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沉重的灵魂救赎


□ 孙晶岩

  看守所是一个小社会,有多少悲欢离合、生离死别在这里出现;看守所是一个大舞台,有多少人间悲喜剧在这里上演;看守所是一个火山口,有多少矛盾冲突在这里孕育;看守所是一个中转站,有多少在押人员从这里投送监狱、回归社会;看守所是一个阴阳界,有多少死刑犯从这里走向刑场;看守所是一座仓库,有多少犯罪嫌疑人在这里羁押;看守所是一个感化器,有多少冰冻的心灵在这里融化、复苏;看守所是一个深挖犯罪的战场。有多少隐藏的罪恶从这里浮出水面;看守所是一个温度计,是国家人权状况最为敏感的部位。看守所有高墙电网,戒备森严,不仅对在押人员一看二守三送走,而且对在押人员进行教育、挽救、感化。监管民警的职责是让在押人员搭乘慈航渡登新岸,管教工作说到底是一种沉重的灵魂救赎。
  
   中国进入第五次犯罪高峰期
  
  任何一个国家在经济迅猛发展时期,都会伴随犯罪率的上升。社会矛盾越尖锐,两极分化越突出,犯罪率就越高。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已经经历过四次犯罪高峰,现在正处于第五次犯罪高峰期。自2000年以来,我国的犯罪率每年以27%的速度递增。近年来刑事犯罪持续在高位运行,监管场所的押量居高不下。刑事犯罪的手段比20年前要更加残忍,经济犯罪的数额与20年前相比根本不可同日而语。社会风气不正,就业竞争压力大,很多人有心理问题。惨绝人寰的灭门案,过去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现在首都一个区的范围里可以连续发生三起,其中竟然有两起当事人没有任何精神疾病,完全能够负法律责任。
  2009年11月23日,李磊在北京大兴区清城名苑14号楼三单元二楼的家中,凶残地将父母、妻子、妹妹和两个孩子杀死。他的理由是不满家人对其管教太严格,产生厌世情绪才想杀害家人。他杀人的想法已经酝酿很多年了。而且。他在灭门前还开车撞伤了祖孙两人。
  就在李磊行凶一个月后,2009年12月27日,疑犯张武立又在大兴区制造了一起骇人听闻的灭门案。马上就要过年了,张武立让亲人到阴间过年。中国古代有满门抄斩的恶习,灭门案究竟是出于一种什么文化基因?
  2010年3月23日早晨,福建省南平市实验小学门口,歹徒郑民生持刀砍死了8名孩子,砍伤了5名孩子。这些仍在抢救的孩子肌腱几乎被砍断。歹徒说他之所以这么做,一是针对他的老领导,二是针对他的第二任女友。从他残忍杀害丝毫没有防御能力的孩子的行为来看,凶手的内心存在弱肉强食的暗示。这与他平日的遭遇密切相关,他遭遇了上级和强势力的压力,无力抵抗,就用极端方式对待弱势的儿童。他的疯狂举动看似精神错乱,其实他的精神很正常。作案时他早到了半个钟头,看到学校门口孩子不多,他还跑到旁边的超市待了一会儿,这说明他完全有清醒意识,有控制能力。歹徒外号“郑一刀”,他扎实的解剖学知识和精湛的外科技术为他的作案提供了便利。令人发指的是,凶手原计划要杀死30个孩子,在指认犯罪现场时竟然毫无悔意。他行凶的原因是有人负了他,而他的人生准则是: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亏他还当过医生,医学的真谛是热爱生命,拯救生命,而不是残杀生命,迫害生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更多关于“沉重的灵魂救赎”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