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瑶乡


回老家看奶奶
  
  记忆中,我对于奶奶的印象不是很深,主要是她长期居住在农村我大爹、二爹家,我父母亲在乡镇的供销社里工作,离老家有十多公里的路程,奶奶不习惯在乡镇生活,几次父亲要求她来住,她不是推辞就是住上没几天就想着要回去了,主要是挂念着家里的庄稼和土地,一天不做活计就心慌,担心着家里的猪不按时喂,牛不按时喂草料,然后就一个人匆匆赶回去。留下父亲在门口目送眺望的有些自责和想念的身影。光阴越来越真实,表现出亲情和思念的轮廓来。
  后来,奶奶年岁大了,就更加不愿意来乡镇和我们生活了。父亲只有在星期六、日休息时,带着我们回老家看望奶奶,每次要么搭乘班车要么走路回去,山路崎岖,七拐八弯,一路上有许多迷人的风景和意象进入眼瞳,蓝天白云,宽阔无际,轻风吹拂,大地动荡,树林泛起涟漪,麦田青郁或金黄,总是有看不完的美景。记得,老家脚下的那座石桥成为我童年中的一处景致,我们每次走到那里,都要在桥边休息一会儿,再开始爬山,抬头眺望,老家的房子隐约在丘田、竹箐和树林之间,黑瓦灰墙的屋檐隐隐约约,时隐时现,像一处朴实的适合平民百姓居住的天堂。一边爬山,一边想着奶奶此时会在家中做什么,要么和孙子一起在后山的草坡上放牛,或者在自家门前的菜畦里浇水施肥,或者在竹渠下淘米洗菜,或者正坐在正屋堂的火坑边烤火,一边往火堆中增柴,火光闪闪,映照着她苍老的额头和下巴,像一尊慈祥的雕像,露出亲切的面容。火塘上悬挂着的,是被熏得香香的腊肉;要么坐在门槛边的草墩上,晒太阳,乡村的阳光干净而富有营养,舒展地照在她的皱纹上,让奶奶百命长寿,水烟筒握在她的手掌里,牢靠而苍茫,点烟的火光明灭,烟气袅袅,拂到门上面挂着的写着祈符的红布条上,她在等待着她的小儿子(我的父亲)到来,她相信一阵和风、一段阳光,一阵雾气、一阵狗吠之后,父亲就会带着我们慢慢出现在山坡上的小路上。到那时候,奶奶就会站在门槛前,等着我们老远就叫着奶奶,依次走进门来,不管头上、衣服内汗水淋漓,亲热地拉着她的手,问寒问暖。父母会把买来的糖果和营养品递在她的手上,让她发给大爹家的几个孩子们。然后站在家门的屋檐前,让山风清爽地吹干身上的汗渍和疲惫。回老家的感觉真好。
  站在位于半山腰的老家,俯视坡下的景色,坡势连绵,丘田和菜地像波浪一样从山脚延伸到山顶,融入葱郁的松林和竹林之中,溪水和沟渠交错其间,像一根银白的线,把山坡和村庄优美地穿缝起来,从桥边开始爬坡,要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到了。山坡的路总是与田埂有关,沿着禾苗青青如镜或收割过后干净的麦田爬动,有阳光、风声和鸟影伴随,不时绕过摇曳的竹林,枝叶疯长茂密的杉树林,间或绕过无名的坟茔,一些鸟向我们飞来,一些鸟离我们远去,田地间、山坡上一片热闹的宁静,那时候还小,在乡村的路径上行走,爬山越岭,领略风景,是我们的追求和幸福。爬到半山坡,山路转为平路,路直通心灵盼望中的老家。路两边的松杉和竹林更加茂密,路隐藏在丛草野花之间,出没在牛羊的蹄印和粪迹之中。一泓泉水,被高高地架在头顶的竹渠上,是天上之水,轻盈地流向掩映在绿树翠竹间的屋檐中去,进入屋侧面的水池或木槽中,又继续流淌,把一个村子的沟渠冲洗干净,村庄无时无刻都在显示出清水中的洁净,这是偏僻山村中修身养性之所在。现在,已经不多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