奶的其他孙辈们那样亲近过奶奶,但我觉得在奶奶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应该前去送别,在送别的队伍中不应该缺少我的身影。
此时此刻,在哀婉绵长的诵经声中,我作为奶奶的亲骨肉为奶奶守灵,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送别真正的亲人,为自己的亲人守灵。当初没能见父亲最后一面,当初没能尽到一个做女儿的义务,当初……那么现在,这或许是上苍特意给我的一个机会,让我补偿以往的缺失,让我了却一个做晚辈的心愿!悲伤的泪水一次次从我的心里涌到眼里,无声地流满双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