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浓烈的阳光味


□ 曹丽琴

  阳光是有味道的!若不是这场雪,我到现在都无法清晰地享受这如阳般浓烈的味道。
  这些日子,雪,下了一场又一场。天,灰白、岑寂。望着一窗飘雪,只读书、喝茶,字不写,哪儿也不去。手脚似乎被这纷扬的雪花困冻住了,心也有点茫然、阴郁。除夕一早,电话里母亲的声音,回来过年吧。轻轻嗯了一声,喉咙突然有点哽咽。于是,一家人开始打点、开车、回家。
  到处是白。厚厚的雪被不分场合不分地域,盖得满天满地,我们像行驶在雪域幻境里,惦念的心反而愈加急切。我的村庄,我的父亲母亲在一场罕见的暴风雪后,将翘首站立成一种怎样的姿态,期盼女儿的归来呢?
  近了,近了。村庄像一位冬日里的老妪,灰墙土脸,披着洁白的绒巾,裹着厚厚的绒毯。与村庄前矗立着的那些新生代小高层、标准厂房、写字楼大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越是衰老的村庄,越是拥挤、疲惫。操着不同口音的打工者驻扎下来了,与乡亲们一起挣扎在生活的第一线上。这凛冽的寒风,皑皑的积雪似乎要把她最后摧毁、击垮似的。而我,分明从她的静默里读到了一种揪心的疼和久违的亲。
  近了,更近了。两个点在视线里演化成两棵树。父亲和母亲那不再年轻的身影,像风中的两棵树伫立在村庄的后面,以一生沉默的姿态。他们的目光是河,绵延、情深,一路守望着我们,求学、成家、养儿。记忆开始在胸中复苏、堆叠,我的眼角有泪花闪动。
  父亲抱起我儿子,把他的小手捂在羽绒服里,亲切地和他说着话。母亲小心地走在身旁。路已冰冻,易滑。他们走在雪上,咯吱咯吱地响,宛若一首心乐从洁白的雪地响起,每个脚印都是弹唱的音符。阳光正暖暖地照耀着他们前行的身影,白得与地上的雪一样纯粹、莹亮。我怔怔地望着他们背影上那一簇簇温暖的阳光,蓦得嗅到了阳光的味道,一丝丝,入心、入肺。甘甜、芬芳、怡人。原来阳光是有味道的,而且如此醉人。
  小时候,是谁这样静静地追随着这片阳光,闻着他们身上阳光的味道,温暖着幸福着?!
  那年,院落里也覆盖着这样厚厚的积雪。年幼的我像只躲在家门后的灰雀,腮腺疼得犹如蠕虫在爬,小脸蛋越肿越大。望着莺子、琴琴、明峰在雪地里尽情地玩耍,我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母亲说我患了痄腮。按民间的药方,得了腮腺炎的小孩不用吃药、打针,只要在肿胀部位敷上刚刚打捞起的深井泥,几天就可消肿了。那个贫寒的年代,哪家的小孩患了痄腮,都是敷上老三叔家深井里的淤泥消肿治愈的。老三叔家的那口井是全村庄里时间最为久远的水井。
  当明晃晃的阳光辉映着院落里的白雪时,父亲用麻绳将一根长竹杆牢牢地系在铁耙子上。母亲则背着我深一脚浅一脚地一同赶往老三叔家。一路积雪奏响了歌声。我贴在母亲的背上,双臂缠绕着她的脖子,不时地瞅着父亲肩上扛着的铁耙子,一会它要为我掘起一团团深井淤泥,然后那乌黑的井泥会涂在我的脸上。顿时心里陡生惧意,便更紧地搂住母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