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城市背面动人的抒写


□ 廖开顺

作家林万春的散文集《虎头山写生》最近由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收入67篇力作,堪称虎头山散文大系列。虎头山巍峨在我们城市的背面,四季溢彩,总有千般旖旎风光。万春的散文以工笔见长,但凡森林、溪流、雾霭、生灵、屋舍、菜地,都以绚烂的工笔入文,也不乏写意的挥洒,说着说着,常常跳跃出诗情画意。譬如,他写大山里的树:“虎头山路边的乌桕树,看去十米高挑的个头,树冠胜过画家手中五彩斑斓的调色板,底部是一种鲜艳的梅红色,树的中部则燃烧着明快的鹅黄色和橘黄色,往上到了树梢,叶丛又缓缓地过渡成绛红色。还有斑驳其间的绿叶,宛如到处流淌的小溪,一样清澈透明。乌桕的羞色和娇荚其实丝毫不比枫香逊色,灰色的树皮,身体内流动着雪白的乳汁,如果把它的嫩枝折断,乳汁就会从伤口一滴滴地滴落下来,就像美人的泪水。”(《面对一棵树》)文学第一要素总是语言。林万春的散文浯言,可谓“华正与朴相表里”,足朴素的关质在和谐与自然的形式中流动,却又不乏秾丽,一如夏夜的虎头山烟月轻笼着鲜花。
我视万春的散文为城市背面的抒写。我们正生活在城市化的时代。维科把人类事物发展的次序概括为:首先是森林,接着是茅屋,再下去是村庄和城市,最后是学院。在这样的次序中,我们是背对着“森林”和“茅屋”。背面的东西最容易被忽视被遗忘,因为人注重的是自己的正面。人区别于动物的首先是正面。人直立前行以来,正面有了姣好的面孔,挺起的胸,前瞻的目光和前挥的争。而且,人类用尽了一切文明的成果来文饰自己的正面。饰佩、美容自不待说,更多的是形而上,诸如文明的举止,风生的谈笑,多变的面孔,甚至一个微妙眼神,都是人的正面所为。人很看重自己的正面,构建了人与人正面相向的社会,而人对于自己的背面却不甚在意。这可归于人类单一的“向前思维”。譬如,人的脊梁,人作为脊椎动物,脊梁是如此的重要,但是人往往要到老了,脊梁难以承受身躯之重,或者遭受意外打击和疾病折磨,才意识到背面的重要。世界何尝不是如此。人类在工业化、城市化的进程中,不断建设、强化的是城市的正面。这既改善了人类的生存并发展了世界,同时也在付出了城市背面——我们赖以生存的大自然日渐萎缩的代价。为此,人类既不能舍弃城市,又格外眷恋大自然。作者与众多的城里人,为了“躲避城市的水泥楼林和喧嚣的车流,翻山越峥,穿过丛林,来到虎头山深山里。”(《老房子》)在城市的正面,空间是如此的拥挤,时间也为追逐功利而被紧张切割。还有陌生、防范、戒备,甚至争斗与战争。人类是这样的怪物,他们相依携手走出了大自然,共同创造了可为万物之灵的自身和辉煌的文明,同时,“残忍是人类最大的罪恶”。(《山中无老虎》)城市的背面,人类祖先曾经栖居过的大自然,则给城市人以心理的补偿和滋润。
虎头山是城市背面的山,一切的生灵草木都保持了生命的本真和自由。燕语呢喃,雍雍雁鸣,白鹅曲颈向天歌,吉祥的鹰嘴龟、幽林的蝉唱、百啭的黄鹂,它们都在生命的快乐中生存。这里有樟树的盛典,婀娜的小桃红,神秘的桫椤,古典的菖蒲,幽静的竹篁,以及农家饭、森林浴、古寺钟声、仙人谷倩影、长亭接短亭,林林总总,都是作者独辟的篇章,描绘了我们城市背面的生命世界。休闲和健身的人们,“老人盯住健康,稚予读到知识,仕者登高明志,丈人满眼是诗,情侣融入风花雪月”。(《快乐登山》)作者还引用了关国林肯农场小木屋讲解员的一段话:“有森林才有原木,有原木才有木屋,有木屋才有林肯,有林肯才有这个国家。”(《面对一棵树》)若将此话与维科关于人类进程次序的描述互文,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推论:有森林(大自然)才有人类,有人类才有城市和学院;反之,毁灭了森林(大自然),也将毁灭城市、学院和人类。《虎头山写生》蕴涵的是对城市(人类)正面和背面的思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